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文青
FAKE 文青
FAKE 文青

總有男人唔係咁認為,佢哋覺得情人節都係平常日子,做咩食咁貴。買玫瑰花又貴又唔抵,放幾日就會凋謝,買嚟做咩,浪費晒啲錢⋯⋯之後,佢就同你講一連串的市場學,情人節是什麼商家用來賺錢嘅日子,你一定唔可以中伏,結論又係佢唔想買花,唔想訂枱。

Coffxx mxxt bagxx的玩法是男性每天都可以被推介21 個女生,而只要你替欣賞的女生按讚,女生就可以在對她表達心意的男生中,挑選自己的喜歡對象,這樣才可互相聊天。我由初時都㨂擇女生的樣貌,到第二日,我發覺還是無人like,所以我改變我的䇿略,我add 晒所有的女生,因為明白最重要是漁翁撒網,總之一個都不能放過,但到我玩到第四日,還是連一個互相讚好的對象都沒有,那一刻我在想,到底有什麼問題呢?他是一個正常的男生,有一份正當的職業,為何add 了最少60多個女生,但一個回覆都沒有呢?

到你自己做了男人的角色,就發覺點樣做都會俾人罵,點樣做個女仔都好似唔滿意,到最後個女仔最滿意的答案

我:「我屋企無人,佢地去晒拜年」男友:「你係咪想我新年流流同你開年😏」

邊個話好男人死晒

有時在餐廳上,我們不難看到隔離台的情侶,邊食飯,邊玩着手機,沒有聲音,亦沒有笑聲的一餐飯,他們總是很忙,但又忙着什麼呢?是忙着texting,忙着看最update 的影片,忙着upload IG,但卻忽略了在你身旁的他。這個拍拖的模式,即使拍了五年,亦不如別人拍拖一個月的心靈交流。

What are u looking for?

你不知何時水杯中的熱水變涼了,不知何時枱上已經沒有憑証,不知何時審計室已沒有人影,只有你一個還聚焦着螢幕中,亦不知過了多久,你才想起是你叫下屬早一點放工。你亦不知何時已是晚上十點,有一點肚餓的你,目光從螢幕轉到狹窄的審計房內,你決定早點放工,畢竟做不完的工作,即使用再多的時間,亦不會做得完。

在這個速食的時代,追女仔,所有事都旦求快,快,還有快,但卻缺少了你真誠的投入。交友app方便的地方在於你在何時何地,只要有空,你就有漁翁撒網的機會。你坐巴士時,食lunch 時,放工坐地鐵時,有空就隨便like 幾個合眼緣的女仔吧,畢竟一切也是沒有成本的,你不會因為一個like 而缺少了什麼,但正因為沒有任何成本,所以你不會珍惜

作為一個auditor 的伴侶,你可以做的只有忍耐,忍受寂寞,忍受他不陪你,忍受他無窮無盡的藉口,忍受他永無止境的OT。

打開常用的交友app,呢個app男用戶都係專業人士,唔係醫生就係金融財俊,作為一個月搵兩萬五蚊的會計狗,一個女仔都應該知道要如何選擇。突然有一個女仔add 我,仲好主動同我傾計。佢叫Mia,佢唔係好靚個種,但樣貌清純,白白淨淨,身材都幾好。曾經有一刻我開心過,我以為終於有人睇得起我呢個會計狗。

當男孩說愛你,但前提是要有性,其實不過是當你是泄欲的對象,真正愛你的人,總有耐性等你ready 好,而不是強迫你做任何事。不少人說男人身理結構容易性衝動,但事實是女孩感受到男孩已硬如鋼鐵,但男孩還是拒絕着女孩性的要求。性慾不如食慾一樣,性慾是可加以控制,問題只是你是放縱,還是加以約制。

年青時,我們可以迫進破舊細小的公寓同居,吃不起西餐,那就來個杯麵;買不起家具,但在街上拾破爛的家具也可以;你的收入不穩定,那我就多做兩份兼職,總能生存得了。 最重要是在那細小的公寓裡有我們。

我的快樂年代

以前去旅行你希望多點體會不同國家的文化,去感受不同的民旅風情,你唔介意窮遊,唔介意住hostel,唔介意食得差,住得差,唔介意用腳去行出個旅行出嚟,因為你覺得體驗比任何一樣事物都來得重要。但長大後,你明白旅行對一個上班旅來說只是逃離你的工作,逃離上司,逃離香港的一個藉口,你終於明白原來旅行者未必以旅行為目的,可能只是想逃避現實的生活。現在旅行最重要最重要係食、食同食,什麼文化的體驗,民旅風情是什麼來的,你已經忘記了很久。

EDPK Secrets

其他的行業都有它們的secrets,但會計界的secrets 就被人河蟹了。被河蟹的一刻,你深深明白到背後涉及多少的利益衝突,多少為了保護自己名譽的原因在背後。

Big 4 生涯緊記

這數年經歷了很多,有被誤解;有被罵;有被不喜歡著;有被chur;有辛苦到想resign 的時候;有無助到想哭的時候;有緊張到手震的時候,有不止一次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會挨不住了,會倒下了,但時間過着又過着,一個又一個的難關和問題都挨過了,亦解決了。

男性朋友B: 「我係外國讀書,同居咗成年。」我:「咁你食唔少啦。」男性朋友B:「你知唔知道同居教識我啲咩,就係我以後都唔想再同居。」

以前大學時,到year 3一定會參加所有big 4 的recruitment talk,因為professor和前輩表示有用,你亦可以問一下big 4 manager,真實的工作環境是如何,亦可以力求表現,可能就有一個fast track 的機會。但⋯⋯究竟這一個謊言可以撒謊到何時呢?

頁 2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