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坊帶路
街坊帶路
街坊帶路
「街坊帶路」是一間主力推動社區連結的香港社會企業。我們以社區為真實的場景,透過社區導賞、社區導賞員培訓、路線設計服務、社區探索工作坊及其他社區項目,讓街坊以導賞員的身份帶領社區愛好者、教育工作者及不同領域的人士一同探索,開啟對社區的想像,讓參加者細味各個社區的獨特之處,藉著親身體驗了解及反思不同社會議題,從而提升社區凝聚力。

從《胭脂扣》看石塘咀

李碧華的小說《胭脂扣》中所現的「塘西風月」一向為人津津樂道,書中如花和永定在電車上談及他們認識的石塘咀,更是把三十至九十年代的石塘咀一次過展現在讀者的眼前。讓我們跟着他們,看看石塘咀的不同面貌……

原來渠蓋上「H↑K」標誌中間的箭咀代表著英政府管治時期物料供應處的物料。

從樂園到屋苑

區內的一磚一瓦也和這裡的街坊一起成長、變化,所以新與舊、城市發展與歷史保育等無疑成了街坊最想對人講述的故事。「沙田華麗大變身,大圍往昔此中尋」的主題導賞團就這樣起行了!

街坊帶路在今年初與一班學生到訪了上水古洞,一個即將被重建的社區。面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持分者們都有不同理解、期望,及應對轉變的方法。古洞村民和商戶的故事和想法,正是這個導賞團的重心。而本文介紹的志記鎅木廠和悅和醬油廠,就擁有濃濃的人情味,以及盡最大努力把文化傳統傳承下去的決心。

當所有故事加起來

上個夏天發生了很多事,「街坊帶路」也走到更多不同的地方去 —— 我們的導賞員帶領一班街坊走進香港仔和鴨脷洲,了解這兩個充滿特色的沿海地區。小店導賞團的重心圍繞南區的小店情懷、細節和故事,導賞員王生、Benny和Irma都對這區有深厚的認識,讓大家注意到很多平時不以為意的細節。

站在李鄭屋商場門口,我只看到對面的街市,但街坊卻告訴我那個位置曾經全是木屋。政府為了清拆木屋,希望居民搬到澤安邨,然而居民卻不願意,於是就出現了大批居民在原址露宿的景象。

何地有方?

「在但求美麗的我城/但求快樂的一切盡快/快得還有還有什麼/快樂」歌詞一開始說出了香港人的現況:都市的節奏急速,快得令人忘記快樂。如何能找回快樂?「若能坐下等到未來也就想到/期望什麼/期望什麼」其實只要有一個可以安坐的地方,讓人們有空間停下來喘息,好好思索未來,尋求快樂就簡單得多。

不怎麼出門的日子裡,和街坊一起行走社區的項目一個個暫緩。不過,社區故事依然在橫亙百年的街道中生長,那不妨來一場文字的導賞團,從上環歌賦街出發,經過太平山街,一路走去醫學博物館,從字裡行間看看上環實景,在當前的疫情之中回望過去一兩百年間,發生於香港的疫症。

香港是他的根

我們探訪的其中一位伯伯已年屆92歲,他從前在河源紫金定居,好奇下問他怎樣遷到香港,才發現他一波三折的身世。他童年時曾在3個家庭成長,爸爸離世後和兄弟姊妹們隨着母親改嫁,然而母親和後父也不幸在日治時期餓死,所以他只好流落街頭。輾轉下經親友介紹認識了人販(人口販賣集團的接頭人),我們聯想到的人販可能不是善男信女,但當時只有十四、五歲的他在香港流離失所、隨時餓死,考慮到人販能給他「有書讀、有飯食」的待遇,他也只好搭上那載着無數孩童、飄往未知方向的船往大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