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因報導六四的契機而於1989年成立,是香港大學學生會中一個由學生主導的影音傳媒,志在為全體學生會會員服務,並以同學的利益為大前提。成立以來,校園電視一直以「傳遞訊息,拉近距離」為宗旨,履行着傳媒的責任,為同學傳遞最新最準確的資訊。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kucampustv

賭技

在這裏,你可以任意參與以兩個人為單位的賭局,而你在每個賭局入面贏到錢將會是現實的兩倍,每個初始者都會獲得,100個由你的技能轉換而成的籌碼,同埋一個籌碼袋,現在你可以享受這裏的賭局,祝你好運

早前校委會研究生代表選舉發生疑似賄選風波,其中一名候選人巫堃泰指另一候選人朱科,涉嫌在微信群組派發「紅包」予研究生選民,以賄賂他們投票支持自己。朱科較早前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該群組「新港青年會」中的成員為港大畢業生,並非選舉的合資格選民。他解釋指「新港青年會」會長在該群組中轉發有關朱科參選的訊息,其後他發送「微信紅包」表示謝意,朱科認為此舉並不涉及賄選。

出口被他們打開後,我們就要靠自己的雙腳走出去

左撇子

或者,這世界沒有絕對的異性戀,我只不過剛好喜歡同性的比例多於異性而已。其實和左撇子一樣,都只是與生俱來的一件事。

最可恥是一班泛民政客的偽善。一方面,每年牽頭高呼「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云云;另一方面,向中聯辦伸手擺尾、乞求利益,甚至在密室談判出賣選民。然後在每年六四及七一的春秋二祭繼續「CAP水 」。

你們不再需要做形式化的重溫

同學可以在學生會辦公室或向各舍堂外務副主席或舍堂代表索取選民登記表格,亦可以透­過香港政府一站通進行網上登記。填妥表格後可交至學生會辦公室代為寄出,或自行郵寄或傳真至選舉事務處。

時常在家溫習想煮東西吃,卻又吃膩了餐蛋麵,麵蛋餐?

二零一六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補選將於4月18至4月22日舉行,以填補中央幹事會及普­選評議員的空缺。

「如果我住西環,或者我會有覺好瞓?」上學要花一小時甚至更多的車程?羨慕朋友走路便可到學校?抑或遠近其實各有利弊?三個情境,六個不同的應對,到底遠或近更好?

教授,我今日唔黎上堂啦!教授,我唔係請病假。平時就算病左,都未必會send_email,但教授,我今次想講少少野。

大學,一個我們一直苦苦追求,或者被灌輸要一直一直苦苦追求的地方,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世界。課堂可以不用上,誰管你;朋友之間開始要聯繫,而不再是理所當然地聚在班房……進入大學,你一直以來的目標「努力學習」好像不足以填滿只有十多小時課堂的星期。離開固定的束膊,突然的自由反而令許多人迷失。大學自由衍生的空虛感、中小學長期辛勤學習而引起的反彈、對新事物嘗試的渴求等等,相信都是不少人當初上莊住Hall的原因。

原來,抗爭不是先等衣食無憂|原來,不是先確認安全才走上街頭|原來,為自由要奉上生命

近年香港中港矛盾越演越烈,更在上水、元朗、沙田等水貨熱點發生反水貨示威,反映香港人對內地遊客及水貨客的不滿。

香港主權移交中共17年有多,甚麼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原本以為是用來守護我們城市的口號,直至今日居然是中共用來侵蝕我們的理由。一國先於兩制,自行演繹高度兩字,一切想必是前人想料不及。然而不少人面對中共愈加明顯的入侵,依然抱有前人舊時的想法,排拒近年來湧現的新思想。時代不同了。你望出窗外也看見新的大廈,你走到街上也看見新開張的店舖,為甚麼偏偏看不見時代的變遷?

「莊友這關係,沒那麼簡單,也沒那麼複雜。你欠我我欠你的,日子就這樣過下來了。彼此的債,既然算不清,那就由它欠著,不用還好了。」這一年,莊務繁重,得到的也很多。但總不及認識到這班損友得到的多。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