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鴻達
林鴻達
林鴻達
Jacky Lim,香港土產但祖家四代來自馬來西亞砂朥越州古晉市。縱使2012年8月8日成功爭取保留尖沙咀碼頭巴士總站,但未能歸隱,唔只因為「仲有手尾跟」,更體會到香港真係一個 Dying City!! 社區發展動力培育政策會員,參與社會議題、政策研究倡議;報刊時事評論撰稿,文章可見《蘋果日報》、馬來西亞《東方日報》、新加坡《聯合早報》

我嘗試聯絡當地的朋友了解,佢哋話的確有好多呢啲消息,而且係集中發生鄉郊嘅選區,即係話事件應該屬實。消息傳到過嚟香港,好多人大叫「有無搞錯」。查實呢啲手段响大馬政治史唔係新鮮事,不過今次做得太揚,加上Bersih 運動引起公民意識抬頭,就變得更加過份。這也同時使港人想起「一屋七姓十三人」等的事件

除咗呢位同我同姓氏的美女外,其他原籍大馬的藝人包括梁靜茹、光良、品冠、阿牛…..也紛紛表態,保守一點就「回去盡公民責任」,進取一點的也暗示或明示支持民聯。當然也有「親建制」的拿督楊紫瓊但俾人鬧到九彩。反觀香港,藝人要不是如王苑之「我討厭政治」,就好似譚詠麟李克勤呢啲親建制而可能只係小農奴隸基因甚至為求利益著數;但連「一個大馬」檳城所謂慈善演唱會,1令吉+身份證影印嘅消息傳到返嚟香港,梁詠琪宣佈唔去佢哋都仲要過去。

香港旅遊業刀手豪語錄

班刀手為求成功劏客的確無所不用其極,蘋果報導提到景點觀光都係馬虎了事,事關佢哋心中覺得呢啲行程無錢搵嘥時間。當然亦有台詞使到呢啲馬虎合理化吧。小弟曾經從事旅遊界近十年日子,佢哋啲台詞到底有幾精彩,就乘住阿茜嘅出場就同大家揭露。報導提到借李嘉誠過橋,根本係「刀手界」慣用技倆,事關咁啱得咁蹺劏客團住嘅酒店十居其九都係長實/和黃名下物業 — 青衣三寶(青逸、華逸、盛逸)、嘉湖海逸、馬鞍山海澄軒。而佢哋嘅講法就係「李嘉誠蓋酒店給你們住,首富贊助咗你們嘛….. 該會做人吧」。

從去年年底大選蘊釀期開始就留意國陣和民聯兩派的民情,一直到打著鍵盤的今天所看到的,從參與集會的人數和氣氛來看形勢,民聯的確佔有上風。再看從「淨選盟1.0」開始打著的反腐敗的口號使不分族裔的馬國公民有了共同目標,該為今天民聯的氣勢奠下了重要基礎。處於下風的國陣很自然要作出還擊,或是正常一些來說是要爭取選民支持。不過看了好幾個月國陣所做的事,心裡實在發毛,因為跟香港與中共有關連陣營所做的實在太像。

三月尾由一同有投稿《蘋果》的相熟友好告知,將由紅色背景的林平衡接任李怡主編論壇版,本來也平常心繼續維持李怡主編時的投稿方向 – 緊貼新聞選題和注意筆鋒。多篇投稿至今僅登一篇,再問問其他友好,「被投籃」數量也不少。縱使平常心也得看看這一個月以來的版面變動

九巴沙田車廠開放日

在我的個人角度,九巴八十週年真係WFC。唔單止近年仆街的服務質素與及管理狀況;打算以「歷史」來做襯托的公關手段,更加顯得九巴既無承擔一間公共運輸機構應有的責任,更完全蔑視八十年來九巴以至香港的公共交通歷史。一句來自巴士迷圈子的口號 -「服務乘客,從收車出發」(按:「收車」意思是刻意派唔夠車)形容九巴近年大量班次不準投訴實在相當貼切,市民因此對九巴的印象變得非常差勁。難道做一次車廠開放日,將多部巴士陳列出來拍照留念開心了半天,但有改善市民心中的印象嗎?

將馬來西亞第十三屆大選的新聞資訊跟香港的進行對比,就會發現國陣採取的手段跟中國共產黨及其關連組織、人士在香港所做的有很多類同巧合之處。這不單引證國陣、尤其是巫統五十多年來弄得國家一敗塗地而且管治質素沒有絲毫進步,現在更疑似仿傚中國共產黨,馬來西亞人民還要給國陣留下空間嗎?也既然1969年5月13日陰霾已成功超越了,更沒有理由讓可怕的馬共歷史重新走出台前。祖家古晉的、就從香港給馬來西亞人民發出鼓勵 - 政府做不好就換!五月五.換政府!

世界上有不少國家的面積與香港相若甚至更細小,但都有相當經濟及政治成就。例如面積只是香港兩倍多的慮森堡,既是歐洲空運樞紐之一,現時是歐元區內最重要的私人銀行中心,2011年國民平均GDP達USD113,000;又或是面積只有香港八份之一的列支敦斯登,以紡織、陶瓷與精密電子工業,與及郵票設計發行等維持國家收入。更是看看鄰近香港的新加坡,1965年被迫獨立時的面積600平方公里都未夠,人口僅約220萬;當時還要面對經濟崩潰邊緣、衛生惡劣、種族不和的問題,但結果卻擠身「亞洲四小龍」之一。這些都足以證明,對「大」嘅迷思是何等的憨鳩。

土共吳康民早前撰文,題為〈「佔領中環」,意欲何為?〉批評佔領中環之意在於挑戰中共的管治權威,甚至寫上「倡議者深知,光靠香港反對派的動作和叫喊無助於令北京改變主意。要推翻北京的憲制權力,唯有訴諸國際社會。」扣上勾結境外勢力的帽子,為中共進一步打壓埋下伏線。文章另一重點就是指佔領中環是一個暴力行動,但筆者得質問吳匪,那麼左派在六七暴動的所為不是暴力又是甚麼。

中九幹綫有必要?

要準確評估中九龍幹綫這個數百億的工程會否變成「大白象」, 必須先解決紅隧的擠塞問題。在2011年1月11日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的公聽會上,筆者強調必須解決西隧收費過高的問題,另外就是檢討目前紅隧過海巴士綫是否過量,平衡紅、西兩隧的交通流量。當改善好紅隧擠塞引發周邊道路的負荷問題之後,取得一個較準確的交通數據,才展開中九龍幹綫的可行性評估,方為正確做法。

如果命運能選擇……

十五年來的失落,確使港人感到無奈和沮喪,但面對當前的困局實在不用認命。回望幾代人辛勞近半世紀所建立的香港成就,港人該重新把握自己的命運。既然中共在民主政制以致奶粉事件上都撕破假面具,並因着近期開始陸續可以了解到自中英談判三十年以來為何使香港落得如此田地,香港人請不要坐以待斃,抓回屬於我們的東方之珠。在政治方面,普選被拖延並因為功能組別形成的畸形議會架構,根本無法改善社會民生;而且功能組別、政協人大成為中共的籠絡統戰手段,結果就弄得政策制訂不問社會得益有幾多,而是「阿爺」是否收貨。不要以為「牛頭角順嫂、街市賣魚佬」不諳政治事情,可以繼續鼓吹搞好經濟就把他們好好打發,單是一句「今不如昔」,就足以證他們嚮往英國管治的日子,並認定共產黨代理的特區政府之無能。

馬來西亞大選

另一樣值得分享的是有關選舉佈陣嘅新聞,兩派都有因為「爭位」而有紛爭。民聯其實都有過內哄,但「雙林」、安華等人都高調出嚟呼籲大家一人小句,齊心以擊敗國陣為目標,總之會做最妥善嘅安排,亦真係好快無晒呢啲消息。國陣表面平靜,實際暗湧處處,單單民聯宣佈會大舉進攻柔佛州,甚至由民主行動黨元老林吉祥與及秘書長林冠英親見出征同督師已經搞到國陣陣腳大亂。國陣組成之一嘅馬華公會主席蔡細歷受情慾影片醜聞事件遲遲不肯表態,而佢個仔蔡智勇卻宣佈將會出戰。早前明言「邊度都唔選,除咗追打咸濕佬。佢走到沙巴我就追到去沙巴」嘅民主行動黨民宣組組長丘光耀被游說「唔打老豆打個仔」,結果幾番考慮之下決定唔選

看在香港,順寧道重建走出一宗傳統花牌扎作業保育事件,或是走在街頭,五花八門的傳統工藝都擔心失傳,例如茶樓點心製作變得流水作業,如可搓出簿如紙但蒸熟不穿的蝦餃皮已無人用心鑽研,於西環的人手製竹蒸籠也變得碩果僅存;又例如麵粉公仔、草織蚱蜢等等。我們試停下腳步想想,這些中華傳統在香港也出現失傳的危機,跟香港社會越來越講究「錢」、「搵錢」是否有著關連?我們可會認為繼續下去、一切都從錢銀出發是沒有問題,無需擔心他日歎息再沒找到這些傳統事物。難道我們還談的愛國只是沒有歷史、文化、傳統的空殼……

重開觀塘渡輪吧!

天星小輪的航速係7 knots,航程時間係5-7分鐘;北角往返九龍城渡輪航速係9 knots,時間13分鐘;請教過小輪愛好者,昔日中環至觀塘的小輪航速應該係8-9knots,總航程約45分鐘,但因為啟德機場導航而要繞道至鯉魚門,大約多出10分鐘, 即係淨航程約35分鐘。即係話,即使採用新英、新忠、新傑三艘普通雙層小輪行走觀塘至中環的話,航程時間大約30-35分鐘(不能全程全速航行,只能用70-80%,即10knots左右),對比港鐵行車時間…..

由「正確」評估方法就引伸出一個問題:「若然香港基建根本未能承受這麼多的旅客,香港是否有過多的酒店房」?前文引用有報導「曾俊華指2016年香港酒店房間將超過7.1萬」,看來酒店數目還會繼續增加。如果目前62,000間酒店房也是過量的話,再興建酒店豈不是浪費?前天《蘋果日報》頭條「長實蠱惑 酒店當住宅賣」可能是答案!

上星期新加坡國會响國內一片反對聲中發表《人口政策白皮書》(population White Paper),指目前國民遲婚及出生率低導致人口老化的問題,要通過吸納移民作出改善,目標訂於2030年前達至約700萬人口。今日新加坡有人發起集會示威,根據多個當地網上媒體Temasek Review 報導,人數超過3000人;另一網上媒體THE TEMASEK TIMES 更多達5000人。以新加坡人一向的保守作風,今次絕對是一次民怨大爆發。

頁 3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