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文青
FAKE 文青
FAKE 文青

男性朋友B: 「我係外國讀書,同居咗成年。」我:「咁你食唔少啦。」男性朋友B:「你知唔知道同居教識我啲咩,就係我以後都唔想再同居。」

以前大學時,到year 3一定會參加所有big 4 的recruitment talk,因為professor和前輩表示有用,你亦可以問一下big 4 manager,真實的工作環境是如何,亦可以力求表現,可能就有一個fast track 的機會。但⋯⋯究竟這一個謊言可以撒謊到何時呢?

牽手,擁抱,親吻,我們一一都做完,但你還是默不作聲。

也許我們爭吵到面紅耳熱,也許我們keep 住西面,但這些回憶卻是活生生的,每一次在異地的小插曲都深刻印在我的腦海中。

阿嬌出嫁,坦白說要一個男生包容著她的過去,我想真的很難。一個人的過去,不是說可以抺去就抺去,它需要多少的包容,才可以包容這個黑暗的過去,but she made it。

我們都不完美,可能你有美麗的面孔,但矮小的身高;可能你又美麗又有錢,但脾氣無人頂得順,可能你性格好,但有胖胖的身材,這就是人生,不完美的我們,在不完美的世界中活著。

Audit界的文化是瘋狂OT,沒有OT,是因為你lazy,你無責任感,但你更不明白,如果工作都唔urgent,為何要浪費時間OT呢?有些同事只要6點至7點走,會有罪惡感,但你不明白罪惡感是何來,在放工時間走有什麼問題。我走,因為每個人的working_style都不一樣,不代表我就沒事做。

初戀的綿花糖

曾幾何時,你們不再像以前的好,曾幾何時當你發小姐脾氣的時候,他不再是氹你的一個,他反而轉身離開。何時在他眼中可愛的你,反而令他生厭。你亦記不起因為什麼你們突然鬧交,他狠心的轉身離去了。之後,無論多少次的懇求,他亦無動於終。

其實在香港地要找一個不flirty男仔真的很難。他那種身經百戰,即使是什麼女孩,他也可以調戲一番,其實沒有什麼好珍惜的。

『Mia,你應該明白要上位就一定要付出,你仲想明年再做呢個審計項目嗎?你應該明白有幾多人想要你呢個機會, 我可以book 返你。仲有你唔係想要high paid or top paid 嗎?我同manager 和partner 好friend,我一定可以幫到你。 』說完,他另一隻手已到達你大腿內側,我想,後話也不用再說了⋯⋯

【Audit 文化】陪坐

我唔明,我從來都唔明,點解個個都唔明留人係無用架。 we are not kid,urgent 嘅我哋會自動自覺去做架啦。

無論是SP或是friend with benefit,特點就是cannot break the rule,亦即是激情只留在酒店,在酒店外,就回復完狀,可能是朋友,亦可能是路人甲。

「講衰啲,我要性嘅,就唔洗拍拖,我夠可以自己解決,又或者搵ptgf,我洗唔洗浪費咁多時間去拍拖?拍拖就係想搵一個同自己溝通到,互相關心嘅人。佢咁樣諗遲早中伏,佢係咪當自己係雞姐?」

當我們judge 一個人的時候,只根據他們的語氣又多粗俗,面目有多猙獰,但卻忽略了說話的內容,真的對嗎?學生年少氣盛,無社會經驗,他們生氣,自然會語氣強硬,他們忽略了大人世界中的假面具。為何他們語氣強硬?「因。為。 你。 從。來。 都。 無。 回。 答。 過。佢。嘅。 問。 題。」大人世界中的A字膞,遊花園,”老師們”真的將之完美演繹了出來。

你會發現她工作的時間比見你的時間多,你由開頭會質疑她為何星一至星日都要返工,質疑究竟戴了綠帽沒有,到埋怨她無時間陪你。如果還未分手的,最後應該被逼接受即使她大時大節都沒法陪你這個悲慘事實。

首先要化個淡妝,所有大眼仔,濃妝not_ok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