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好想寫小說,但寫親都無人睇。當然我唔覺得係自己問題。因為呢個世界上,當問題出現既時候,永遠都係人地有問題。https://www.facebook.com/katarinaprestor

他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這樣,就好像回到了十幾歲的時候,為Ella朝思暮想的歲月,每天都只想著這個女生,這個從來就沒有把他放在眼內的女生。

八強最有看頭的一場,由已經十六年沒拿過冠軍的巴西,對從來沒拿過冠軍,但今年號稱黃金一代的比利時。兩隊手上都有一副好牌,但可以晉級到四強的,只有其中一隊。

英媒每年都會吹噓自己的球隊是1966年以來最強的英格蘭,每年我都會對這種吹牛皮嗤之以鼻。但今年呢,當我看完他們第一場完爆突尼西亞,第二場鴻運當頭大勝巴拿馬之後,我開始和朋友說:「或者這一隊真的是1966年以來最強的英格蘭。」

烏拉圭隊今年隊如其名(其實年年都是這樣),像烏龜般把自己收在堅固的硬殼內防守,入球主要靠死球、前鋒的個人質素又或是快速反擊。他們成為了32隊球隊之中,唯一一隊零失球的球隊。這不是因為他們球員的防守能力特別優秀,又或是他們特別好運,對方總是射不中;而是因為他們總是貫徹始終地執行他們那「防守優先」的戰術。

禁區

相對於事實,他們會選擇相信自身的感覺。因為棉花掉落的速度比鋼鐵慢,所以掉落速度會與重量成比例;因為在海邊看出去會見到水平線,所以那邊一定是世界的盡頭;因為太陽每天都從東邊升起,西邊落下,所以她一定是圍著我們在轉的的。

對於00年後出世嘅細路黎講呢?「留底」係理所當然嘅,係網上面做過嘅任何野,無論你想唔想留低,只要有心,一定搵得返出黎。

《藍天白雲》是一套講述「恨意」的電影,這個故事,很適合用香港作為舞台。因為香港,就是一個由「恨意」組成的城市。

用Lomo影相就好似追緊一個唔會鐘意你嘅人咁,佢永遠唔會比你想要嘅反應你。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我諗好多人都有問過呢個問題,但實際上,又有幾多人真係思考過呢個問題呢?你有無?我就有啦,我係好認真嘅。

今次都算做戲做全套,又飛船又盛,唔係無啦啦捉走左求其留低個蛋糕就算。但係阿Peach公主,你可唔可以進修下D演技?邊有人好似你咁,被人綁架綁得個樣咁陶醉?

火紋是著名的高難度戰略遊戲,最著名的設定就是如果角色死了的話,就真的死了!下回合不會再出場,應該說,以後都不會再出場。不單如此,回合數少得可憐,經驗值非常有限,兵種相勀和地型限制非常嚴格,故事也非常出色。而無雙系列呢?是一個著名的「調理農務」遊戲

好簡單,因為你睇得唔夠多戲。NoOffence,睇得多戲又唔係咩成就,只係時間多又或者真係好鐘意睇戲啫。我心目中真係睇得多戲嘅人,一年大約會睇五百套戲,而我呢,成日嫌自己睇得少,一年睇得一百多D,無鬼用。睇得唔夠多戲,問題係邊?就係你會唔夠經驗,係攝取資訊嘅經驗。

「祈禱希望自己不要是背叛者吧。」莉莉說:「重點不是責任者投票,是出戰者投票呀!如果新人是背叛者,根本沒有出戰的可能,他們會一直投自己出戰,如果你舉報,他們就在下回合舉報你,毫無勝算呀!你的問題就在這裡,經常遺漏重要的可能性,然後跳到結論。」

我行大廈嘅後門走。我一出門口,就有個我唔識嘅西裝友攔住我。「你好呀,你可唔可以原諒佢呀?」西裝友講。「你邊位呀?」我答,但係無諗過要停低。「我係邊個唔重要,重要嘅係,你一定要原諒佢,如果你唔原諒佢,呢個宇宙就會崩塌,所有呢條時間線上面嘅野,都會變成一片混沌。」西裝友一邊追住我一邊講。

而家MachineLearning其實都只能夠Learn一D好指定嘅野,例如AlphaGo除左圍棋佢咩都唔識,又例如Siri有幾蠢大家用過都知道(佢而家都仲未識幫我較「搭九」嘅鬧鐘,一定要我講「四十五分」)。

當你捱過左一輪100cc嘅慢駛抗議之後,爬上左3000分,你就正式踏入左呢個道具戰嘅世界(同埋亦都可以同100cc講再見)!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