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的惹火生活
樂天的惹火生活

三分鐘熱度,721、831、周梓樂之死,三事之後,示威浪潮風起雲湧。但是,浪潮只如潮汐般,漲了又退。每每等到血的教訓再出現,才能重新激活他們的記憶。香港人善忘的這句批評,沒有錯,很多人很容易把恨意忘記得一乾二淨。那怕對方是警察、仇人,時間會令他們重新老友起來。

家長的收成期

「隔離屋張師奶的女兒剛剛結了婚,打份政府工,月入兩萬多元,給她一萬元家用,自己的兒子也應該這樣吧!」習慣、服膺使家長們不思進取,用傳統美德去綁架自己的思想,亦綁架了他們的兒女。兒女想當藝術家,不可以。你要對家族負責任,要供養父母,去打工吧,打份政府工、銀行工,這就符合他們的「天經地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