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Yau
Jason Yau
Jason Yau
乜都寫,最愛政治和煲劇。

泰國劇集特別是腐劇(BL劇)近年不斷於台灣、中國等地熱播。原因不僅是往往男主角的顔值高,更重要的是腐劇本身的本質:同性愛情。特別在香港這個性觀念仍然保守的地方,對同性愛情予以否認甚至憎恨厭惡的想法往往羈絆著不少人。看腐劇,或許是一種方式去回應對這種于腐守舊思想的對抗。

以金水作例,一個擁有四十多萬支持者的專頁,他可以影響到很多人對事情的觀感,甚至使人們從網路上轉移至現實社會付諸行動。數天前,金水分享了有關「大學生記者支援基金」的帖文。事件是有某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的記者向他指出上述基金將支援各學生記者出外採訪反修例運動所引發的示威衝突。其後,有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發出聲明表示沒有上述基金之計劃。但金水僅以「有曬學生證、身分證、編委press證」為由,就繼續推動訊息傳播,漠視網民的意見和質疑,甚至是該編委的聲明。

社民連,恥與為伍

抽身回看,整個泛民主派,包括網台D100、花生台對其行為密不作聲。而其黨友,包括近年轉為於網上積極與網民罵戰及以籌錢為目標的長毛梁國雄,更是以放任的態度對待杜振豪。平日口口聲聲爭取公義,眼見自己朋黨牽起事端則自我噤聲,實屬可悲、可恥!

泛民的轉角口

近年來,筆者看見的是泛民已經無心戀戰。特別在DQ和修改議事規則一役被港共政府和保皇黨擊敗得潰不成軍,議會抗爭猶如行禮如儀。有泛民支持者可能會說:「激烈抗爭,俾人捉到痛腳DQ點算?」泛民對議席的眷戀可以是說世界之最。作為一個少數反對派,目標不應只放在議席。

香港2003年50萬人於七一上街,該時香港開始有更多人關心香港政治實況。而政治,從來與生活是密不可分。以食為例,到街市買餸的價格在這幾年不斷上漲,除了通漲外,領展(時稱領匯)私有化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而當時在擱置領匯私有化議案,僅有14票贊成,而33票反對,4票棄權及8人缺席。反對的人,不乏建制與泛民。

【一週美劇劇評】Great News

NBC最近製作了一套關於新聞部實習的情境喜劇,不過今次實習的不是我地這些學生,而是一個「超齡」、甚至已達退休年齡的母親。

2012年4月,HBO推出一部講述副總統SelinaMeyers不甘受冷落,繼而一步一步奪取權力的政治喜劇。在劇中,Selina由副總統一職坐上她渴望已久的總統之位。在第五季未,因為大選失利而無法繼續成為白宮的主人。而第六季,就是講述她輸掉選舉後成為前總統的故事。

  這星期大台播出新劇《不懂撒嬌的女人》。說真,我真的期待這套劇集。 近多年來,大台的製作水平每況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