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歷史
香港歷史
香港歷史
香港人生活繁忙,日日埋頭苦幹,返工返學都霸左半日。唉,不如大家試下停一停,留意下週圍既事物,了解下佢地背後既故事啦!或者,會有意想不到既發現呢……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HKhist1842

正當羅小姐從廚房走出,拿一杯蘋果汁給一名美籍乘客時,機上突然上下震動了一下,隨後發出兩聲巨響!羅小姐被嚇得倒下載著蘋果汁的水杯,而一眾既擔心又好奇的乘客則往窗外看個究竟,有乘客看到了兩架螺旋槳戰鬥機。就在這個時候,密集的機關槍聲傳出, 「砰砰砰」的響聲不斷!機上乘客有的大叫,另有乘客聞「砰」色變,不知如何是好,Esther立即叫乘客扒底。可是,機關槍聲連連不絕,機關槍打穿了部分機身,更有一個引擎被擊中著火!

近年,本土意識的興起令不少港人重拾對香港農業的關注。購買本地菜、本地魚、本地豬和本地雞的熱潮一直力久不衰,不信的話可到本地肉檔看看。可是,在這股熱潮沒有退卻之際,特區政府卻早於2005年推出「家禽農場自願退還牌照計 劃」,間接強迫162個家禽農場終止運作。截至2015年,香港只剩餘29個家禽農場,令本地生產的鮮活雞隻數量供應大幅下降。

「鄉郊抗爭模式」,的確成功打動部分市民,令他們同情受到政府和鄉紳壓迫的農民和非原居民。無可否應,近年市民對本土農業的關注度增加不少,左翼團體當然功不可沒。不過,非原居民和農民在整個抗爭模式中,根本沒有成功爭取到任何的權益。近十多年來的「鄉郊抗爭模式」,究竟有沒有成功令政府和鄉紳,停止破壞農地鄉郊、迫遷鄉民的例子呢?

選舉結果方面,在八鄉南選區,1號朱凱迪得票為1,482票,比2號現任區議員黎偉雄少約1,390票,後者的得票高達2,872票。不過,與2011年區選比較,黎偉雄的得票只上升了125票,可見黎的支持度並沒有明顯上升,只維持其基本盤。而朱凱迪的得票比上屆黎偉雄的對手,建制派的馮汝竹高出715票,增上投票率比上屆高出約5%-6%,可見朱成功吸納了不少新票源。

振興香港漁業的喜樂司

喜樂司在淪陷期間被關進赤柱戰俘營。不過,他在獄中亦十分關心漁業的前景,在囚中制定整頓漁業的計劃。喜樂司認為,若要改善漁民之生活,必需推行由政府主理之運銷制度。喜樂司的計劃,主要確保漁民能夠以合理價錢出售漁獲,避免欄商從中抽取利潤。

特区政府及城规会等机构,在批准上述建设前,理应以国家安全和利益为首要考虑因素。笔者认为,为保障国家安全,整个锦田都应该划为农业或绿化区,限制人口增长和发展。这样才可保障石岗军营安全和有效运作,避免影响驻军对港的防务安排。

有某建制政党在其宣传二元小巴优惠横幅上,展示有象徵港英政府,刻有英国狮子的港币二元,该英国狮当年亦在港英盾徽上的出现!现时,港独派在港搞三搞四,以港英各项象徵,不断宣扬港独之际,部分建制派却一无所知,为港英历史和港独派作间接宣传更有破坏「人心回归」,推动分离意识之嫌!

當時,共軍奪取中國政權,不少港人都關注共軍會否南下,奪取香港。英國為了展示保衛香港的決心,決定增兵我城,加強本港三軍的防衛能力,包括增派軍艦、陸軍和空軍前往香港增援。鄺氏在文中表示,在英訪問期間,當地人都會就中英會否攻佔香港一事,向他談論這個問題。由此可見,當時英人並非對港漠不關心、一無所知。

學聯:失敗的一代

筆者認為,學聯若然想生存下去,就應該學習澳洲政府處理「失竊的一代」問題的方式,以及前任首相保羅·基廷和陸克文的勇氣,向香港市民承認前人政治路線失誤,並且就此向港人道歉。學聯秘書長可考慮招開記者會,以學聯的身份發表聲明,與前人擁抱的「大中華主義」路線劃清界線,放棄與違背本土利益的立場,例如支援大陸新移民,並向港人保證將以本土利益作為優先的抗爭目標。這樣,學聯才有機會避免滅亡。

事實上,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本港已經有個別人士提出「香港獨立」,卻被當時的主流媒體加以駁斥。《華僑日報》在一九七一年四月廿四日,刊出一篇題為「提防『香港獨立』陰謀」的社論,文中批評有野心家企圖鼓動市民排斥西方,改變他們的意識形態,並把香港建成「另一個新加坡」。文章指出,《華僑》並非為英國殖民主義辯護,但「綜觀大勢,東南亞危機四伏(應指共黨在該區擴張),香港受多方勢力之影響,而保持現狀,正是大家所要求,也是適應當前東南亞情勢變化最可靠的做法。」文章續認為,在當時改變香港的現狀,對香港市民不利,而維持現狀則對市民和英國雙方有利。

孔松為香港域多利九龍新界搪瓷自由工會的主席,為活躍的工運份子,一直致力抨擊左派工會。在一九五五年十月十一日(雙十國慶翌日),右派工人在深水埗益豐搪瓷廠貼滿國旗,更在工會會址掛滿國旗,慶祝國慶。左派工人李濃卻企圖把牆上的國旗撕掉,被孔松阻止,雙方發生口角,繼而動武,經廠內工友調解終告平息。不過,李濃隨後使用一把長六寸多的三角銼,向孔松刺去,深入數寸,再拔出向孔行兇,孔在送往九龍醫院途中已告死亡。

我們不時會利用不同渠道,尋找與本港歷史相關的資料。不過,筆者近日透過特區的政府新聞處的新聞資料庫,閱覽有關本港特區早期的政府新聞時,發現只能閱覽1997年7月1日或之後的新聞稿,而主權移交前的新聞稿則未能搜尋。這對於期望了解香港政府(1841-1997)歷史的市民來說,帶來了不便。據知,香港政府早在1994年,已經通過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向各大傳媒發放新聞稿,當中有不少香港第二十八任總督彭定康先生,以及時任官員就各項政策所發表言論的文字資料。對研究和了解後過渡期的歷史,有一定的幫助。

自從佔中運動發生後,不少社會人士均對本港的政治前景感到憂慮,並對於雙方能夠達成共識都不感樂觀。同時,中共人大對選舉特首的方法落閘,商討空間不大。香港歷史(Hong Kong History)利用本港政治發展的歷史經驗,認為現時的抗爭者應該具備「逆向思維」,由爭取行政長官的提名權,轉為削弱特首或中央(香港特區)政府的部分權力;同時制造更多渠道識本港市民參與各項社會和區域事務,在一定程度上制衡特區中央政府。筆者認為,要達到上述目的,抗爭者可要求政府重設一個全面直選產生的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或統一成為市議會),並改革區議會選舉制度,以及各區劃分;由地區議會更改為區域議會,防止街坊福利利益主義。同時,立法會的大部份功能界別將由兩個議會之成員提名,再交由全港市民投票。最後,三級議會的選舉結果將與提名委員會的委員組串連,令她們都有提名特首的權力。上述的改革計劃,主要是確保各級議會和特區政府之間,制夠相互制衡,避免把權力集中於行政長官一人身上。本文將會就改革的內容作出分析。

即使今天3號幹線和西鐵減輕了屯門公路的流量壓力,但其重要性依然不容忽視。現時不少網民正在討論「流動佔中」,甚至走出中環,走遍全港。香港歷史相信,若果屯門公路被公民抗命團體選中並成功佔領,將會對本港交通運輸,至社會運作做成極大影響。特區政府,特別是香港警方務必製定相關對策,保障交通便利。

在殖民地時期,香港右派(泛藍)力量十分強大。每逢雙十節,除了在調景嶺這一類深藍地區外,香港各處都有各項盛大的慶祝活動,不少公共屋邨更會掛滿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在全盛時期,香港更有十多萬的國民黨黨員。除此之外,香港大部份報紙,例如工商日報和香港時報(國民黨黨報),立場均支持中華民國,並有民國紀年。而不少工會、學會和商會都支持中華民國政府,例子多不勝數。

基要服務團打壓佔中?

自從梁美芬議員在立法會呼籲港人自行組織「志願軍」對抗佔中後,不少網民就指出香港法例第197章《基要服務團條例》,給予行政長官招募服務團的權力,以及服務團的組織、職責和責任等。不少人更擔心689會利用該條例招募人員,成立特區警隊以外,另一紀律部隊,甚到成為特首的「私家軍隊」。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