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娃娃
琪娃娃
一個熱愛創作的平凡人,著有長篇幻想小說《故夢回生記》

比較慶幸的是,香港縱然日趨大陸化,香港人普遍道德水平,尚未墮落得太嚴重。就像Erwiana受虐事件發生後,香港人不會批評Erwiana指控前僱主的舉動是「向香港人宣戰」,而是與Erwiana同一條心,希望該前僱主早日繩之於法。

港男北上娶妻,是多年來常見的現象。大約從九十年代起,隨著大陸改革開放吸引大量港人往大陸投資後,港人到深圳東莞等地娛樂消遣亦成為日常的娛樂,與此同時因為香港女性地位提高,以致香港的低下階層男性比昔日更難於本地尋覓配偶,結果造就了大量中港婚姻。大陸女子與香港男子結婚後,就會申請單程證來港定居,猶記得九十年代中期,香港社會開始出現一個現象:家庭倫常慘案,多發生於中港婚姻的家庭,皆因大陸女子嫁來香港後發覺生活不如想像好,然後就與丈夫起衝突。因而使人聯想:港男沒本事娶香港女人就把大陸妹帶過來,然後又為香港帶來社會問題。故此在我當時只有十多歲的年紀,已決心不管日後的女人緣多差勁,也決不北上娶妻,既不願為香港社會帶來問題,亦心底裡有個偏見,覺得沒本事的男人才要這樣做,我才不要變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