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o Yin Fung
Ho Yin Fung
那些人會在簡介寫上學歷、機構、職位、獎項、成就……彷彿他們就是如此確定的

巧合的行劫

「哪有可能是行劫,十成十是他媽媽收拾東西回娘家去嚕。前兩晚才聽到他們兩夫婦吵架。那時你不在,不然你就知道他們吵得有多兇,還蓋過我與陳太太她們的麻雀聲!我早就聽說有社工找過他們。是社工啊──一定有大問題啦。我覺得一定是媽媽要走,兒子不依,然後兒子就不知怎樣被打暈了。兒子醒後打電話給爸爸,爸爸心中不忿,就索性報警了。」

豆腐花

凌晨,街巷的店鋪都已關閘,唯兩三間糖水鋪仍燈火通明,食客滿肆。我與幾位舊同學坐在卡座,望向鏡子外牆上琳瑯滿目的甜品照片,害人選擇困難。討論要吃甚麼甜品是極其神聖的,選擇的時間甚至較吃的還要長。選上賣相吸引的甜品,惹來友人艷羨的目光,這是何等的光榮!

半杯水

我始終不能理解為何人硬是要把水看成半空半滿。口渴得快要死了,誰還有空在意半空半滿,而不是「像威化般乾脆」地把水喝下呢?還會舉手執着瓶子觀看的,大概只有無聊至極的人。

搵食

如果只為金錢而工作,這絕對是對生命的怠惰。大部分人仍是在乖乖地上班,用三分之一的時間休息,用多於三分之一的時間工作,剩下的時間少之又少,也惶論有做喜愛的事的餘力。人花在工作上的時間太多了,勢必影響能否過理想的生活。因此,人選擇工作必先以通往自己理想的生活為首要,並熱忱於自己的工作。

代溝

上一輩和年輕人信念的分野,就如學生學習一樣。在中小學學習時,老師和家長都習慣指導學生改正錯誤,由錯改到對,然而這只能夠幫助學生成為「符合水平」的人。在大學,講師習慣引導學生自主地思考和學習,幫助學生「成為更好」的人。

「一校一社工」的具體方案未明,詳情相信會於本月公佈。然而在這短短個多月已有不少團體作出聲明或回應,期望能夠與政府商討有關細節。其中以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最為活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