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

若諸君設身處地,耳聽槍響劃破長空,眼見槍管直指頭顱,豈不膽裂心顫?數百市民見狀,克服怵惕恐懼,群起反抗還擊,實為大義之舉。如果PC5619因恐懼而開槍,敢問市民慘遭黑警棍揮腳踢,又當如何?且未論被捕之士,久困漆黑囚車,飽受亂拳無數,抵達警局又遭一番折磨。倘若泯滅良知,反謂其自找苦吃,豈非有欠惻隱同理之心?你我人身肉造,被癢會笑,被打會痛,而人民被壓迫,理所當然會反抗。

政府在新條例草案中,為二次創作加入六大豁免。豁免範圍包括以戲仿、諷刺、營造滑稽、模仿、引用或評論時事為目的之版權使用,但準則含糊不清,免責程序繁複擾民,難以釋除一眾網民憂慮。豁免內容不包括「認真演繹」、「抒發情感」和「展示才藝」,扼殺現今常見的網絡創作,如舊曲新詞、截圖及串流直播。港府一邊聲稱推動創意工業,卻暗中設下重重關卡,尤如緣木求魚。當初修訂《版權條例》原意為「制訂更具前瞻性的版權制度,並跟上科技發展的步伐」,如今倒行逆施,實有違修改條例之本意。苛法猛於虎,倘若草案獲得通過,政權必定藉機肆意魚肉廣大網民,後果堪虞。

港大之本,乃是教師、職員和學生,而絕非教育沙皇等跋扈無恥之徒。當下港大校委會主席換屆在即,學生會遂提出兩條公投議案,分別是「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必須由教師、職員及學生接受的人選出任」以及「李國章不適合在香港大學管治架構擔任任何職位」,以集結同學意志。另外,學生會、香港大學教師及職員會等,會連同港大民調,不日將舉行全校公投,彰顯吾等乃港大組成根本,表達港大仝人意見。

《安排》涉獵經貿範圍之廣,涵蓋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及貿易投資三大範疇,加強港中兩地的貿易投資合作,但十年來如水投石,問題不計其數。如香港貨物出口中國享「零關稅」,原意希望以此重振香港工業,但香港的支柱產業早已偏重服務業及金融業,故零關稅安排可謂有名無實。單是開放自由行,就惹起了雙非、水貨及商舖單一化等社會問題。而行業專業資格互認,亦令香港人才外流,終不利香港經濟發展。

副校長遴選鬧劇擾攘逾半年,至本周二之校務委員會會議遠未平息。校委會先要求委員場外投票,定斷捐款事件中相關人士之處分;繼而竟以首席副校長尚未選出為由,延遲副校長(人力資源)之任命。堂堂百年學府銓敘如斯兒戲反智,實在令師生校友夙宵戰怖,無地自容。

赫魯曉夫奢言波蘭是蘇聯紅軍解放,總理西倫凱維茲回敬所言:「我提醒你,這裡是波蘭領土,我們是主人。」中共,這裡是香港,我們才是主人。

歲月蹉跎三十載,前路漫漫且瀟瀟。過去,港人外抗中共滲透殖民;更要內防權貴賣港求存。保皇奴才漠視民意,只知盲從聖旨,固然可恥復可悲;五年前民主黨、民協等販民議員變節舔共,更令人齒冷又心寒。港人有懼前科,遂連番聯署抗議,惟恐泛民再度失節。昨日廿八名議員總算堅守底線,行使否決之權。惟此舉僅屬應有之義,絕非恩賜善行,實無藉此攫奪選票之理。

我們必須問:我們需要怎樣建設香港。今日,在談論行動之先,我們有足夠的論述去支撐我們今日的民主運動嗎?中國官方民主主義根深蒂固:黃皮膚,黑頭髮,就是中國人,就是一家人。如果我們覺得港人這個身份在價值觀上,行為上,心理特徵上是獨特的,是與別不同的。那麼我們必須問我們如何確立我們的身份?假如,香港人明天就有普選,真的做到命運自主,我們做好當家作主的準備了嗎?政治上,香港的政制應該是如何?民生上,香港的社會制度應該如何運行?經濟上,香港的實業應該以怎樣的方式存在?上述的想像,在過去是我們少有的。

四月廿二日,港府公布「一定要得」方案。一如所料,內容囿於八三一框架,提名門檻不降反升,更視白票為廢票。奸宦不屑以糖衣包裝,索性扯破其偽善面具,詭稱政改一旦通過,即實現《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最終達致由普選產生的目標」。獨裁政權橫蠻霸道,漠視市民意願,港人除了絕地頑抗,實在別無他法。

今日本會會員尚未質疑學苑言論,何勞特首指點?相反,理應向市民問責的特區政權只知對中共阿諛諂媚,跪迎北京意旨。梁振英一味強調民眾必須「守法依法」,卻視人大常委公然違憲、連落三閘為金科玉律。袞袞高官倚仗警棍長盾,龜縮漠視民意。「命運自決」、「自己香港自己救」、「香港問題,香港解決」,絕非甚麼違憲港獨、顏色革命,而是港人飽受欺凌壓迫,於水深火熱之中,抗衡強國二次殖民,要求兌現民主治港承諾的正義怒號。

香港人,我們回不去了。這是全面抗爭的時代,這是徹底拋棄幻想的時代,這是黑暗升起火光太陽的時代,抗命行義的基因已深植我們細胞。飽經無止境酷毒打壓,我們要麼終身為奴,要麼覺醒為人。政權卸責予貧窮問題,卻無視自身道德破產。「我要真普選」已成港人核心價值,一日未成功,一日不罷休。無了期拖延走數,以執行法治為名,行蠻橫清場之實,民意只會亦會益加沸騰,問題只會愈演愈烈。連番清場,佔領運動反而發揚光大,甚至演化成夏愨千數連營,旺角處處鳩嗚。繼續暴力鎮壓,只會火上加油,不義政權最終只會引火自焚。

全民勇武抗爭,政權橫暴鎮壓,同學、老師、校方和校友實有道義責任不平則鳴。昔日五四運動,北洋政府國賊將膠洲灣奉送日本,學生挺身遊行請願、罷課、國民則以罷工、罷市對抗政府。政府逮捕學生,北大校長蔡元培提交辭呈,以示抗議。 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國軍不經法律程序闖入校園逮捕師生,時任臺灣大學校長傅斯年親自向軍官警告:「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現在無恥政權鎮壓學子,我們期待港大師生行應有之義,表明立場,罷課罷教,保衛苦苦擷抗的莘莘學子。

我等學子本抱着簡單的願景,冀望在安定生活中求知修業;我們享受在舍堂競技體育、談文論藝,期盼透過上莊等途徑服務同學、一展抱負。然而,我城赤霧氳氤風雨飄搖,黑白是非真偽顛倒,一直恪信的價值觀日益動搖。港大校訓既為眀徳格物,時值香港命運轉捩點,我們豈能自樂於校園一隅,袖手旁觀?當公義慘被踐踏、自由痛遭剝削,我們決心以罷課明志。

兩億港元,相等於四千多個資助學位一年學費之總和,數目之龐大、情況之嚴重實在令人瞠目結舌。然而,校方卻鮮有主動交代事件,若非遭傳媒揭發,師生及公眾至今仍被蒙在鼓裡。深圳市代表亦揚言,要待醫院收支平衡,才能歸還欠款,一直未有積極處理還款安排。根據港大顧問報告,按現時營運模式,醫院不可能達到收支平衡,即暗示港大或不可能收回墊支款項,或需墊支更多。

國務院白皮書只是一份行政報告,並無法律約束力。然而,白皮書內容涉及《基本法》和香港高度自治,理解多與原意有所出入,有以行政干預立法,「二次制憲」之嫌。此外,國務院表面上依照十八大的指令作此總結,卻高調發布,將新聞稿譯成七國語言送交各國領事,甚有收緊對港政策,壓制民主進程的意味。

香港大學學生會〈遏止白色恐怖蔓延 捍衛香港新聞自由〉聲明|香港大學學生會 社會科學學會
政治及公共行政學會聲明譴責針對傳媒之暴力事件 促各界關注傳媒自由|國際特赦組織就《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事件聲明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