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鳥 Companion HK
同行鳥 Companion HK
同行鳥 Companion HK
《同行鳥 Companion HK》以一系列活動及影片期望提高學生對情緒健康認識,學習精神事故認對技巧,成為他人和自己的救助者。

由情緒低落到確診、入院,至今兩年多,其實一路走來真不容易。有時我會想,假如當初沒有尋死的念頭、沒有看醫生,沒有抑鬱症患者的標籤會否生活得更好,

現在的圈子中,只有最親近的人知道我有抑鬱症。我覺得沒有必要交代自己的病情,畢竟這不是甚麼光采的事。我不希望別人同情我,或因為我的病而相處時小心翼翼

2018年2月我告訴學校持續情緒低落,於是學校轉介我看普通科醫生,當時醫生沒有轉介或作診斷,但幾天之間情緒越來越差,更出現輕微幻覺和幻聽,第二天就馬上看私家精神科醫生,同時在公立醫院精神科開始輪候。半年之間因為情緒影響,學業每況愈下,2018年7月知道要留班更是一個打擊。9月開學時,因為自殺念頭太強烈,我進了急症室,轉為輪候精神科緊急求診,開始看公立醫院精神科。我的病情一直反反覆覆,2019年也住過兩三次精神科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