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木一郎
內木一郎
醉心中文,卻活在文字遭踐踏的時代;崇仰作品,偏見盡創作被扼殺之悲哀。苟活狂城追亂馬,餐風暗野作吾家。硯耕一隅,以本土之壤,植《涼宮》《管家》《黑執》《男高》《魔奇》諸樹,只爲守望童年夢,竟不勝寒,嘆曰:守護之物,消逝何急!

等效翻譯

何謂等效翻譯?充份掌握原文對源語言受眾傳達了甚麼情和意、帶來甚麼效果,然後在譯文裏,對目標語言受眾傳達出相同的情與意,重現出相同的效果。目標是在可行範圍內盡力趨同。作者撰寫原文本裏的該文句,若目的確是故意製造出不自然的效果,譯者不必強求通達或雅緻,而改寫成自然的文句。可是,原文若是平凡人的尋常說話,譯者也應譯得像尋常說話,而不是生硬的逐字直譯、死譯,譯成像外地人說本地語言般的文句。

黑心譯名

不知譯道者,口味特重,每每鍾愛難唸難記的譯名。但凡遇到甲語文某音某字母,他們就搬字過紙地轉作乙語文的某字,並認爲這樣翻譯才「準確」,甚至搬出所謂「科學性」的冠冕,說這才「標準化」。天!又不是數學算式、化學反應、物理現象,哪來「科學性」?

譯道之於動漫迷

有「動漫迷」會想當然地反對,聲稱譯出「風笛手彼得撿了許多醃辣椒」後,加上「置頂註釋」,說明「原文是急口令甚麼甚麼」便可。他們沒考慮到,這種做法只是強行告訴受眾「原文裏A就是B」,而不是從譯文裏重現「A就是B」之效果。受眾無法得到與原文等效的觀賞感受。我看字幕組的《旋風管家》,它們如鏡的附和者所言,花了一半畫面,把「梗」(戲仿的對白)鉅細無遺地註出來,無疑的確非常有愛,卻不見得可讓人笑出來。粵語版《爆笑管家》經一眾顧問的努力,經全體後製人員付出的愛,把香港觀眾生僻的戲仿,換成大家熟悉的,同時也保持在劇情上不犯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