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又天
胡又天
1983年生於台北,台灣大學歷史系學士、北京大學歷史系中國近現代史專業碩士、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博士候選人,從朱耀偉及周耀輝教授研究華語流行歌詞。2011年8月來到香港,創辦網上刊物《流行詞話》,關注兩岸三地時局、思潮與文風,興趣除本行的文史與歌詞外亦及於遊戲動漫。

自由派的潰敗

「大國崛起」與「小民尊嚴」的問題,自由派是「我不管大國崛起,只要小民尊嚴」。工業黨說:「小民尊嚴,必須且只能建立在大國崛起的基礎上。」現實已證明自由派的思路是不行的,因為不管是資本家還是共產黨都會讓它不行。

十三日晚上,回浸大觀賞周耀輝老師歌詞創作班的發表會「時代撼動我們/願望做鬧市的詩人」,除了同學的演出,也有四個獨立音樂人,加上老師老友黃耀明的表演,來自各校與各界的觀眾坐滿了大學會堂。翌日,我以研究歌詞多年的心得寫下了這篇感想;回頭看看,似乎有些流於說教,但大抵還是可以拿出來,與香港的朋友諸君一起打打氣的。就以此文與大家共祝新年吧。

《沒有名字的怪物》、《大眼睛的人和大嘴巴的人》、《和平之神》這一系列詭異的繪本,都是《怪物》故事中為東德「五一一幼兒之家」的實驗而編繪的教材。劇中,小時候曾在「五一一幼兒之家」被帶著朗讀這些故事的角色說,讀過這些故事以後,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好像什麼事情都不重要了。」漫畫主人公天馬醫師的讀後感則是「虛無」,我們讀者呢?我和老哥讀後,臉上都不由自主地泛起「匪夷所思」的笑容:這到底是哪門子的故事?這到底有什麼意義?完全沒有意義!完全就是虛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