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羨慕台灣的理由?

八十年代,台灣人以前覺得《英雄本色》、梁文道說mark 哥褸是台北青年時代尖端的見證。以前,歌手張國榮要找蔡康永去二二八公園是「見識」,蔡氏也得小心翼翼,因為他是所有華人心中的天王巨星。

現在路線是什麼?

第一個跳出來說「毛孟靜不代表泛民」的朱凱迪嗎?是叫朱凱迪要盡快澄清的何秀蘭嗎?抑或是不同意毛孟靜這番說話,覺我這番說話會消耗13萬市民民氣,覺得自己「沒有被煽惑」的網民嗎?

離開是為了回來

大部分人都認為休息是減壓良方,但社會對休息的錯誤觀念,如「勤有功,戲無益」,以及家長從小到大灌輸「不要玩,快溫習」的觀念,令青少年貶抑休息的價值,誤會休息等於浪費時間,故必須完成溫習、工作後才能休息。

第一次見Raymond 的時候,他仍是無名的那一個,他仍是昂望著一個永遠連勝的神話。他一直在質疑自己。我真的可以?我真的可以嗎?

你知道做飲食業有多難嗎?

你知不知道,現在是沒有人做樓面的。九十後那些,好樣一點的,會說英語的,大多都不肯做。然後兩三天就嫌辛苦,要不上班就不上班。你再到網路看看那些面書的請人谷,一去到是請樓面的,幾乎是有手有腳,樣子還可以的,就會有人說『你什麼時候上班』。

我記得,十年前,我在中文大學社會學系某教授的辦公室,他沏茶,我給他新書。那時候,我們聊「香港」這課題的時候,他待我上賓,傾囊相授。他曾經對我說一個故事:有一個現在被稱為泛民的大家姐,在一條條例草案不被通過之後,傳了一個很長很惡的電郵給很多學者,說「條條例衰左就係因為你地唔撐呀!」唔……那一秒,我有點猶疑,(我說多一次,對文盲眼殘智商有問題的深黃絲,我唯有有教無類的嘗試多說一次,請你們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我只是猶疑,我沒有質疑那位泛民阿姐的對錯),我甚至反思,學者的工作範圍,應去到那兒。

你對陳維安涼薄之時,又有沒有想過南丫島慘劇,又或是經歷海難的香港人,對著這笑話是笑不出的?我的家人,都有癌症歷史。她們有不少都經歷癌症治療的人,所以他們對韓劇內出現的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絕症gag,有點感動都不覺有。

為什麼遊行沒有年輕人?

「你叫我出來衝?衝完好等你們有點緩衝,買時間,用我們的未來,自由,生命,前途做人盾,等你們可以離開香港?你痴線架?你遊行你的事,不要搞我。」

當拖糧是行規,你如何做?

出稿收錢先?結果呢?「就畀d 廣告界癲佬係d 圍內吹水group 度講你(佢又唔知我係入面果下好野架啵!哈哈哈,做人最蠢係咩?以為自己係背後講人是非,但佢句是非係講埋畀我聽既!)講完出黎,先要畀一堆網民話,之後再畀大戶講句『永不錄用』。」

我一直都在想像,究竟「傳宗接代」是什麼意思。在網路上下,我總是有機會看到很多港女,總是覺得自己「生育」是一件很偉大的事。同時,有很多「反生育」的網民,都會覺得「生仔要考牌」。因為有很多人,連自己都打點不來,自己都不是一個什麼企理而有擔當的人,他們憑什麼生育?

港豬是不可以羨慕的。

多謝博恩的團隊。他讓我看到 #知性節目 的出路。而當我看到蔡英文那種寬容不迫,我只可以說我很羨慕。有民主政治的地方,你我都是同等的。曾先生,蔡女士。我們呢?

清醒的人,只會更痛

黃絲的KOL、媒體,不去教育他們的支持者,只是把怒火轉移向一個根本不重要,他也不需要也不屑參與普通的政工作者身上,目的是什麼?是不想他們的支持者想太多,只是流於情緒的宣洩,繼續看一些人,無端平白無事的天天在鬧這個投共那個白痴那誰低鳩能嗎?辯論?辯什麼論。佔中這種大型的,全民式參與的抗爭運動,肯定已不會再出現,亦不可能會有人再捨命參加。為什麼還要說「送中條例」最後會引致包圍立法會?這種不會出現的事情,說來幹嘛。

不走冤枉路

很奇怪,大家都把這件事,拉上「識字」這兩個字身上。「識人好過識字」,好像變成了常識。這種討論,也是沒有意義的:什麼叫「好過」,人生憂患識字始。字識得越多,想法就越來越多。大婆台常教人:做人簡簡單單開開心心便好了,識那麼多字,為了證實什麼?

那時候黃先生為什麼輸?因為黃先生被視為是梁振英的代表,是代言人。那一場是什麼選舉?你們還記得嗎?現在,人人追著黃先生說他是「香港代言人」?你們這堆左膠文人,有沒有羞恥心?

我知道的。將這兩件事拉在一起說,可能不合理。但當我看到這單新聞的時候,我感到很痛心。一點也不笑不出來

「假新聞」是如何煉成的。

我有很多朋友,都活在社交網路之內。我也不知道究竟現在香港有幾多人,天天都在留意社交網路,把自己的價值觀都投放進去。同時,我們又有幾多力量,去辨認什麼是假新聞呢?而同時,當所有人都可以散播謠言之時,是不是有名人就「要負責」,沒名沒姓的就可以說「我冇心架」、「我冇份架」、「唔關我事架」、「我都冇人睇做咩話我有影響力啵!你鬧d 媒體啦」這樣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