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銳宇
許銳宇

周日晚上會否逼爆彌敦道?

佔領者則完全處於被動狀態,佔領運動頭面人物拿不出對策阻退清場,打算死守的佔領者也面對著隨時入獄的懲處。現時,惟一能夠自救,無需泛民頭面人物捨身振臂一呼,而又迅速有效的方法,似乎就是所有佔領運動支持者在清場前夕重返旺角,舉行大型集會,逼爆彌敦道,以人數與憤怒向政府宣示決心,向警方預告清場的阻力,警告他們清場時濫用警權的結果,讓他們投鼠忌器,就算未能阻截禁制令的執行,至少也能某程度上保護日後死守的戰友。

向唐狗未雪致謝

唐狗未雪的枉死輪下,港鐵無可推諉了,這不折不扣就是港鐵的責任。草管狗命這個罪名扣下去,是證據確實的,容不得你港鐵否認。而這個簡單顯淺的道德控訴,一般普羅市民都懂,不必太費神用腦就能懂,而跟著一起指控港鐵,在社交媒體流下幾滴愛護動物的眼淚,也可彰顯一下道德情操,何樂而不為?因此,如有任何好事者覺得為何死了一條唐狗,市民的反應會比港鐵年年加價(或者無普選)更激烈呢?港鐵加價對市民有切膚之痛,這應比死了一條流浪狗,更為貼身吧?其實各好事者不必驚奇,你要知道,要弄清是否值得回購港鐵,要弄清普選應否袋住先,這比聲援唐狗未雪要複雜多了,也費神多了,而且也太過政治,不能彰顯道德感。

民主黨蔡耀昌是政治盲毛

很多歐美國家的移民政策都有居留權及公民權的區分,類似香港實施的香港居民及香港永久居民制度。以美國為例,新移民取得永久居留權(綠卡,可被取消)後需有半年繳稅紀錄,才可申請失業綜援。綠卡持有者若想入籍美國,更要達到若干條件如連續居住、通過有關國情、個人品格及語文的考核、以及宣誓效忠美國等等。獲得美國國籍後,申請者才擁有投票、參選的政治權利。澳洲、英國等西方國家也有類似的移民政策。這些國家為新移民設定公民權限制,是以國家安全、保障國民利益為優先考慮,既符合國際慣例,也尊重了一個國家的自主權。

北辰變法

田北辰的意思,是想將讓座(非劃出專用座椅)這種本由道德感召的自願行為,立法強制眾人遵守。我們知道法律是以執法機構的制裁作為後盾,強制公眾做出或抑壓特定行為。道德卻是以社會壓力作為後盾,驅使公眾作出或抑壓特定行為,兩者有本質分別。若想將道德行為立法強制,我們要面對三項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