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追外星的距離

「影相呀?」

是的。我拍了那一張照,我收在電話中,不會放到網路。是為恥辱之印記。

如果你有能力搵過另一個家人

我只可以話,原生家庭,係冇得揀既。我亦都明白,希望別人明白自己,係一個好原始既慾望,好多人都會想有人認同自己。

精神精神洗頭水

以前香港製造有名,是因為其他地方都在仆街。到處都是大戰。日本製造就太貴,香港就正如補遺了中國和英國之間的角色空缺,香港製造的東西,你說玩具業,鐘錶業嗎?都是一些像中國現在的工廠狀態,都是一些中低技術的加工造工,真正精品,瑞典的鐘表,意大利的手袋,他們的技術,不給你就是不給。

Ig 這回大件事 

當我看到《只因我們天生一對》那邊,主角sarawat 要開一個ig 來追tine的時候,我都不能理解,follow一個人,好像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開一個ig 原來是追人的第一步。有女生follow 了sarawat 的ig 就要打他,叫他把ig 關掉。sarawat 跟 tine 的距離越走越近,就說「我fol的那個就是我有興趣的人」,原來follow,就等如示愛。

這種「為愛發電」的追星方法,都是一種生活形態。身為(正職?)一個研究偶像文化及迷文化的「流行文化」人類學者,我倒也不會錯過這些事情。

如《他在清明來看我》的最後一集,p’ Mez 對 THAN 說的最後那句調情話:「我也不是白蓮花」,究竟是什麼意思?大概都沒有人明白。叫人家「深井冰」又是什麼?用普通話讀一次,就會知道了。神經病。而同時,你也不會知道他們在《逐月之月》第一季中譯的「多謝金主爸爸」是在說什麼。畢竟,聽得明白泰語的觀眾不多,好的翻譯會更令人容易投入欣賞作品

解鎖記

在泰國演藝圈工作的朋友說,聽說泰國演員之間,都會看不起「拍BL走紅的演員」,會覺得他們沒有演技,用旁門左道上位。只是,在這個時代,如果他們仍看不穿《sex and the city》中,samantha 說的現世代走紅秘笈:「首先是gay,然後是 high school girls,最後是mass」,是不會紅的。

係香港,仲有邊個想論政?

健吾,我睇到個民主派話民調單野,就真係好笑。爛頭卒就民主黨做,公民黨呢?回應左未? 佢地明明係泛民第二大黨呀,佢地而家留定走,有冇同人講?第7屆立法會選舉,明明畀人dq晒架,點解而家唔出黎反抗下?唔出黎講佢地唔接受不公義既委任?點解要等民調?

有一個學生聽完上星期既903國民教育,都問左我好多問題。我地傾左三十分鐘之後,佢就有感而發,話:「係香港論政,你講一個觀點,對方唔同意,解釋又話你熱狗,你鬧醒佢又話你暗共你係鬼,唔出聲又話你冷感。然後你飲飲食食睇日仔泰仔就話你竹林七賢。總之我既罪名就係識得處理自己。最好香港所有人都好似精神病咁睇新聞,係連登出po,就叫革命。

黃絲中意誹謗我就唔係新事,但呢單野,我真係唔撚忍你老母閪。

我成日話,信日劇以為自己好識日本文化,就同果d成日自嗨話自己好識日本文化既過氣政治KOL一樣。你真係以為成個街都係山口智子松隆子,個個男仔都係木村拓哉竹野內豐咩。睇完半澤直樹就將股票當情人,香港上市公司有冇好似日本上市公司咁,有咁多實業,畀返咁多coupon人呢?

誰在恨渾水?

我常說,香港的死位,就是一些不是專業的人,對專業人士,指指點點。有些人,只是一個小小區議員,就在網路有個位置,或是有幾張街站banner 可以掛一下,就走來教我做傳媒。

這一個月,我忙到天昏地暗之時,我也感恩,感謝大家。感謝大家的愛和恨,令我一直走到今天。

各位高階會員,這只是開始,多謝你們同行。

有一段好長既時候,我都同一d 社運人士,我叫佢地做社會運動員啦。都有d 聯絡。我每次見佢地,如果我當佢地係朋友,佢地又當我係朋友既話,我都只係會係對方同意既情況下,攬下佢地。然後,我都會問,佢地點。

有一個,去左外國讀書既,返緊一份工。日日畀老細捉佢呢樣唔好,果樣唔好,但佢都係繼續克勤克儉咁生活。

有一日,佢send 左個msg 同我講:「我而家係好辛苦,係好唔容易過。日日返工都幾乎要帶埋阿媽返。但,至少,我真係唔使好似以前d 同學同朋友咁,借住個社運黎賺錢。我唔使靠政府,唔使靠政治食飯,我覺得自己比好多人,都過得舒服就算。」

呢種,算唔算係一種創傷症候群?

論「識玩」

小粉紅畫了一個網民們玩的舊gag(加一個字毀掉一套卡通)《多啦av夢》,大玩訕笑同志情節,屎尿屁精笑位廣傳,令大家好像很開心。

後來,一覺醒來,大家發現,原來此位畫師,為國內小粉紅,曾指「黃之鋒比屎更嘔心」。於是,又有人又高呼「炒車」。再隔幾小時左右,黃之鋒出post,指他此舉為畫師取笑他,是為了自保。之後,網民們又紛紛好像安心了:連被取笑的之鋒都原諒了這個小粉紅,我們沒有炒車,這位畫師,只是「識玩」。

收成期 vs 這一代

上星期,903國民教育入面,我出左一個無人駕駛,好長既無人駕駛。結果,節目完左,我收左5個聽眾,問可唔可以將封信放上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