@萬逢達@協紀辨方
萬逢達@協紀辨方
生於香港最美好年代。雖屆而立之年,仍懷一股熱血,無非仍有想堅守的人同事。BLOG :協紀辨方

梁美芬的動議,係根據香港法例第197章《基要服務團條例》,行政長官有權招募和維持一個名為基要服務團的團體,以協助維持或執行基要職務。所謂機要職務,小至管理食堂,大至控制監獄、能源、港口等的運作。在執行職務時,可享有與警察相同權力,甚至有刑事豁免權。執行職務時有刑事豁免權,這種權利就算連受過專業訓練的警察都不能享有。

香港的社運抗爭,無疑已進入死胡同︰溫和的黑衣藍絲帶集會遊行以至絕食的和理非非進路經已失效﹔但另一方面天性保守的香港人對抗爭向武力升級始終強烈厭惡。結果抗爭各派之間只能在衝與不衝之間互相指責︰左膠指責想衝的示威者有本事自己衝入去﹔想衝的,指大會搞行禮如儀的唱K坐地睇電視,是消耗民氣。香港的社運抗爭,跌入了典型的囚徒困境︰左膠也好,想衝的也好,都怕被對方拖累,提防對方的背叛行為。對左膠來講,想衝的示威者脫離社運主持的控制,無視大會指令,足以令大會負責人受到衝擊刑責連累,因此急於劃清界線﹔想衝的蒙面示威者,生怕被社運主持人背後捅刀,甚至同特區公安來個裡應外合,白白犧牲。於是在各方抗爭力量癱瘓之下,得益的就是港共政府和吳亮星。

你地無謂再呃自己話出面一切係正常。大家係時候停一停,面對我哋見到嘅現實。現實係,中共已對香港宣戰,香港與中共之間,正式進入戰爭狀態。

英國在香港事務上面對中共,一如面對希特拉,一味綏靖退讓。當時唔係無香港人想為自己發聲,但都不得要領,談判桌上從來無香港代表。中共和希特拉的共通點,就係耍賴,講過唔算數,毀約當食生菜,有嚴重受害者情結,無視國際社會秩序同契約精神。

海怡居民可以共享接待自由行的榮耀,更令區內樓價受惠,實在應該對蒞臨消費的內地同胞頂禮膜拜,盡地主之誼才對,而不是為反而反,終日和那些無業廢青沆瀣一氣,一般見識。同你講現實,你係商場門口靜坐得幾日,商舖開業後自由行旅客仍然會在普拉達門口排長龍,你有過千人,點解唔去爭取下有番自由行審批權?同你講倫理,任何人都可以有佢的自主方法同權利去賺錢,沒有誰比誰高尚,你兇神惡煞趕人走,趕走名店和自由行卻輸掉海怡居民的素質,值得嗎?

香港會計師公會係捍衛專業利益方面,完全唔係香港醫學會同大律師公會果皮。當年會計師公會會長(好像是陳茂波?) 經常有意無意發表一些「長遠而言,要開放香港會計師入職門檻」的言論,基於動物天賦的求生本能,果陣已經意識到,要是入行的話,可以準備定四五十歲時轉行。

若果宋代遺址出土於香港人本土意識興起之前,保留宋代遺址會有助中共的政治宣傳,用作強調香港與祖國大地的歷史連結,有助統戰那些大中華情花毒患者。但本土主義一旦興起,宋朝遺址保留的意義則吊詭地有著一百八十度相反的詮釋︰香港作為宋朝流亡政府最後一個建立行宮的基地,行宮遺址被稱為「聖山」,正正揭示了香港是東亞大陸上守護華夏文明燭光最後一個據點的昭昭天命。香港雖經歷殖民統治,卻代肩負著華夏正統的昭昭天命﹔北方的紅色政權,只是一幫蠻夷。宋代遺址的出土,正正拿掉了中共民族主義宣傳的那塊遮醜布。

六月四日教曉香港人的,還有中共的本性。中共香港不是英治印度,東施效顰學甘地,用絕食和理非非,妄想換來統治者的尊敬和同情的結果,六四學生的鮮血已經寫在天安門廣場上,和平理性非暴力只會引領你到一條死路。支聯會玩了廿多年都未死,係靠前朝殘留的自由和法治餘蔭庇佑。但你多玩一次,餘蔭就少一分。示人以弱,就是邀請敵人前來宰殺自己。你們被宰殺不要緊,但別要全香港人和香港的優良制度跟你們一門殉葬。

是咁的,我係一個三十歲既港男,一個同你同佢一樣,每日都要搭地鐵返工放工出街送條女番屋企既普通男人。曾幾何時,我覺得出街搭地鐵,搭巴士無乜大不了,香港交通咁方便,使乜好似外國咁揸車?所以我連車都無學。

知恥,係建基於人類的群居生活。人類從過群居生活開始,就有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的分野。知恥,就係分清屬於私人生活範疇的事情不能帶入公共生活去。就算某些動物,例如貓,都有這種自覺,被其他生物窺見自己的排泄物,也是醜事一宗。

縱觀Betty支持者或同情者的理據,不外乎以下幾項︰一、Betty偷渡時係八歲小孩,可免刑責。而入境處亦已運用酌情權不予遣返。觀乎Betty家人長居香港,基於人道立場,應予團聚之權利。二、大學學位乃有能者居之,人家有能力獲港大醫科取錄,係人地能力出類拔萃,話人家搶你港人學位係自卑感作崇,係失敗者既表現。人地有能力入讀醫科,將來對社會大有貢獻,你班廢青識條春咩。類似理據,同樣適用於討論Betty能否算是香港人這個問題上。

這個世界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世界。這也是你們的信念,對嗎?繼續一人一信乞求業主刀下留人啦,繼續找泛民議員幫手聯絡業主開會啦,繼續接受《蘋果日報》探訪繼續spin啦。都唔得的話,嘗試向業主下跪,或者輪流絕食抗議啦。最緊要非暴力非粗口,集會完記得執乾淨唔好遺留垃圾呀。

小時候我老爸就教我,行先死先,企梗要企兩邊。小學時候最震撼的新聞,莫過於解放軍坦克屠城的一幕。老爸每次見到類似的新聞,總會把握機會訓誨一番︰「嗰啲行出來示威既人,邊個有好下場?咁有理想,入去做官改變個社會先係丫嘛」,「凡事莫理,凡掟莫企」是我童年時代聽得最多的八個字。雖然那年,阿爸還是去了百萬人遊行。他說,幾乎全香港的人都上街,只要走在中間,肯定是安全的。

人生,就係要落水,要去現實既大江大海度鍛鍊。一日唔落水,你睇一萬本講游水既書都唔會識游水。到真係要落水時,往往過份自信,以為自己泳術了得而溺斃。

精仔的黃昏

王維基之敗,係香港仔以往引以為傲既世界仔之敗,精仔之敗。世界仔的世界之所以成立,係因為有窿比你鑽,有位比你攝,係因為統治者,公權力的執行者,對你隻眼開隻眼閉。《史記·殷本紀》:「湯出,見野張網四面,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網。』湯曰:『嘻,盡之矣!』乃去其三面。」網開一面,是王道。王道之世,才是世界仔的生存空間。

熱血既政治只係男人既浪漫,就算作為情場新兵既你都會知道係女士面前提起林慧思講粗口,驅蝗行動之類既話題,係大忌。情場上,政治話題只係一盤會淋熄熊熊慾火既冷水。世間上有各式各樣既問題,有好多人食都食唔飽,香港就快比強國蝗踩到陸沈,但人面對各式各樣問題,總不能一一立即解決,唯有分緩急先後,而呢一刻既你坐係床上,眼前係你夢寐以求既女神,咁呢一刻最優先要解決既問題,不言而喻。於是,你遵從祖先遺留下來既原始器官給予你本能既指示,係十五個小時後,你同你心目中既女神終於瞓埋同一張床,成為咗男女朋友。

頁 2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