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ustin
Justin
Justin
Memories of Everyday ﹣留學英國.旅行點滴 |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whenhkmeetsukjc

Richmond Park 倫敦都市綠洲

公園大得走一直線要一小時以上,所以公園中有數條雙線行車的路線,旺季中甚至有免費穿梭巴士。我自問算是Richmond Park的常客,但每次來,都總會有點迷失,走進從沒到過的地方,然後要打開Google地圖才能找回想去的方向。

英國漁村風情畫——ST IVES

想起英國小鎮,腦海中總浮現出海濱的小漁村,白牆粉擦的小磚屋,伴以停泊在石灘上的迷你漁船一兩艘,再加海鷗數隻,藍天陽光下的雪糕筒等等,經腦海中的水InstagramFilter修修,活脫就是一張現實版的畫布。

和City相應的詞語還有Town和Village,中文可譯作「鎮」和「村」,分別多在於人口和建築多寡。特別是City和Town,除了前者比後者要大之外,定義之間的分野,大概只在字體細得像合約條款的政府文件裡,單是提起也覺無聊。

茶餐廳,向來以熟悉的香港味道取勝,但反的來說新意欠奉,來來去去也是餐蛋麵奶醬多,閉著眼睛也知道早餐A是火腿通粉煎雙蛋,快餐總是五香肉丁公仔麵。英國沒有港式茶記般肯定的小確幸,事實上最基本的午餐來自連傢俬格局也沒有的超市,不過卻有和早餐A一樣已成習俗的配搭。

那些年的廣東歌

廣東歌可是香港文化外銷的代表作。總算有在香港讀過書,自小也經過其洗禮。第一首真正記得的廣東歌,要追溯至初小時期的某一月天,因事常常經過上環,幾乎每天都會到樓梯轉角的某士多一遍。士多的收音機總在播當時火紅的歌曲,來來去去也是那幾首,副歌來來去去也是那幾句,不消一週就記住歌詞。

本週的風雪絕不平常:碰上從俄羅斯而來的極北天氣,英國不論南北從週一開始雪基本無間斷,氣溫皆在零度以下,直到週末才開始消散。即使南部的倫敦,雪量之多我可從無見過,就像英國不捨剛過的冬季奧運,要申請加入北歐一般。

英國和世界各地看齊,在慶祝節日時自然要配上美食(呃,至少是英國標準的美食)。以往就曾寫過有關聖誕大餐的幾件事。但你又是否知道,有一英式節日,而節目至今基本只剩一頓飯呢?讓我來介紹一下Pancake Day 吧。

Bekonscot既以模型鐵路起家,目前的系統自然很值得一遊。在旁邊的控制室看看複雜的路線圖不果,還是跟著路軌探索一下吧。看清楚才發現,火車不但有指定路線,甚至還有次序正確的停站廣播(對,我檢查過),整個系統的精細程度可見一斑。

PORTMEIRION 威爾斯的地中海之風

年中旅行之際,時而坐坐火車,遊山水城堡,感受一下異國風情。在四時就天黑的現在,回望本夏的旅程處處,想著若果只有一天的時間,只有遊一個地方的空閒,那我就只想夢回到七月中旬某個陽光燦爛的下午,坐在中央廣場噴泉旁的古典風石柱看書嘆雪糕的滋味。

英國會打風的嗎?

大不列顛列島位處北太西洋,北得倫敦的緯度比如加拿大。可英國雖不像美國或是香港般在亞熱帶的地區般時常受到颱風的洗禮,但卻同樣的有個打風的季節—秋冬是也,大概由十月開始到明年三月結束。本來已經夠寒冷的時段,再加上比清勁更清勁的風勢,也難怪不少留學生們對英國的第一印象也很差吧。

坐落在英國最長的河流Severn蜿蜒之處,Shrewsbury距威爾斯的邊界不過十五公里,因此是英威雙方逐鹿的戰略要地 — 不過戰況一面倒的由英格蘭佔優而已。在歷代的英格蘭統治下,Shrewsbury成為了對威爾斯用兵和貿易的樞紐。Shrewsbury有多重要?從城中兩條大橋名稱可知一二。從伯明翰來的道路,穿越Severn河到城中心的,是「英格蘭橋」;而離開往西走的就順理成章是「威爾斯橋」了。

利物浦的香港印象

在春天還不甚和暖的陽光下,站在港口貨倉旁的岸邊,一眺兩岸的風光。這裡是帝國年代的第二城市,重要的商業港,移民城市,文化融爐,流行文化輸出之地。我到了利物浦。然而以上這句所描寫的,到底是利物浦,還是七八十年代的香港呢?

初夏,是去旅行的好時間。沒空飛到南美還是東歐的尋找自我,就只好退而求其次離開倫敦小休好了。雖然倫敦是個巨型都市,但要離開來趟小旅行不但容易,選擇還多得很,就讓我在這暑假來個「逐個擊破」吧。本文先到了倫敦東南,經常被遺忘的歷史名城:Rochester。

重遊英國Windermere

像是Windermere湖這種地貌景象,不要說上數年,沒有百萬年的分野,自然風景還是同樣的壯麗的。

英國 . . . . . . 時常下雨嗎?

在英國吹水,談天氣是永遠熱門的題目,最常吹的也確實是「水」:會否下雨呢?在印象上,倫敦無疑是個常常下雨的國度,然而回看數據之中的答案,卻和想像中大有出入⋯⋯

《咆哮山莊》的背景,正是Haworth附近,勃朗特三姊妹成長遊玩的荒野。父親勃朗特先生本來自愛爾蘭,因工作而搬到偏遠而且落後的約克郡山區,當上Haworth教堂的牧師,一當便是四十年。勃朗特三姊妹就在這靈性的山區中寫出英國文學中的部部巨著。Charlotte夏洛特寫下《簡愛》;Emily愛梅麗有《咆哮山莊》;最後Anne安妮則是Agnes Grey《阿格尼斯·格雷》的作者。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