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鴻達
林鴻達
林鴻達
Jacky Lim,香港土產但祖家四代來自馬來西亞砂朥越州古晉市。縱使2012年8月8日成功爭取保留尖沙咀碼頭巴士總站,但未能歸隱,唔只因為「仲有手尾跟」,更體會到香港真係一個 Dying City!! 社區發展動力培育政策會員,參與社會議題、政策研究倡議;報刊時事評論撰稿,文章可見《蘋果日報》、馬來西亞《東方日報》、新加坡《聯合早報》

香港人,你們的心在哪?

受統戰的媒體都將各式新聞作導向性報導,對政府有關的新聞報喜不報憂之餘,對於「與政府對抗」的新聞則採取偏頗而有利政府、或對抗爭內容作妖魔化的報導手法,例如遊行後佔路行動、反高鐵、政改、DBC 停播事件、第三條跑道、甚至反國教運動初期等等,市民對「搞事份子」和示威活動的報導感到厭倦因而採取拒絕接收的態度,又或因為只接收偏頗的報導內容而採取認同政府的立場,認定某些人、組織不過是阻礙政府運作、妨礙社會前進的的反動份子;但同時對於沒被統戰的傳媒的報導與及網上傳遞的資訊不予理會就否定事件的真實性,例如警方胡亂向示威者發射胡椒噴霧,市民就普遍認定示威人士「抵死」而不會理會真相是警察動粗在先,甚至未有作出口頭警告就發射是涉嫌違法的。

商台今次的製作是非常之好,因為不再出現「巴士迷」「保留巴士為自己回味以前」這類膠味的內容,將影巴士相、保留古董巴士等事,升格到「保育」有關的層次,這對推動交通博物館以至整個交通歷史文化保育有很大的幫助。接著下來的就是開始推動這個計劃。尖碼之聲將作牽頭統籌,但單純一個組織是絕不足夠的,故希望各界有心人能一同並肩作戰。

自家母多年前離世後變成「獨居中年」,墮入被迫遷行列,與房署周旋多年不果,早前在上訴委員會(房屋)聆訊後,未得到任何解釋否決上訴申請,終被勒令遷出。本人已委託文浩正律師就本人的個案及「最嚴重寬敞戶調遷」政策處理申請司法覆核、並已申請法援但需要在9月12日進行上訴聆訊。有關的法律訴訟打算和相關文件已知會房委會,但當局置之不理而強行要本人遷出,就此情況本人表示極度不滿及憤怒,認為房委會不遵重本港司法精神,而且為求達到目的不擇手段進行迫害,當中包括迫遷以騰出單位與及本人收到消息本人個案是所居住的屋邨最後一個個案,本人的周旋阻礙他們達成任務「升官發財」。

仿古色巴士

九巴為「慶祝」八十週年,貼咗八架「仿古色」巴士出嚟,昨天召開記者招待會,宣佈會行走九龍區第一條巴士線2號直到九月底。點解我用「貼」而唔係報導的「髹」,因為跟本就只係全車貼紙,而唔係噴油,所謂「慶祝」完結之後,車廠內工人一撕,就變回依家嘅金色車身。行走2號線是正確的決定,但只得呢堆「貼紙車」,出來的結果不過是流於表面。所以我認為九巴誠意欠奉。

愛情、婚姻是…….

港女毒男們或許受社會大氣氛影響,不沒認為是問題,其實也只是繼續人云亦云,即係「人死你又跟人去一齊死」的態度而已。但筆者作這些批評的背後想到的,也許是社會環境的變遷,令人心異變。當香港連生活也迫得透不過氣,沒看到將來,只顧現實、只為生活,誰不會看著錢財物質為先吧。而另一方面,小農基因促成的婚姻觀念仍然根深蒂固,兩者來個cross-over 或許就是今天港人的感情觀淪落得如此的原因。

柴油車的好處其實好多,今次唔講機械而集中於環保角度,柴油車的廢氣排放比起電油車更低,筆者就呢啲觀點過去幾次攞足資料去立法會的公聽會上與環保署官員(特別係助理署長莫偉全)拗到火紅火綠,就是要炮擊政府十多年來的誤導。佢哋呢啲誤導最大得益者,其實就係庫房同油公司。事關柴油車嘅耗油量比電油車低約30%,以每升除稅價約$11及約$6.0 燃油稅計算,涉及每年「億億聲」公帑同油公司收益。一個貪錢嘅政府怎會不編造故仔欺騙市民!

97前最多香港人過去嘅Ontario (多倫多所在的安大略省)要求300萬加紙,折算大約HKD2200萬港元;溫哥華 (即係British Columbia: Vancouver & Abbotsford) 合計要 120萬加元,折算接近900萬港紙。已比多倫多便宜了。都係攞唔出….. 可以考慮下北極圈嘅 Yukon Territories ,要求只係40萬加元,即300萬港幣,但過到去你真係食西北風都得!順帶一提,Ontario 之所以「炒」到咁貴,又係「血濃於水嘅同胞」導致!佢哋實在太多錢,亦太希望逃離「偉大的祖國」,不過「港中矛盾」下發生嘅問題响當地同樣存在。

七一你會在那裡?

十六年前的「大限」,讓我們失去的不只是社會環境和生活質素的敗壞,再推前到過渡期下的移民潮使我們還失去親友和墊愛。我們還是認命、默默承受這些敗局嗎?回想三十年前的中英談判,港人沒有抓緊機會去掌握命運;○三七一只算做到了一點點,但我們到底還可如何面對將來,那就套用一些談論玄學的電視節目的主持必須說出的一句「命運掌握在每個人手上」給全港市民吧。

這些年來,你過得好嗎?

廿多三十年前,通訊不如今天的方便和低廉價格。今天,要真情對話的,可用 SkyPE;當年,打去加拿大的長途電話收費,記憶中是每分鐘 HK$6.70。現在,要用文字聯繫,可以用Facebook 的 Chatroom,或者老土一點用電郵,甚至早幾年的MSN 、更遠古一點的ICQ;但當年,空郵信件也要接近十天時間才到達彼岸。移民遠走就變成彷如隔世,以後不再見。天各一方之後就必定是「你有你嘅生活,我有我嘅忙碌」,十多二十年後的今天,即使通訊變得方便能重新聯絡,但人物變、事物變。正常而言,一切塵埃落定無甚懷緬;即使真係有機會重聚,也就食餐飯見個面,閒話家常然後又各自返回自己的生活當中。

港共傀儡政權十多年來不斷說著要增建公屋,博客地產小子篇《CY彈票,將香港變成地獄!》羅列晒罪狀出嚟,公屋又唔起,劏房又話之你哋啲窮人死,公屋地變豪宅更加係罪無可恕。「三年上樓」承諾由曾蔭權搭肥閪鄭汝樺鳩吹到依家嘅梁匪振英搭變節老鴿張炳良,但結果係新落成公屋數量越趨下跌,依家每年得15,000個。輪候冊就超越21萬。我就真係唔撚柒識計 210,000/15,000 點樣可以 = 3???

中國製造本身就是災禍

就以在香港馬路行駛近十年的大陸製造的旅遊巴士為例,運輸署嚴格依照法例要求審核車輛設計和安全設備及進行年終檢驗,車廠本來可以藉此掌握到國際安全標準然後就提升產品質素,促成中國汽車業的發展契機。可是普遍對「質素」所指的耐用程度、故障率問題等等都每況愈下,旅遊業界如今已「重投」歐洲、日本車廠的懷抱。這不單證明中國沒有把握到這個契機,更是香港已給過「祖國」進步機會是枉然,港人再沒有任何責任要讓「強國炸彈」出現。

無稽的港式婚姻關係

二人結合就是二人之事,床上水乳交融、床下都能相處融洽與否都是兩個人之間去承受,但看見結婚相也是一式一樣的在立法會大樓、電車路,用著相同的打燈方法,婚宴前播著一式一樣由童年到結婚的SLIDE SHOW,但到頭來連出外用餐也只是各有各食、目無表情毫無交流,甚至是貌合神離。

自由行故之然帶來收益,但這項政策出現是始於「沙士」之後,縱使全球旅遊警告已取消但各地旅客也仍對香港卻步,田二少不過是把「自由行是及中央施恩香港的時雨」的說法來個合理化解說。文中同時提到自由行帶來的經濟收益由2003年的289億元到了2011年達850億元,佔本地生產總值4.5%,並指這是毋需政府支持下產生的結果,這論點是田生欲宣示個人功名還是為自由行保駕護航就見仁見智。這些數字的確是事實,是無法推諉,不過呢……這些的經濟成果的覆蓋層面有多大?看著「自由行旺區」高級服飾店、藥房、電子商品店氾濫成災而小本經營者已經無處容身,甚至如銅鑼灣變得「藥房多過七仔」,這不是反映著這堆數字成果的惠及層面有限嗎?

六四晚會,仲去嚟做乜?

「建設民主中國」受到批評的原因,當然同中共干預香港政制發展有關。本土派的批評不是沒有道理的,一國兩制下訂好香港自己的路為何還要事事向北京叩首?甚至某些統派人士高叫「中國無民主,香港不會有民主」之說,更遭到各路人馬狠批「為何一定要將香港的政制發展與中國綑綁一起,或是為何不能香港先走一步?」統派的回應不是民族主義上腦,甚至認為香港要為中國民主發展作出犧牲是合理的,就是認為中國不民主化的話根本不會批准香港有民主。這些論點亦是統派/本土派無法溝通的因由。民族主義上腦在香港還是普遍的,這沒法子。

反高鐵運動的群體當年提出大堆質疑,例如為何一定要選址西九、全地底路線引起的工程及日後的營運風險、一地兩檢無可能得到法理授權必定影響行程時間、以至運動的焦點–菜園村……但當時坊間的反應是西九選址是方便的,全地底哪有問題,沒有一地兩檢沒多少影響時間,菜園村村民只是要多些賠償而已;總體而言都是認為反高鐵運動只會阻礙香港經濟發展,參與者都是滋事份子「搞屎棍」 「阻人搵食」。甚至菜園村毗鄰是解放軍軍營也變成「陰謀論 」 而無人理會。

馬華公會輸到甩褲有何新聞價值?要報導馬華失勢嘅同時就該對行動黨以致民聯的得勢作出報導,然後進行分析;華人權益問題根本就不會是問題,要出事早在1997年安華俾馬哈迪踢走之後就可以出大問題啦!這兩家傳媒到底搞乜?將香港的政局走勢作一些對比其實會找到可疑之處

頁 2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