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文青
FAKE 文青
FAKE 文青

那天一早我們就回酒店正想工作,我收到男友的Message,寥寥幾隻字,「我今個星期好忙,你返嚟香港我應該無時間搵你。」

每in 一份工,都被reject,那個感覺一點也不好受。Job requirement 裡面寫要大學畢業,加一兩年的commercial experience。到底邊個願意俾個機會我?你們一直不給我經驗,到底我的工作經驗那裡來呢,難道工作經驗我在母體裡就學懂了嗎?

明明裁員係公司問題,但我地就笑9 失業空姐空少。

Auditor• 基督L • 打飛機

  那年我剛做in charge,遇到一個好奇怪的男Associate A。 他是一個基督L,好虔誠 […]

呢啲就係層次上的分別。

    我:「你拍拖10 年,有無鍾意過其他女仔?」 朋友:「有呀,鍾意過兩個女仔。我地一 […]

做PTGF,做到同事幫襯你

那天我穿了低胸白色的連身裙,站在 1131 號房前,我同自己講:「加油,做一晚仲好搵過我OT一個月,我OT一個月係無OT paid架。」

你不知被他的兄弟蹂躪了多少次,你由初時的反抗,到慢慢接受,再到學會假裝享受,因為你知道至少他們會對你輕一點。

男女如果長時間工作,一係有好感,一係就有心病,從來沒有灰色地帶。因為係繁忙工作之下,你一係覺得男senior成日allocate 工作俾你做,姐係A字膊,一係就覺得佢肯幫你,肯教你,肯一齊同心合力捱過呢個peak,而如果你同佢又傾到計,講到笑,你對佢好大機會有好感。

兩個月過後,在那個Senior in charge, Ricky 的熱烈追求的攻勢之下,你答應了跟他在一起,他向你索吻的一刻,你的淚水不自覺的流了下來,他的吻帶有你咸咸的淚水,他滿面困惑。你:「傻瓜,係開心嘅眼淚呀!」

「我知好多女仔都要收玫瑰花,又要食高級餐廳,但其實好浪費錢,一晚你就洗左幾千蚊。但我咩都唔洗要。情人節最重要係你愛我,我又愛你,簡簡單單就得,其他嘢我咩都唔要。你送呢隻公仔俾我,都好得意呀!我鍾意就得。」

武漢肺炎下的audit?

上市公司公布業績的時間到現在還不能延遲,即使依聯交的建議可以發布一個未審計的announcement,但這個announcement 要audit committee 的背書,代表到時announcement 有什麼問題,要audit committee 背黑鍋,這又涉及到底audit committee 會否冒險?

食精可以醫武漢肺炎?

他身穿黑衣站在門前,雖然只有170米高,但他帶點俊俏的笑容卻為他加分不少。

同事A:「有個intern 出job 食左天竺鼠,患左肺炎都要返公司狂咳,到處傳染俾人」

不分化,不割蓆

在政府不停的分化後,他們割蓆了,勇武派沒有和理非派的支持,獨力難支,最後解放軍進場,勇武派被清算,香港的五十年不變不再存在,香港變成中國一個小城市,再沒有香港引以為傲的價值。自從一割蓆之後,香港就輸晒啦

催淚彈下的亂世情侶

「點解一定要遊行示威,你知政府唔會聽你講,咁又有咩意思。」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