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輂
靖輂
用文章建言治理,以文字堆土建港。

何俊仁在一月九日宣布將會在否決政改方案後辭職發動補選,但同日因李嘉誠重組長實和黃兩間公司為長和及長地,令何俊仁辭職無法登上翌日各大報章A1頭條,無疑他選錯時間作此宣布,但本文的重點在於初步分析何俊仁辭職後,誰會參與立法會區議會(第二)(俗稱超級區議員)功能界別選舉。不管何俊仁是在否決政改方案之前還是之後辭職,現在作分析雖然為時尚早,但仍可從若干「往績」作少許分析。

圖書變廢紙?由官僚製造!

「殺局」後的圖書館由康文署全面掌管,由一名助理署長(圖書館及發展)擔任圖書館及發展科的首長,管理及統籌全港公共圖書館的政策。直至二零零八年才成立公共圖書館諮詢委員會,委員由民政事務局局長委任,但此會開宗明義只有諮詢功能,又豈能談得上對康文署營運公共圖書館有所監察呢?

市政局獲授權依《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廢物處理條例》、《應課稅品(酒類)規例》和《公眾娛樂場所規例》來施政,具有現時食環署、康文署、環境局、酒牌局的全部或部份職權,但區議會呢?即使它有撥款搞小型地區工程,但所得款項有限(下文會就財政方面詳述),主要的功能仍是諮詢。各區民政事務處雖然為區議會提供支援和維持日常運作,但涉及其他政府部門的事情,區議會根本無法可依來「施政」,官僚很自然就會聽完你意見就「當你耳邊風」。這樣的無牙老虎,橡皮圖章對地方瑣碎的事務難免只有「蛇齋糉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