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在
我思故我在
港大生,自命平平無奇的一名福音派基督徒。

《進擊的巨人》之所以能夠在動漫界掀起風潮,相信與其出色的背景設定有着莫大關係。故事起初,人類生活於高牆以內,牆外卻是數之不盡以殺戮人類為樂的巨人,而幸運地在圍牆的保護下,人類已享有逾百年的太平盛世。在人類的生活範圍內共有三幅高牆,圈外有圈 – 最有權勢的貴族與富戶生活於最內圍;而最貧苦的低下階層則住在最外。及至有一日,巨人終於衝破了第一堵高牆… 筆者卻驚覺故事內人類及後的反應,竟與當下普遍香港人的想法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寵物小精靈》之所以能夠大行其道,其獨特之處在於它不僅僅是一隻電子遊戲。望著自己親手栽培的噴火龍,其攻擊力防禦力經過一場場的戰鬥而與日俱增,那感情是確確實實地存在過。親自撫養的精靈於我而言不是可以隨手丟棄的死物,牠們跟我的關係乃是一種I-Thou Relationship而非I-It,每當要將朝夕相對的精靈跟友人交換,或多或少總帶有些微的不捨。也許,在心深處我早已將牠們當成真寵物般看待。

求學不是求分數?

如果你正就讀文科、鑽研SoSci,或者你不會明白讀business 的同學為何要執著那0.2分的GPA,以為讀商科的只懂上位,不懂學術。你們也許不會知道每一次submit job app 之前都要填一填的那個數字意義如何重大,數字不夠可觀,任你生意頭腦再發達領導才能再超卓,come on James,you know the rules。Sorry 我們真的深感抱歉,但面試沒有你份。讀商科的或許不是特別熱愛過三爆四,只不過是他們的老闆熱愛。錯不在他們,錯在這個畸形的社會。

同性戀有罪抑或無罪真的如斯重要?無論是基督徒抑或非基督徒、同性戀者抑或異性戀者,在聖潔無瑕的上帝眼中也都被看為有罪。基督教的存在從來都不是為了彰顯律法主義,「因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比起像法利賽人般遵守律法的一字一句,信徒在自己身上彰顯出基督的精神不會是更美好的見證嗎?那麼… 基督的精神又是甚麼?

讀了幾年大學,不得不承認很多事都看透了。以前一入大學時,覺得GPA橫睇掂睇也是大學生涯內一個重要數字,intern靠GPA,exchange也靠GPA。讀著讀著,才驚覺GPA是如斯兒戲。究竟怎樣才可「谷高」個GPA?努力讀書?老老實實,唔好傻啦。要過三爆四,最緊要揀啱professor,reg啱course。正所謂「你的professor如何,你的GPA也必如何」,真係冇老點你。那麼core course呢?祝你好運。

包容不包容

郭爽以頭頂撞向領先的李慧詩。就著此事,不同網民各自表述,其中以下的言論則引起極大迴響:「好撚煩,犯規有咩錯?有錯賽會自然會DQ佢,或者罰佢停賽。關阿爺咩事?」先擱下「犯規有咩錯」這句非理性的評論,重點在於最後的一句「關阿爺咩事」。暫且不作字眼上的糾纏,就當「阿爺」是指中央政府,其實這位網友並沒有錯。的確,與共產黨無關,因為跟整件事有關的是中國人這個民族。當然不得不提,與此同時亦有網友分享當年施丹於世界盃決賽以頭部撞向對手的短片,繼續反問該短片跟法國人的劣根性關係何在。真的看似無關,不是嗎?

未知各位年幼時又有否聽過自己的家長或親戚吩咐,說甚麼「新年流流唔好喊呀吓!」、「新年流流係咪要嗌交呀?!」等等。其實我一直都不明白,小朋友在過年時不准哭、不可表露任何負面情緒這個規矩,言下之意是否代表著新年過後他們要喊要叫也沒太大相干?否則為何擺出這樣的論調,「河蟹」當下所有的問題或負能量?依我看來,他們只為了兩個字-面子。

林牧師自己絲毫不作解釋的指責,不就做了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將「鬧爆文化」演繹得淋漓盡致嗎?寫到這兒,我不禁想起《馬太福音》中耶穌的講論:「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樑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樑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林牧師,與其五十步笑百步貽笑大方,倒不如放下自己聽聽意見。「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真的難以做到嗎?

看到有教會耗用如斯龐大的金額去籌辦是次集會,真的頗令人詫異。若果今日耶穌在世的話,我相信他會將這筆款項用在更有需要的人身上。45萬,可以用來餵飽幾多位露宿者?能解決幾多人的燃眉之急?難道基督徒,除了同性戀議題外就沒有更值得關心的事嗎?

某學者:「這種社運模式是注定失敗的。」社運人:「咁叻,你搞一次吖!」明嘲暗諷在Facebook上屢見不鮮,言下之意均不外乎「你冇貢獻有咩資格出聲」。至於是否有理各位可自行定斷,反正各位社運人士為着香港被拉過鎖過叫過口號,早已變得神聖不可侵犯,小弟藉藉無名,不敢奢望各位能拋開成見理性討論。不過下次當任何組織或人士被社運人狙擊之際,不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收返佢皮。希望屆時各社運人不會此一時彼一時,否則就跟梁振英陳茂波之輩無異。

一個人出街唔得咩?

跟大群友人一起總是歡樂的,但這並不代表剩下自己一個就等如「差啲」。當孤獨地身處於這個世界,人就不能不面對自己的感覺。感覺包涵了正負面,的確不如一班人「圍威喂」那般一面倒的興奮。所謂「節日後遺症」道理也是如出一徹,人彷如由天堂返回人間,或許帶點失落。但是各位,誰說負面情緒一定就是「冇好過有」,應該避得就避?這個功利主義的社會鼓吹我們沈醉於片面的歡樂,卻不鼓勵我們感受自己。其實,投入於自己的情緒當中、感受自己,不論是正面抑或負面,也是一種美。

從小到大,我們都一直被社會灌輸着「人如果冇目標,又同條咸魚有咩分別」的價值觀。因此,我們自小就要懂得為着一個又一個的目標而奮鬥,過了五關再斬六將;然而,日子久了,我們彷彿望不到整個過程的盡頭。我們開始搞不清,在這個周以復始的都市中,究竟自己是在生活還是生存;我們開始搞不清,在這個漫漫長路的人生中,究竟奮鬥是為着甚麼。我們無止境地追逐一個又一個的慾望,做到了經理,又開始想攀升成為總經理;今個SEM過了3,下個SEM又想過多次。難道人生,是為了單純地滿足慾望的嗎?

最難謹守的誡命,是愛

若果「損人利己」是基督教教義,我就乾脆脫離這宗教好了。如果基督教團體有自己的concern,最好的做法就是支持諮詢,然後在恰當的地方據理力爭嘛!即使撇開明光社聯署聲明的不盡不實,單是為了捍衛牧師的言論自由,而要同性戀者繼續受歧視,這已經是荒謬得很。大家都是罪人,為何我們可以有資格要求另一班人受到歧視?我不明白,只想起路加福音耶穌的一段講話:「你們律法師也有禍了!因為你們把難擔的擔子放在人身上,自己一個指頭卻不肯動。」

車迷與社運人的矛盾

在這一刻,筆者彷彿明白到社會運動組織者的內心矛盾。面對如斯不堪的梁振英政府,社運人「打倒港共政權」的立場並不會受到甚麼質疑;但與此同時,社運人看到長者生活朝不保夕的苦況,竟又軟下心腸要政府著手研究全民退休保障。究竟社運人是想推倒梁振英政府,還是想維持現狀要政府研究「全民退保」?或許有朝一日,梁振英真的會厚顏無恥地走出來反問眾社運人:「究竟你係想我落台,定係想我幫你搞全民退保?」粗俗一點說,「咁真係一嘢收你皮」。

What Would You Do?

近日有網上媒體轉載了一系列短片,透過模仿真實場景,反映出路人目睹弱勢社群受到不公對待時會怎樣反應。筆者原先以為該系列短片定必會在短時間內於網上瘋傳,但出乎意料地,網友們關注的卻是那個TITUS廣告是浪漫是感人還是不合邏輯, 實在令筆者百思不得其解。梁振英僭建,大家窮追不捨;同志要平權,大家據理力爭,為的,是公義。不過,在討論大是大非的話題之際,各位又有否在意到近在咫尺的不公?

那麼聖經的model是怎運行的呢?首先,人類是有受限制的自由意志(Limited Free Will)。無論何時,人都能作出抉擇,但絕不會有完全自由意志(Absolute Free Will),因在抉擇過程中必然會受到第三方的影響。而這一個第三方,思維空間則比起人類本身的更為發達,情況跟螞蟻所看到的是二維空間(2D Dimension),人類所看到的是三維空間(3D Dimension)有點相似。對基督徒而言,這第三方就是神;對非信徒而言則是魔鬼撒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