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鴻達
林鴻達
林鴻達
Jacky Lim,香港土產但祖家四代來自馬來西亞砂朥越州古晉市。縱使2012年8月8日成功爭取保留尖沙咀碼頭巴士總站,但未能歸隱,唔只因為「仲有手尾跟」,更體會到香港真係一個 Dying City!! 社區發展動力培育政策會員,參與社會議題、政策研究倡議;報刊時事評論撰稿,文章可見《蘋果日報》、馬來西亞《東方日報》、新加坡《聯合早報》

血庫告急又如何???

港共傀儡政權推廣「旅遊醫療」係咪成因之一,不論紅十字會、各大私家醫院必定打死都唔會認。但醫療服務不論公營定私家,首要任務就係應付本地人嘅醫療需要係無容爭拗嘅事實。有剩餘資源先至搵外國人錢,呢個放諸天下皆準嘅道理。

長毛今鋪呢一敗,唔單只證明社記班人同啲FANS從來只曉得响道德高地Jerking結果只會得啖笑,更是以我對呢班人嘅了解,佢哋係唔會反思,繼續認為理念大晒,港燦唔聽係佢哋問題。試問咁樣發展落去,點會唔係步向亡黨之路!

今次巴士司機非常齊心,有少少出乎我意料之外。效果唔單只要公安部港島交通部及各環頭交通組空群而出掃蕩的士,變相找返過去幾日抄巴士牌條數,港島交通部頂頭顧又奇高級警司自作自受;仲有係好出奇地搭巴士嘅港燦們竟然表現平靜,更有個別的直接向司機表示諒解甚至支持。

耶撚與法利賽人

五旬節永光堂嘅會友响平安夜於尖沙咀清真寺旁報佳音,搞出一場網上的罵戰。普遍的表面認為,佢哋唔尊重伊斯蘭教,的確係無可抵賴嘅事實。背後的根源原因,就是上述所指對伊斯蘭教嘅無視甚至是敵視嘅核心思想。再當然的,在N年前我所做的「教會研究」課題,除發現「教會增長」嘅問題之外,基督教响香港係出現咗一種有如「漢化」嘅情況,即是視神明為尊,即所謂「乜都賴上帝」嗰種。另外就是信徒或多或少懷有「非我族者其心必異」嘅思想,一方面認為要視為罪而要遠離,另一方面就恃住自己得到主耶穌基督嘅救贖而握有上帝嘅話語權,表面是傳揚福音,實際是借聖經說三道四指手劃腳。最明顯嘅例子就是成日擺副烚熟狗頭樣扮喜樂嘅高皓正。

路訊通的廣播本已是不必要,而且其播放廣告收入並未有惠及九巴的巴士服務的經營,導致賬面連年虧蝕,已對本人及廣大市民構成嚴重影響。而且廣播內容大多是無謂的商業資訊,更是經常有巴士車廂的聲浪過大,尤其是需要乘搭長途路線時,總希望有一個寧靜環境稍事休息,但偏偏造成嚴重滋擾。本人深感煩厭。

「中學生不應談戀愛」是香港教育史上老生常談的話題,昔日保守的社會視之為禁忌,更因為一些觀念,校方視為有辱校譽而禁之而後快,在我就讀的那個年代人人知曉。但代表住那個年代沒有學生拍拖嗎?可不是的。尤記得那個年頭,同級中就有男女同學發生戀情,只是大多沒有被老師們發現,或「隻眼開隻眼閉」而沒有被張揚出來。縱使東窗事發,班主任或訓導處極其量私下要求見家長來拆散鴛鴦,實踐「中學生不應談戀愛」的所謂大原則。

驅蝗遊行揭示的港中矛盾

對應近代史,涉及華人的族群暴亂不多,但每一場都是大爆發,背後的因由都與沙文主義以至種族主義有關。先論星馬,1957年馬來亞獨立之後,不少馬來人政治領袖更不斷以「華人是馬來人貧窮、落後的主因」去挑動種族矛盾,導致馬、華間的嫌隙不斷惡化。

其實這類碎木可以用作壓製俗稱「蔗渣板」的建築/裝修用木材。一般人認為蔗渣板不耐用,故用途不會太廣泛,或者價錢「點好都唔夠婆羅洲柚木」。其實耐用性是視乎生產的過程中的壓力和密度,與及凝固劑(即係膠水)的成份。在歐洲,有一種高密度蔗渣板的橫切面有如魚蛋般看不到木纖維,而且很重。這種板可用作製造傢俬,廚房無縫枱面的基底板,甚至興建房屋(當然不是高樓大廈,而是歐美常見的木結構平房)。

「支持民主回歸」又是在那個時候,在社會領袖、學者群體當中高唱入雲。更重要的是,如果對應英國在舊年八月解密的歷史資料指有打算過進行主權公投、但擔心中共搞局而沒有進行。為何連簡單的一個民調結果也沒有被搬到台前,可會是這些社會領袖刻意以防「民族大業」之夢粉碎…… 由民調結果看來太欲蓋彌彰了。

如果認為香港同中國是一家人所以要寬待的話,就應該同時寬待娶坡妹、台妹嘅港男/嫁坡仔、台灣仔嘅港女;或者套用返左賊嘅論調,當下要對港台/港星家庭要在香港團聚而要評估經濟能力就係歧視。

電視風雲已成政治核彈

多名行會成員和問責高官明示或暗喻方式表達支持發出三個牌照的立場,甚至蘇錦樑也來擠眼淚 (縱然被嘲諷演技差),不單反映他們要與僅發兩牌的決定劃清界線,更可謂是他們都知道憤怒的民情已到了極度危險界線而必須自保;另外的就是支持發牌決定的行會成員和立法會議員幾乎鴉雀無聲。總體而言,六八九已損兵折將到近乎無兵可用。更有有消息指北京作出責難,總體形勢都對六八九是極度不利。

抗爭就是要靠群眾

HKTV 被拒發牌事件在星期日的集會,六點後的「下半場」如何毋用再多談,班左賊做了些甚麼事出來發生了甚麼局面,所謂人在做天在看,佢哋繼續辯駁也改變不了「『商討』就是趕客」的客觀事實。至於「另起爐灶」搞遊行嘅問題,佢哋嘅論點係「針對廣播政策的不公義」。唔係唔啱,但公眾對成件事件的焦點只係「睇電視」,佢哋嘅曲高和寡,就只有佢哋嘅同好先至有興趣去理。

左膠騎劫天仙局

班左膠其實算精明,先安排一個名不經傳嘅陳璟茵開個Facebook Page 先攞個網上頭彩。然後就當毛孟靜協助 HKTV 工會舉行集會之後,就另起爐灶搞遊行。目的不只是維持佢哋嘅「既有抗爭模式」,另一方面HKTV工會講明佢哋嘅集會係直到18:00,班左膠嘅打算就係「揼波鐘」去到政總就「接手」個場,不費吹灰之力就騎劫。

小心「旅遊法」的苦肉計

工聯會批評無咗「自由行」影響幾十萬人飯碗問題。隨後的就引發與小弟在報刊上筆戰,質疑工聯會根本只在考慮「刀手」的生計而不是整個旅遊業。再說遠因,就論到「每十個遊客有七個來自大陸」,形成本港旅遊業過度依賴中國客源。將兩者合起來,出現了一個「業界普遍現象」,就係「無咗中國遊客會有好多人無飯開」。今日多篇報導指「屠房」經營情況慘淡、「刀手」無啖好食。

有啲車齡太舊唔能夠加裝「尿素鼓」或更換引擎。我就回應「我問過一個SCR (即「尿素鼓」)嘅供應商,佢話「舊到一部用吉拿引擎嘅珍寶巴士都可以改到,但做PROGRAM SETTING要花相當多時間」;另外就以一部車齡35年的退役中巴MCW運往澳洲後「將二戰後設計嘅吉拿6LXB更換上美國環境局EPA11標準嘅CUMMINS ISBe6.7 220ps」

歐、美,日本的車廠對電動汽車仍處於R&D階段,而且只有私家車和客貨車等的輕型車種,更未有大量投放於的士等的商業營運;貨車、巴士等的重型車種的Alternative fuel研究均採取油電混能的方向。唯獨是共匪治區大吹大擂成功開發,怎不會使人有「未學行先學走」的念頭,加上「中國製造沒有好東西」的固有想法,與其說有政治化的觀感,不如說成中國的企業不思進取但又要強加諸於香港。因此一直有「留名等爆炸」針對電的、電巴的言論,或者流傳運輸署沒有嚴格檢驗電動巴士規格而是酌情權批准登記行走和服務首航後就壞車的傳聞,絕對不能怪罪於市民。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