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健吾
健吾
健吾
宣揚仇恨一點也不有型。這個世界,幸好還有愛。健吾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人民大道中》、《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十本,最新的是《日本亂象》(北京人民大學出版社)、《100個在情場止蝕離場的理由(上))、《京都--貼近生活之旅》(圓桌精英出版)、《健吾收音機III——說好的幸福呢?》(CUP出版)等等。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有日本男人接受暱名的傳媒訪問,說:「是這樣子。大概不只是我一個人的問題嗎?妻子都會覺得,一個好丈夫是不把工作及性愛帶回家。但我真的對妻子就是硬不起來。我已不明白。」

吃子的文化

我有時會想,是不是真的有人會覺得「考得唔好唔緊要」,是一句安慰語。我考得好,所以我沒有辦法說什麼。對考得不好的同學,我也不能說「你考得不好不好意思」。更甚者,我有學生因為考得不好,進不了醫科而感覺遺憾終生,幸好他是一個鍥而不捨的人,讀完一個學士學位,再去讀醫,現在是一個又型有叻的醫生,他很滿足。做醫生做律師,有很錯嗎?

台灣人的民族性?

有時候,我都很奇怪,為什麼台灣人明知道有些店是騙你的,但他們都可以若無其事。老虎堂今天被揭發他們的珍奶不是「手打黑糖」,而是機打的。這樣子的說法,在台灣有可能的是違規的。台灣的消費法律很嚴格的。只要你在杯麵的封面,印了一條雞腿,而最後沒有雞腿,你都會捱告。但現在老虎堂的處理方法也很特別,他們的解釋是,因為大家等太久,所以我們才機炒(你真的臉皮夠厚,的即是說是客人的錯嗎!)。好了,現在再來是買一送一,企圖用優惠去留住客人的心。

如果這就是我們的生活

大家面對大事件,不論是港鐵或是大政治格局,都知道「自求多福」為尚,能量就會自然而然的轉向批鬥年輕人不會換A4紙、不會用傳真機、不會寫正統的電郵。要教千禧世代工作,是上一代人做的事吧?現在千禧世代不會工作,又是「千禧世代」天生賤格麼?不要緊了,可以罵一罵,黑一黑,舒一口污氣,就繼續在這個賺錢好像不太差,餓你不死又不會有發展的「安全區」日復日的過日子。所有新事情出現,不論是新app,新觀點,大家都知,定會有人喜愛有人恨。只是,面對這個世界,最常見的處理方法是什麼?自求多福。

正常黎講,呢個沐浴露呢條橋呢,應該係「全球通用」既。佢地賣緊既,real_beauty係universal ,係好多元所以香港係execute呢條橋既時候,應該有責任要令個故仔完滿,而唔係令品牌更尷尬。

有時候我會諗,咁佢地如果冇經歷過六四,冇上一代果種情緒,係咪錯呢?正如你出世到而家,都冇見過阿爺阿嫲,你靠你屋企人講,你阿爺阿嫲有幾好,但你去到佢死忌佢墳前你冇你父輩咁大感覺,有幾出奇?

不記得,你最愛看的希治閣

我也被他們的WhatsApp群組又或是面書瘋狂人身攻擊。有社民連的助理在面書問,為什麼旺角的大媽都是表演,日本來香港唱歌的街頭藝人Mr.Wally又是街頭表演,兩者「本質」一樣,為什麼健吾要「撐」日本藝人而不是旺角大媽?

朋友都問我,為什麼寫收費網。很多人都說不會成功。我會回答,要做,就要成功。而為什麼你會成功?因為我覺得開心。

沒什麼的,你都不過是個人

當讀書都不可以改變生活的時候,有些人也許放手一搏,盡力打拼,一天打三四份工,也許都可以掙個三四萬的月薪。這份錢,交點租金,去去旅行,倒是足夠的。當你發現將軍澳都2萬港元一呎的時候,你很能理解,只要香港的人口政策不變,九十後現在都28歲,進入適婚年齡。如果用大陸術語去說,他們的住屋的「剛性需求」極為強烈。那他們要賺幾多錢,儲幾多錢,才可以買房子呢?買了房子,又有什麼生活呢?

梁詠琪?佢唔係做戲架咩?

同人講,我去睇梁詠琪,佢畀左一個「唔係呀馬」既表情我,然後話:「佢唱現場呀?」90後的小孩同我講:「梁詠琪?我阿媽好中意佢架!」大學生同我講:「梁詠琪唱歌架咩?我剩係睇過佢套《嚦咕嚦咕新年財》咋!」

在香港,你應該如何生存,才叫合理呢?老人家的教誨,你還記得嗎?閒事莫理,眾埞莫企。槍打出頭鳥,總之不要出鋒頭。親生仔不如近身錢,最緊要顧好自己先。幫人?幫什麼人。你有能力嗎?過去的日子,很多人在討論,為什麼香港搞成這樣子。

工種被消滅之後……

任何人都要面對一件事,社會在進步,有些東西,會被消滅。有些分析中國情況的觀察家撰文,因為科技出現,其實有些工種,會被消滅,但跟那些人「不做好自己份工」沒有關係。比方說,現在的黑的越來越少,因為中國的共享單車和叫車應用程式,做得越來越好。小食店生意越來越少,因為在家外賣個體戶越來越多。有人更打趣的說,現在在中國,做賊都要會一點科技知識。現在大家都用手機二維碼的電子錢包了,在街上,打荷包的人,也越來越沒事可做。

當你使用面書的時候,他們會知道你對什麼新聞「有興趣」,從而估算,你的投票取向是什麼。

係台灣,有兩個歌手,都係大陸發展。一個係主持人黑人老婆范瑋琪,另一個係叫張韶涵。兩個都係大陸發展得好好地,但佢地兩個人呢,經常因為各種不合,而鬧上媒體版面。而有創意既台灣記者呢,就搵左個命理師,呢個命理師叫江嘉葉,聲稱自己開左天眼,於是就可以睇到兩個人既前世。

而家九巴手起刀落,好似選管會咁DQ左佢既巴士司機既資格,最後非建制介入,包圍車廠,最後令佢復工,亦都只係買時間,畀佢上訴,等到311完左,我相信呢個女車長亦都冇晒利用價值,現有既既得利益者,就唔會亦都不屑再理佢架啦。因為,佢而家起多隻香爐出黎,就多隻鬼,爭緊而家既有既資源,不論係新司機既人頭,抑或係談判既籌碼。所以,你而家見佢地做既,就似係非建制工會想吸納呢個女車長既人氣。但事實係,只要市民覺得「抗爭」只可以唔好阻到我,九巴當然有一千萬個理由話呢個女人只係搞事既人,而唔係真係爭取緊車長既權益。

過去的日子,泛民的黨羽,支持者,都對「擁有不同政見」的人,都只是口誅筆伐。你現在犧牲自己的面書專頁的能量,養大了的「某些」政治人物,會換來什麼?在某些KOL落難的時候,鳥獸散者有之,樂見KOL敗走人前有之。大家還記得那個通識老師嗎?對政治人物來說,任何人都只會是「幫過佢既契弟」。而某些明星們,都開始知道泛民的政治人物,見利忘義,也沒有利用價值,慢慢就離開那團渾水。

頁 1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