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曉生
司徒曉生
司徒曉生
曉生者,尋求生命之道也。大學: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馬基亞維利(Machiavelli)在《君主論》(The Prince)提及到,「曾擁有自由意志的他族是最難征服的」,批判思考的確是香港人的最大資產。

可是長輩們的思想的確偏向安穩,因為他們經歷過八九民運、六七暴動、或文革等由亂而治的大時代,亂了大半輩子,用勞力建立了一些屬於自己的安穩,「和平無事」大概就係他們的核心價值。

以前的Vivenne Westwood (下面簡稱VW)潮流真是一時無兩,甚得八九十後女學生的歡心,而然VW商標背後的底蘊又有少人知道?Vivenne Westwood 在官網上聲稱該商標靈感來於英國國王的主權之球和另一蘇格蘭老品牌Harris Tweed,代表繼承傳統。其實個商標蘊藏著更多重的意義。一個商標可以告訴你有多少常識。先旨聲明,本文不是廣告。

亞里士多德(Aristotle)的德行論(Virtue_Ethics)強調的是行事的人是依照他的良好人格去行事,實踐道德上應該做的事,而培養人格重於大眾的價值觀。人生的目的就是成為一個有道德的人。雖然這個涉及循環論證(因為甲等於乙,所以乙等於甲),就是良好人格是因為有道德,而道德的對錯在於是否培養良好人格。

今日介紹的ducere,英文的duke也是演dux中演化過來的。

該青年本來的意思是要人發奮圖強賺取更高收入,但觀值觀卻是如此的可悲。但也不能完全怪他,這只是香港社會和教育制度下的產物。華人社會憎人富貴厭人窮,素以錢財為最高宗旨。其實,錢是從來都只是人類的發明,用以方便貿易,而人賺錢得回來的就是這些錢所為你換來的權益,用以去做為你身心或生活上有益的事情。但是,如果沒有人類社會的認可,錢根本不可能產生任何價值。人本身已經有與生俱來的價值,不是靠錢來衡量的。可惜傳統教育從來都沒有打算讓人有批判思考的機會,搬字過紙才能成立狀元棟樑之才。錢從來都只應是為人帶來方便的工具,而不是人類的主人。

很多人常說漢文六書造字博大精深,每字皆精雕細琢。反之觀看西方拼音文字,則沒有那麼多的原理及與物件本身的關係。如果用心去留意做字的原理,也是能看出西方文字與古代世界及社會觀的關係。華洋很多傳統觀念是互相呼應的。

漢文在先秦時期的《周禮》和《尚書》已有政治一詞。在當時「政」與「治」是不同的概念。「政」是一朝之制度,秩序和施政手段,「治」則是管理國家之實質行動。古中國式的政治 概括的說就是君主統臣治國的概念。英文的Politics從日本漢字中傳入「中國」時,在漢語中找不到對應的詞。孫文則取「政治」作為Politics的翻譯,他對政治的理解就是「管理眾人之事」。政治於孫文的三個意思,一為國政、二為黨爭、三為是非。國政就是國家大事,黨爭就是政黨中的辯論政策,是非則是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