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尋日Kelly 鬧得我好啱

都係抖下,食下好西,睇下書,諗下自己仲有咩識做,可以做。路漫漫,走出來的,才叫路。最近認識的朋友有一句口頭禪,叫「畀條生路行下」。我發覺,我做人,係自己劈一條生路出黎,而唔係叫人畀我既。我醜,唔好睇,連寫書都畀第一個編輯鬧我「你個人又唔得你d野又唔得,咁我捧你個人定捧你d野?」我先咬住啖怨氣行到今日既。既然大家而家都睇唔到生路,不如,自己搵囉。係咪?

誰大誰惡誰正確

故事是不需要公道的。在這個時代,不論藍黃,都是有話語權的,就是公道。就像最近,在我心底最不舒服的是,有很多人台灣蔡英文吃了香港的人血饅頭不幫忙,說得你香港在台灣真的很重要一樣。在過去一年,香港的二傳做得那麼好,台灣食叉燒一手扣殺也是正常的事。

誰仍在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然後叫人「入錢入錢入錢」?

這些地方,不是小孩子來的

我們看到很多學生記者,年輕校記在做不同的新聞題材。從雨傘運動之時,校記的活躍度都沒有那麼高。到這一次反送中運動,不少時候我都見到很多自稱是press 的記者,拿著相機,頭盔,穿著螢光背心就出動了。有在場的學生對我說,某網媒的資深大記者(有名被叫出做x哥那位),曾在新聞現場說過:「這些地方,不是你們來的。」這一句說話的意思是什麼?即是,這地方有危險,不應該來?那麼,我也應該對穿黑衣,年少的抗爭者說這麼一句話嗎?

我陷入無語的狀態。

也牽開了一個潘朵拉的盒子:究竟怎樣才叫記者。在做記者做的事,就是記者嗎?還是跟政府的認證一樣,你要註冊,才可以進入他們的記者會嗎?網媒發展像雨後春筍,誰也可以開一個page,做一個網,說他們是記者,誰又有/夠資格,去做記者這種現在相對地已是高危的工種?

過個像人的日子——李傲然

2019年區議會選舉,李傲然出戰大角咀北選區,以二百多票之差勝選。那時候,他仍在關心理工大學的事情,他是理大的學生校董。當時,有不少人對他在理大的事件,很有意見。

有深黃絲KOL 說,他們的民研一定有問題。為什麼林鄭還會加分,為什麼公民黨會受市民唾棄。鍾庭耀教授不是押了半生名譽在他的民調之中嗎?為什麼當結果不似預期的時候,大家就忘記了,他是第一個頂著董建華和路祥安的壓力,去堅持自己的民調是科學及可信的嗎?到香港人真的覺得特首分數有回升,公民黨做得差,天氣不似預期了,就可以一口咬定,鍾庭耀終於都跪低了嗎?

別笑我,我犯賤——羅庭輝

羅庭輝呢?明明在參選之前,我已留意過他有份打理的小睡空間。在香港這個扭曲而忙碌的生存空間,這門生意是有市場的。

喜愛花什麼就花什麼

香港好像是一個很自由的城市,愛花錢,只要錢是自己賺的,你愛怎麼花就怎麼花。就像小時候聽電台節目主持人引述狄波拉姐姐的名句,你說她買的皮草貴嗎?會穿,好看,就不貴,不貴。

高貴,就不貴。

一個人的光榮

當記者問,如果某議員真的被DQ,他會如何?「是本人一生光榮,絕無遺憾」。

我們想知道,可以做什麼才可以令香港回到正常。

我對他是否戰死沙場,是否光榮,榮光,一點興趣也沒有。

唔鬥黃?黃絲你唔收手先?

同一群人,一個post 叫人唔好鬥黃,一個post 就話呢個人偽黃,果個扮黃,呢個為搵食呃黃絲錢,叫香港人錢唔好咁易畀人呃,轉個頭就自己籌錢。錢係自己袋呢,就叫「取之有道」,錢到別人袋,就係食「人血饅頭」。

時候不早了但總算知道

每次聽到任何人說「對得住醫護」這句說話,我都覺得有點莫名其妙的嘔心。左派的學者,總是會說「職業無分貴賤」,「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政府做的事,對不起醫護,又很對得起在茶餐做蛋治的人嗎?有些人,總是覺得自己是左翼,但當有政治利益的時候,左和右是沒有意義的。只要說出來,鏗鏘有聲,有人同意,順道可以情緒勒索,那就可以了。

這真是對的嗎?

呀洋呀,0號其實不可恥的。被幹的人也可以有快感,異性戀者的霸權主義(以為幹人/1號就是征服,0號就是被幹就是蝕底)這論調,好out,好老土架啦……

立會KOLの法治死未?

立法會議員早就沒有討論政策的能力,不是今天才知道的事。建制派的人會認為他們不需要這樣做。因為他們所有的策略,都是護航就好,面對什麼外交,保安等等的事情,政府交什麼給他們,他們只需要向市民說這是好東西,聽政府話就好了,然後適時提交一些「買票」用的口罩或蛇齋餅粽,那就可以了。而反對派議員,他們一直走著的路線是:我們是少數派,我們做不了什麼,所以我們只可以反對反對反對。事實上,這也是一個謊言

王喜——我的性啟蒙

那時候,沒有網路,沒有那麼多BL漫劇動畫,那是一場,令中七的我大開眼界的畫面。

有誰有機會訪問到他的性啟蒙,而這個人同時又跟他用同一個經理人?

嚴格來說,我經理人第一個簽的是我,第二個是陶傑,第三個才是王喜。

你覺得搶攻功能組別冇用,加入左會畀美國冇理由取消,d 人搵十幾萬個月唔會「做左功能組別議員會放棄」云云,都有可能合理既,雖然,……我仲搵到logic 邊度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