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
子路
中學教師

「但如果家長不接受……」

我曾任教於一所地區學校,是科主任,在校內算是中層管理的一員。當時也是初中的班主任。有一天,學校的副校長氣急敗壞的來跟我說:「阿sir,有家長今早打電話來投訴,說你上星期家長晚會時,只說了幾句話,便留下了另一位中文不太好的班主任,離開了課室,是嗎?」

跟梁愛詩學交友之道

一直以來,我們都教導學生,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貴在坦誠,交友貴真。這種與人相處之道,是讓世界更美好的鑰匙之一。朋友之間,最初也是由陌生人開始,經過相處,互相了解,便成為朋友。

應否出席六四晚會?

那麼,還應否出席六四晚會?看似矛盾,但我想我還是會出席、也是會呼籲學生出席的。理由很簡單,出席六四晚會就如每年清明掃墓一樣,是為逝去的人表達哀思,也讓全世界知道,香港人對於24年前的那筆血債,仍然懷恨在心。但是,那不等如對大會的「愛國愛民」主題表示任何認同。

吳康民高歌《思覺失調》

吳老在〈不可輕視英國在香港的潛勢力〉一文指稱,英國在離開香港前廣植勢力,讓其對香港的影響力可以在中共收回香港後繼續維持,即是在他口中的所謂「港英餘孽」。前港英的高官固然是他痛罵的對象,但想不到連自由黨都成了他口中的「港英餘孽」,原因是自由黨沒有在特首選舉支持梁振英。在文章中,吳老列出「港英餘孽」「四大梯隊」,完全就是「自製假想能延續故事」,說到沒有證據的指控時,便以「現在還隱藏不露,屬於「長期埋伏,以待時機」之類,這裏就不便『畫公仔畫出腸』了」來蒙混過去。

登記做選民,對抗假普選

政府近日開始了新一輪選民登記的宣傳,呼籲合資格而未登記的市民在5月16日前登記做選民;已登記選民則可於6月29日前更改選民資料。一直以來我都會提醒學生,當合資格成為選民時,要立即登記。尤其是未來幾年,香港政治發展將進入重要的時刻,選民資格對未來的選舉都有重要的意義。

郝文說道 「需用時代特徵、中國特色和香港特點相結合的立場,去看待香港的政治體制,去完善香港的政治體制」,「時代特徵」難道就是把一切都停留在《基本法》起草之時嗎?今天世事紛繁,香港人對於真正的「當家作主」渴求已比30年前走了很多步,我們要的是真正的能帶領香港進步的領袖,而不是北京政權的代理人。「中國特色」,說到底就是不民主專政統治,郝文所說「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單一制國家,同時又是一個在單一制前提下允許某些地方具有較大自治權力的國家」,我想指出的是中國「自古」至辛亥革命之前,只是帝制,從來沒有出現「民主」,假如中共真的以為自己是「民主」,就別搬什麼「自古以來」來為一黨專政開脫。至於「香港特點」,現在的意義就是要「真普選」,不單是投票一刻的普選,而是全面的,包括「參選權」在內的普選。

簡體字以政治粗暴地消滅漢字的特色,本身就是政治。現在廣泛使用非政治產物的正體中文,就只有香港、台灣、澳門等地,葉國謙身為香港的議員,不單沒有為了中華文化的承傳說公道話,反責難為了保存中華文化血脈而努力的人打為「別有用心」、「愚昧無知」,目的只為當權者鳴鑼響道,加一腳來消滅本土意識,根本不是包容不包容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