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Hung
J. Hung
社會學學生,來屆倫敦政經學院公共政策及行政碩士生。即便身在萬里之外,仍不忘緊貼本港時事;不是學生的興趣,而是公民之己任。

無需透過組織或政黨(特別是後者)動員資源,而是在以往充當「資源」角色的群眾,成功成為運動主導者,公民社會不再是透過其他政治參與者號召,而是自身獨當一面,正式成為與政黨及壓力團體並駕齊驅的一個勢力。

淺談禁煙

還記得從小到大,「如何禁煙」一類的題目總在學習中揮之不去,但其實對一個議題的認知,個人認為應該從更根本的位置入手,就是某政策大方向是否具合理性。就禁煙這個大勢,個人認為兩大重點為此提供一定合理性:一,公共衛生、人口健康學等範疇已提供大量研究,指出吸煙為不少病症,特別是慢性病的風險因素,故此,煙民可理解為對公共醫療體系的潛在負擔,以有效控制及管理公營醫療資源為由,把禁煙長期置於政策議程之內,具一定合理性。二,對人體產生不良影響的物質甚多,政府並沒有全面規管,但煙草其中一項特點,是不單對吸食者自身有負面影響,而同時影響他人健康,亦即老生常談的二/三手煙問題,亦為禁煙大方向提供合理性。

此書由兩位本地學者執筆、香港大學出版社出版,旨在為對在港小數族裔生活實況及相關議題感興趣的人士,提供綜合及全面的概觀。個人認為此書值得一讀的原因有二。一是此書的確能夠達到概論小數族裔議題的目的,而第二點,亦是本人認為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即使你不是社科人,亦非關注本議題的人士,同樣能從書中,以此題材作為平台,去理解一些看待社經議題的思維方式。

《看見台灣》,看見香港

這套電影,反映了台灣的美,同時亦反映了現時的台灣,不像原先那麼美。但這兩種台灣,個人認為均不是我從片中所「看見」的台灣。「看見」是一個過程,是從看不見到看見的過程。從看不見台灣的美,再到看不見台灣變醜,這個過程中,我看見的是台灣人的集體行為,所促成的台灣,由過度開發以至對環境破壞及不尊重。

不論白皮書發表的原因為何,背景為何。單從其內容及文字,本人已感受到,港人一直確信的部份原則及理念,正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當中以三點特別使本人感到關注,故在此點出。不論如何,就本人而言,我個人認為這份文件絕不是部份人士所言的「重複」一次基本法內容,亦非單純針對外部勢力及港澳台三地近期的不穩定,而是,港人自身,才是針對對象。

對幼童以及家長來說,政府推行免費幼兒教育,似乎是最直接的得益者。首先,當幼兒教育機構接受政府資助,除了確保校舍位置以及辦學年期能相對定獲得保障之餘,其教學質素亦會受到政府進一步監察,學生及家長定能少了一份擔心。此外,就家長而言,免費幼兒教育定能使家長的經濟負擔進一步減輕。而就幼童而言,辦學機構的穩定性及持續性得以提升,亦某程度上能協助學童建立更穩定的朋輩及師生關係。

有論指,功能組別在2020年立會選舉時應予以保留,只需把選舉方法及選民基礎,由界別選民選出,更改為由全港市民票選,方能提升議員代表性,避免議員只為個別界別謀利益,而是能兼顧全港整體利益。然而,本人對此予以保留。

新媒體為集體運動組織者提供了一個節省成本(不論是財政以及時間成本)的渠道以傳播其對社會問題或現象的認知框架。這種傳播大抵可分為四種:其一,就從未接觸或相對較少接觸社會議題的受眾來說,新媒體的分享功能,使集體運動組織者能夠在短時間內以低廉成本(上網費用加上數碼裝置的售價)使其框架接觸寬廣、跨界別、跨地域而且具多樣性的人際網絡,以達致廣域宣傳效果。

個人認為鼓勵必需品用車潛在購買者,放棄燃油車,轉為購買電動車無可厚非。然而,這種二惡取其輕的態度,個人認為並不合適套在非必需用車身上。因為對於非必需用車的潛在購買者而言,政府以及政策的角色,是應該盡力徹底打消其買車的念頭,而並非以環保為由,變相使其買車的成本降低,以增加不必要的汽車數量。

淪陷了的舞廳?

我們各有所想,各有所戀。「你」有著「國」的身世,高貴、脫俗。「我」只是有著個「地方」的身世。既然只會荒廢感情,請「你」放過「我」。

來屆世界盃決賽週的三十二支參賽隊伍中,比利時憑著陣中不少知名球星的出色表現,漸漸進入了球迷的眼簾,不少朋友亦視之為不容輕視的黑馬。這支黑馬成軍的背後,是偶然,還是眾多早已存在的因素所促成的結果?個人在搜集及參考一些資料之後認為,後者更為恰當。現簡單地整定一下,人才輩出背後有何故事。

整個事件中,有三派主要持份者,一為商戶、二為表演者及支持表演者的市民、三為表示遭受嘈音和光害的居民,而區議員和居民之間有透過授權機制建立的關係(即區議會選舉),故他們為保選票,與居民站於同一陣線亦預料中事。前兩派雖然目的完全不一,但所追求的結果卻是一致的,就是開放時間保持不變。而在這裡我希望大家注意一點:他們針對的是因專用區而產生的噪音及其滋擾(影響日常生活如休息),而並非反對在專用區進行的各種活動。

國際足協在事先大可作某一類的干預,刻意避免這個情況發生,以確保所謂「最好」的隊伍進入決賽週,以滿足球迷、提升比賽精彩度、甚至是與神鋒相關的經濟收益。但確保了這一切,遭破壞的,就是這個制度。那麼,因此而換來的神鋒的出埸,又是福是禍?

哥本哈根二三事

哥本哈根市中心和香港一樣,面對著嚴重的房屋問題。一般來說負責接收交換生的大學均會為人生路不熟的學生提供住宿協助。但在這個城市,亦很難怪學校只能提供有限支援,原因有二。一是根據丹麥法例,大學是不能興建由大學擁有業權的學生宿舍,其次,城內房屋供應緊張,連本地人都難以找到立錐之地,更何況外來移民。事實上,丹麥總人口五百萬,其中一百五十萬人就住在哥本哈根,住屋難的情況不難理解。

政治與管治

我們經常聽到一些政團或相關人士表示,民生議題應更先於政制發展。繼而再提出管治而非政治,才是問題核心,再點出「只要管得好便行了」的結論。本人對此並不認同。上述的思路,反映了一種把政治和管治視為互不相干的兩種概念的思維。個人認為,政治和管治並不可割裂開來。在下文本人簡單表達一下個人對政治和管治兩者的關係何在的見解。

懷緬童年,不忘社會:荔園

第一次去荔園,第一次去主題公園,第一次去動物園。說實在的,自從那次餵山羊之後,好像再沒有和動物作近距離接觸。(好像之後亦去過長X動物世界,但無甚印象)不論如何,荔園是構成我回憶的重要完素,甚至可以說,是我回憶的起點。這個地方,令我明白何謂時間流逝。當然,這與其消失有關。就在那次生日過後不久,依稀記得新聞報導有關荔園的消息。當時我還不懂這是什麼狀況,還認為自己可以再去。過幾年後,我看見原先荔園的所在地變成了住宅。我故意問父親,我們幾時再去荔園。他道:「一早無左啦,起左樓未好咯,咁大塊地,位置又好」。他續道:「去海洋公園仲好啦﹗」。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