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2019書展9句

很多人說買不到。其實我已盡力了。有時候,印量很難預計。而且根據書展的規則,我需要留書到星期日簽書會前賣。星期日10:00大家可以去100毛攤位拿籌,到時會有暗號遊戲。

跟車太貼

好像今天,由我看到無線新聞的報道,到有線新聞的報道,到我看到張議員把自己的修正案放到網路,我就有好幾個問題,一直哽在喉頭

對疑似警察最壞的情況

自少最愛看的警匪片,不是成龍的電影,而是楊凡老師的《美少年之戀》。對我而言,所有警察都是吳彥祖那樣子的。面對尹子維那些挑逗,馮德倫的真心,都是沒有反擊之力的。

這些撐警的人,從不會離開他們安全的地方。他們只會看手機,看電視,喝著高貴的紅茶,吃著自家製的muffin,感受外面的溫度。他們大多有管理九十後的經驗,一天到晚相信「陰謀論」,覺得這些年輕人,都是有組織有訓練的,卻忘記了自己當管理層之時,叫那些九十後零零後準時上班上學,不忘記交功課也不可能。又何以可以令他們乖乖的在前線被打,吃胡椒?

這道牆、那道牆外

如果這個牆,可以一直進化,進化到有他的功用,我相信對公民社會的成長,都是有用的。但如果抗爭只剩係這牆的存活,那抗爭就一定會失敗。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如果連登有人覺得我通晒水,而家,2019年既今日,我!就!係!要!公!民!社!會!

我要公民社會成長到反對派唔可以再情緒勒索我地。

面對當前的困局,葉太引述了研究1966、67年暴動時,英國人寫的Dickinson Report。這個亦是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金耀基教授寫香港問題之時,有quote過的著作。葉太的解讀是,當年英國人研判要解決香港問題,有「文化大革命」的背景存在,相對複雜。但英國人都說,要解決問題,是要「普選」。但當年英國人不想搞「普選」,於是就製造出一個有「共議」概念的「民政事務專員」制度出來。

我知道,我的情緒,是沒有意義的。打仗的人,情緒不重要。

我知道,我當下只可以,面對問題。

我的做法,只是一種最入門的downward comparison。 換人話說,即是:「你看我說過一句『血債票償很嘔心』、『一分反送中,兩分應付、七分發展/撈選票』,連登就有人招呼我了。你說你們壓力很大?」

最近,我發夢跟一個長得像林遣都的人在交往。他對我很好,很強勢,說話的時候手勢很多,很有趣的一個人。

不如笑笑算了吧

這個政府所謂的高人,就用他們以前的方式去做他們想做的事。以為大學生都跟他們一直對口的對手(即泛民、民陣等等的人)是一樣的。他們可以檯底交流,檯面交戲。但很可惜,只要你看到71那天的片段,泛民議員在抗爭者面前,根本沒有什麼說服力或話語權,要不你看看這張圖就可以了

你記得梁天琦說過:「政權唔想我入到呢個立法會,就算我爬入去、躝入去,點樣都好,我都要行到入去。九月之後,我要參選;十月我要當選,我要成為一個代議士。」

面對一些在權力之中的藍絲,他們有幾種心態,你得要好好了解。

如果你真的要打輿論戰

那位藍絲朋友說:不信警察,難道有事的時候打給黃之鋒?我明白的。他們這種人,相信權力,膜拜權力。從社會學上看,這種人是絕對的右派。他們相信權力。只要你們有權力,他們就會聽你的了。

我們與中的距離

「健吾,你根本不知道大陸進步到什麼程度。你去銀行要等的嗎?我們在微信先排好隊,到的時候,有位子可以坐,不用排隊的。香港呢?除非你有錢到一個地步是personal banking 的。or else,你都是要等。你在深夜肚痛,會有人買藥給你嗎?有男朋友的話,就會有。但在微信,你可以隨便叫一個人深夜拿藥給你,這種服務,香港也沒有吧?」

大家也是一樣。

「主席郭顯熙承認對自身的工作處理不足,於會前辭去香港攝影記者協會主席之位,即時生效。」

請問什麼叫「對自身的工作處理不足」?

仲有咩牌可以出呢?G20 去日本示威,given 你地合法既,你又入到境既,我不可以反對。任何人都有合法的集會自由,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