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健吾
健吾
健吾
宣揚仇恨一點也不有型。這個世界,幸好還有愛。健吾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人民大道中》、《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十本,最新的是《日本亂象》(北京人民大學出版社)、《100個在情場止蝕離場的理由(上))、《京都--貼近生活之旅》(圓桌精英出版)、《健吾收音機III——說好的幸福呢?》(CUP出版)等等。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你左眼見到鬼

當我要保住街頭表演文化的時候,這些人問我,為什麼撐 Mr. Wally 不撐這些大媽。很簡單,是她們惡俗,噪音滋擾,令人煩躁。她們在尖沙咀出現,令香港形象受損。那時候,不少街頭表演者還在撐左膠。

有人說要規管街頭表演。那誰有資格去管?去管的人,有沒有政治審查成份?在香港,有誰有資格有能力是他出聲說這個藝人有潛質,我就讓他去表演?有誰有這樣子的光環,有資格一槌定音,而可以令所有人都絕口噤聲,說他是一個公道的人,做的裁決一定有藝術水準?

立場和稜角

在香港,畀一個like人都斤斤計較,還叫人關心人?我真的很關心人,最後得到什麼後果?最後又是說「佢咁樣唔知搏咩」,「都唔知係咪收左錢」。在香港,生存不容易。對我而言,我慢慢學會,我對事情不再憤怒。因為,大家都不想聽到聽人憤怒的說話。宋芸樺又好黃安又好,誰回大陸開演唱會誰唱好大灣區又好,我也沒有很多感覺了。

掀起,再放下

那時候,我還沒有在電台做regular的節目。你也肯出來跟我訪問,一個人,不帶妝,我答應了,也不拍照。那一天,你介紹了你的好朋友給我認識。我們點頭,沒有交談什麼。

叫「小確幸」的所謂進步

黃之鋒問大家,為什麼年輕投票率那麼低。我不年輕了,我也會去投票。只是,這麼一條艱澀的問題,我也不會回答,不是因為我沒有思考,我沒有答案,而是我害怕,我害怕我答的答案不符合你的預期,然後我會變成下一個被批鬥被燃燒然後被政工作者們在這個政治酷寒的太平盛世中取暖的燃料呀。

有些人一個月賺到兩三千港元,就覺得這件事很有趣,所以就不再投稿到任何「網媒」了。哈哈哈哈哈哈。我聽到這話的時候,我已經覺得笑不攏嘴。我比較簡單,只要我證實了自己的想法是對的,我就會覺得很快慰。

他說,他做第一個棟篤笑的十三個原因,其中一個,是「因為失眠」。有幾人看完他的表演,會失眠呢?

孩子長大需要無限的勇氣,最懦弱的卻是那些把孩子當成是「自己的勳章」的大人們。

超人特工隊,或在台灣叫的《超能家族》在香港的票房,上畫四天,已超過2500萬。而直至現在,發行公司的人說,這片子極有可能會突破一億。

入書展呢,好多時都要用現金。電子錢包一啲都唔流行。好多大陸人,都用電子錢包,覺得你香港好落後,點解仲要用現金。

網路世界發生既事情,我都唔可以太認真。尤其是,以前,我地都以為網路可以為人帶黎幸福,帶黎革命、令世界更近,令人與人更和諧。但好可惜,其實唔會。

香港人,本來就是勝利球迷,什麼成功,什麼就是合理。香港人覺得錢重要,賺錢就是成功,然後賺到錢的人說的什麼都好像很有道理。於是,我們才會在面書發現很多什麼x雲語錄,李xx這樣說的面書專頁,上一些有的沒的好像是名人說出來的「阿媽係女人」,讓自己從這些「免費娛樂」中,得到心靈安慰。

《Beloved 被愛》後記

這個故事,纏繞了我兩年。當林若寧告訴我他想做一個新app,我的下巴跌到在地上。首先,我不覺得他是做生意的人,我以為他是醉心創作那種。如果他是做生意的人,他應該因利成便,都跟Eason做一下朋友,事業發展會更順利吧?

我知你黎quote 價,都係例行工事,但你知唔知,如果你冇like 我個page,你send msg 黎,係好易因為你多次copy and paste 同樣內容,而被當成spam message嘅呢?

劉霞離開中國那一天,新聞報道回帶,2018年6月,有一段劉霞在5月25日錄音,劉霞提到:「愛劉曉波就是重罪,就是無期徒刑。」

有些人扮貼地,去一次工廠大廈附近的地方吃一個火腩飯,就引得那些中產支持者滿地潮濕了。發生什麼事?他們有窮過嗎?他們知道一天只可以花一百元的人,一餐午餐五十元都是貴嗎?不是要鬥慘,而是,真正的慳,他知道嗎?為了要儲錢去日本讀書,一天午餐,只可以吃快熟通心粉,再在家偷一隻蛋回辦公室,用辦公室的微波爐叮來吃。為了省吃檢用,思前想後如何坐車,如何一天外出只花二十元的日子,他會明白嗎?這種人做點公關秀就叫貼地?他沒有事吧?

頁 1 / 121234567891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