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我成日話,信日劇以為自己好識日本文化,就同果d成日自嗨話自己好識日本文化既過氣政治KOL一樣。你真係以為成個街都係山口智子松隆子,個個男仔都係木村拓哉竹野內豐咩。睇完半澤直樹就將股票當情人,香港上市公司有冇好似日本上市公司咁,有咁多實業,畀返咁多coupon人呢?

誰在恨渾水?

我常說,香港的死位,就是一些不是專業的人,對專業人士,指指點點。有些人,只是一個小小區議員,就在網路有個位置,或是有幾張街站banner 可以掛一下,就走來教我做傳媒。

這一個月,我忙到天昏地暗之時,我也感恩,感謝大家。感謝大家的愛和恨,令我一直走到今天。

各位高階會員,這只是開始,多謝你們同行。

有一段好長既時候,我都同一d 社運人士,我叫佢地做社會運動員啦。都有d 聯絡。我每次見佢地,如果我當佢地係朋友,佢地又當我係朋友既話,我都只係會係對方同意既情況下,攬下佢地。然後,我都會問,佢地點。

有一個,去左外國讀書既,返緊一份工。日日畀老細捉佢呢樣唔好,果樣唔好,但佢都係繼續克勤克儉咁生活。

有一日,佢send 左個msg 同我講:「我而家係好辛苦,係好唔容易過。日日返工都幾乎要帶埋阿媽返。但,至少,我真係唔使好似以前d 同學同朋友咁,借住個社運黎賺錢。我唔使靠政府,唔使靠政治食飯,我覺得自己比好多人,都過得舒服就算。」

呢種,算唔算係一種創傷症候群?

論「識玩」

小粉紅畫了一個網民們玩的舊gag(加一個字毀掉一套卡通)《多啦av夢》,大玩訕笑同志情節,屎尿屁精笑位廣傳,令大家好像很開心。

後來,一覺醒來,大家發現,原來此位畫師,為國內小粉紅,曾指「黃之鋒比屎更嘔心」。於是,又有人又高呼「炒車」。再隔幾小時左右,黃之鋒出post,指他此舉為畫師取笑他,是為了自保。之後,網民們又紛紛好像安心了:連被取笑的之鋒都原諒了這個小粉紅,我們沒有炒車,這位畫師,只是「識玩」。

收成期 vs 這一代

上星期,903國民教育入面,我出左一個無人駕駛,好長既無人駕駛。結果,節目完左,我收左5個聽眾,問可唔可以將封信放上面書。

關於區一,我想說的是. . .

功能組別的初選不出現,論壇沒有搞。坊間也太多討論。你到街站走一轉,你就知道,還有一個半月要選舉,街上沒半點社會氣氛。反對派的招數,在疫情下全數失效:搞群眾運動眾人做相給大傳媒做頭版。製造共通稻草敵人二元對立然後把投票當成是「大家的元氣彈」,你支持我就可以打敗邪惡,這些招或,全數失效。

我喜歡堅持。我只得堅持。

這種堅持,21年

關於MADBOII 的三件小事

某天,madboii 的監製阿Bert744,當時以 DJ KING的監製的身份打給我,說他手上有一些快歌,想找一些不同的人去處理。Bert744 修的,是我在地球上最害怕,也最敬而遠之的專業——社工。

在fan meeting 之後,劇集的主角需要在微博向中國人道歉,說事件對不起中國,而且還在一次電台訪問之後,才道歉。那一次的電台訪問,有點像志雲飯局又或是雲妮姐姐做的訪問,是那種在泰國有名的「我來跟你交心做訪問」的那種訪問,就說自己著實因為事件而有點影響,但也放低了。

既然都放下了,為什麼又要道歉?

攬炒哲學好幼稚?

本來說35+是攬炒,要林鄭下台。做法是,當選35+兩次,兩次否決重大議案(如令政府停擺的財政預算案),之後林鄭就會下台。

2020泛民初選笑話的十句評語

大家應該原諒這位手足。若不是他及時救走這個人,昨天我們也不會有那麼好笑的笑話可以聽。

水土不服而已

在水逆的日子,看到一些面書戶口,一時就支持35+,一時看到梁耀忠如此玩忽承諾就視而不見,本來都應該習慣,不過嘔心的悶氣湧上喉頭,都是會累而已。

尋日原稿落左廠,應該十天後會印起,之後就會逐本簽名,包裝,再寄到府上。首批將會使用香港郵政,次批正在選擇郵遞公司,理應不會是中資公司,但又要確保資料安全,不要像xx新聞一樣,不見電腦,要大家說一句「不完美但可以接受」。

這是兩難,大家有冇咩高見?

乜香港人咁撚蠢架咩?

你只係諗下都覺得35+仲衰過倫敦金騙局。仲以為自己可以係入面拎到著數既素人政工作者,要豬到一個點既地步先至會咁撚蠢晒時間同佢地玩?

尋日Kelly 鬧得我好啱

都係抖下,食下好西,睇下書,諗下自己仲有咩識做,可以做。路漫漫,走出來的,才叫路。最近認識的朋友有一句口頭禪,叫「畀條生路行下」。我發覺,我做人,係自己劈一條生路出黎,而唔係叫人畀我既。我醜,唔好睇,連寫書都畀第一個編輯鬧我「你個人又唔得你d野又唔得,咁我捧你個人定捧你d野?」我先咬住啖怨氣行到今日既。既然大家而家都睇唔到生路,不如,自己搵囉。係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