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每日一膠
林忌@每日一膠
林忌@每日一膠
每日一膠.荒謬的香港創立於 2006 年 7 月,作者為林忌,本博客的所有文章版權,除了轉載其人的著作以外,均屬林忌擁有;但亦歡迎所有非牟利的轉載,只要加上連結注明出處即可。 每日一膠的目標與宗旨,就是要清理香港一切荒謬的膠事,既以嘻笑怒罵的手法,卻不偏離嚴謹及準確的邏輯分析,祝願各讀者能夠化憤怒為笑意的同時,保持心靈的一點清明,把事實的真相看得清清楚楚。 林忌是香港本土作家,是近年提倡本土主義的創作人,專長法律、政治、歷史及音樂,多見報於《蘋果日報》,美國自由亞洲電台以及《動向》雜誌。此外從事《福佳始終有你》等二次創作的開創者 作風低調不務虛榮,謝絕一切上鏡訪問;及至其他,歡迎加入 facebook 聯絡作者;其餘的花邊小道流言,請君一笑置之,傳媒切勿引述錯誤資料,特此通告。

英國人豎立了克倫威爾的銅像,台獨份子卻帶頭推倒蔣介石的銅像,也難怪為何兩地同屬民主政體,素質卻如此的不同。罷了…還是期待著有一天,在我們民主議會的廣場,就像英國人做法,豎立起國家守護者--蔣介石的銅像。不知道我可否看到這一天呢?

做得唔好就要認錯,我以為這是一貫反政府者的常識;可是做得唔好係佢地自己的時候,呢個常識就唔適用,變左當權者的口吻:唔通你做呀?家下問題係乜野?就係你們口說民主,你個 Page 又有冇廣泛的代表性?四十幾萬人 Like,你地話搞商議呢 part 有冇諗過技術的困難?有冇聽下專家--包括你們左翼自己專家的意見?你果十位 admin,有冇四十幾萬人的廣泛代表性?定係原來好似老董、曾蔭權同梁振英咁,私相授受去「代表民意」?這些問題才是核心,而非甚麼「騎劫」,或者「左右之爭」;可惜,事情已經變成了「黨爭」,朋黨第一,友情第二,從不檢討,永不反思,一些反政府人士竟說出政府支持者的對白,證明了一個問題,就是他們一旦當權,其荒謬情節會和 689 一模一樣。

有圖有真相,所謂「歧視」的廣告,有邊一句係「歧視」?梁振英的「盲搶地」做法是錯判形勢,現時香港並非缺地,而是新增人口太多。 (請問,新增人口太多,歧視誰?)由回歸至今,每天 150 人,超過 70 萬的大陸人最得單程證來港定居,港人的平均居住面積越來越少。 (請問,是不是事實?)政府應取回單程證審批權,減少輸入人口,以「源頭減人」的方式針對房屋問題的核心。

也許譚凱邦說錯很多事情,這些口口聲聲叫人包容的知識份子,單是認為別人有有偏見,就把別人打成「背棄香港核心價值」,然後就說「不是同路人」,更把別人打成「排外」──對不起提醒一下,請不要再一面叫「內地人」,一面把「內」說成「外」了。最多是「拒內」,又怎可說成「排外」?

  先討論張超雄的數字,留意下香港的人口增長高峰,係 1991-1996 年,人口由 5674000 […]

超市抽獎,其員工同員工家屬都不得參加,難道抽獎記名?難道抽獎時會知道被抽獎者的身份?如果世事是永遠都公平公正,根本就唔需要迴避利益衝突,而香港的核心價值,就是公平公正有凌駕性,因此有嫌疑就要避嫌,有利益衝突就可能變得不公平不公正,甚至事實絕非如此,也會給外界這樣的印象,所以才需要一套更嚴謹的規例,而今藝評獎卻故意違反!何況不記名絕不代表代表無法認出作者?一些如「 Guilty pleasure 變成 Guilty-free pleasure」的句法,又怎會不認得?中國官場科舉就試過無數次認得文筆失去公正,難道一向自命文化人的林沛理會不知道嗎?

走私犯法中國心

「中華電力」從香港供電予大陸 30 萬億度電,扣除此數再加上備用電力,以及另一間電力公司港燈大量的餘電聯網,根據中電資料,即使失去大亞灣的電力,香港的供電不受影響。東江水亦是中共強迫香港人以天價購買,是馬來西亞賣予新加坡價錢的 300 倍以上,更比新加坡海水化淡的更貴,同時中共強迫香港購買遠高於香港需求的食水,在多年倒水落海之後,所謂「彈性取水安排」即多餘水是免費送給大陸,單是每年「送」大陸的食水積累,已足夠香港使用多年。香港人十分歡迎中國斷水斷電,香港早就想自給自足了!

中共就重新使用毛澤東時代的「反帝反殖」,把自己從欺壓者,包裝成受害者;歷史書不斷強調「中國的苦難」,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如何侵略中國,卻隻字不提自己的侵略,更不提今日的中國已由「受害者」變成「侵略者」;即使有些人也認同中國的民族主義,也可以很快持到解釋--當年帝國主義都是這樣幹,「咱們」今日為何不可以?美軍留在日本和南韓不是針對中國嗎?美軍協防台灣當然是針對中國!當全國人民的歷史觀都故意跳躍了近一百年,國民的心態就停留在晚清 - 昨日帝國主義欺負我們,今日我們「回敬」帝國主義是應該的!合理的!合法的!

換人大計一早開始左啦,呢幾年撞口撞面遇到唔少大陸高中低幹的仔女,以讀書名義來香港先讀個 Degree,呢三、四年就用來換身份證同香港居民身份,再搵埋政府畀錢的獎學金去美、英的長春籐同牛劍讀個碩士博士,再返香港做個大律師、律師、iBanker 之類的專業人士,唔係住山頂或半山,就係入住咩「挈天半島」西九一大堆豪宅上蓋 (等高鐵通車) ;唔做專業人士的,寫下文、讀個語言系、翻譯,連藝術、文化界等所有撈得到都唔放過,點解?人望高處,水往低留,香港當然好過地獄鬼國國內啦,有張香港身份證有咩事都安全 D,賴昌星同谷開來都有香港身份證,明冇?

嘩!醜化泰國人的電影,在賈選凝筆下變成「爲歲末過于沉重的國産院綫帶來了通俗笑點,讓觀衆終于看到一套不那麽苦情陰霾的喜劇片」、《泰囧》結合風光片的類型組合,一樣作出了很好示範。」嘩!咁都得?醜化泰國人就係「通俗笑點」、「很好示範」?雙重標準到咁?咁都未算,呢句先嚇死你:「國産喜劇小品有可能創造的新格局『賀歲片』在國際化中顯現出更强的本土性。」 - 留意,本土性!大陸人就可以講本土性,就係值得支持的事,但係反過來香港人講「本土性」,賈選凝就大吵大鬧劣評仲要狂踩係垃圾,真係醜陋的中國人,一鋪現形。

擺在眼前的事實,就是泛民主派十五年來的「議會路線」,已經走進了死胡同;泛民主派既沒有新的論述,去吸引開了民智的市民不去 Shopping、不去旅行、不去做其他事情,而抽空去投票;更無法吸引未開民智的市民棄土共而轉投自己的陣營;全個泛民主派的只有三招:第一招叫做「對家比自己弱智」 - 政府無能,因此應該反對政府;第二招叫做六四情意結,但這個老本食了廿幾年已經大為失色;第三招叫做七一情意結,但七一亦已事過十年,一切都已令人淡忘了。

雷說:「香港奶粉的轉口量就算10倍甚至100倍於本地消費,慣於面對世界的香港市場為甚麼便不能應付?」林忌回應:「笑左,你雷鼎鳴出來應付囉,為甚麼不能應付?你雷鼎鳴自己食女性荷爾蒙產奶,或者自己養牛,或者自己去走私囉,咁好商機,我地唔想阻你發達,你快轉行去賣奶粉啦,我地唔阻你發達o架!」

德國的德文為 Deutschland,而非英文同時解作日耳曼的 Germany;法文中的德國稱為 Allemagne,更令非法語人士睇完,都完全唔知道法國人至今仍然只是如此稱呼德國;奧地利首都維也納的德文名從來都是 Wien,和其英文名Vienna 發音完全不同,我們中文卻從英文去翻譯,而非德文原文,這些例子都證明了在歐洲列國交往的傳統,他國的語言是他國的事,是由他國去命名,是以他國的約定俗成為準,正如今日中國的英文名是他國約定俗成,中文從來不以此稱呼中國作 China,為何中國至今仍然堅持自己的英文名是 China 而不是 Zhongguo?難道是外國人歧視中國,還是中國人歧視自己?

你沒有看錯,見報日期明明在 2003 年 3 月 14 日,而蘋果的報導則刊於早一天,即 2003 年的 3 月 13 日,報導提及:「消息稱,數月前梁妻欲在花園興建一個露天魚池,使環境更加優美」 - 啊,這個梁振英聲稱應在三年前入了則的金魚池,怎麼跑到 2003 年才來興建了?更大的問題,就是為何已興建好,梁表英與唐青儀不肯付尾數而搞到被追數見報的露天魚池,怎麼在屋宇署的圖則與文件之中,完全持不到紀錄?

唐英年僭建二千呎呢,發展局同屋宇署就出來話查刑事,查問三四十個證人同工人,第一時間入去再出來開記招,十幾日後仲出來警告唐英年,叫佢唔準私下拆僭建。梁振英僭建三、四千呎呢,發展局就當聽唔到,屋宇署就話「已經拆左」,之但係面積幾多都答唔到市民,有工人向周刊舉報指證梁振英就係發起僭建果個,連人證都有了,屋宇署卻查都唔查,更幫梁振英發新聞告:「拆左啦,處理左啦,冇事發生啦,我地乜都唔知,亦唔打算知啦」

看完梁振英的大話之後,林忌再和一位資深大律律討論過之後,認為梁振英目前可能觸犯以下罪行。香港法例第210章《盜竊罪條例》第18條 - 以欺騙手段取得金錢利益。

頁 3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