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面對一些在權力之中的藍絲,他們有幾種心態,你得要好好了解。

如果你真的要打輿論戰

那位藍絲朋友說:不信警察,難道有事的時候打給黃之鋒?我明白的。他們這種人,相信權力,膜拜權力。從社會學上看,這種人是絕對的右派。他們相信權力。只要你們有權力,他們就會聽你的了。

我們與中的距離

「健吾,你根本不知道大陸進步到什麼程度。你去銀行要等的嗎?我們在微信先排好隊,到的時候,有位子可以坐,不用排隊的。香港呢?除非你有錢到一個地步是personal banking 的。or else,你都是要等。你在深夜肚痛,會有人買藥給你嗎?有男朋友的話,就會有。但在微信,你可以隨便叫一個人深夜拿藥給你,這種服務,香港也沒有吧?」

大家也是一樣。

「主席郭顯熙承認對自身的工作處理不足,於會前辭去香港攝影記者協會主席之位,即時生效。」

請問什麼叫「對自身的工作處理不足」?

仲有咩牌可以出呢?G20 去日本示威,given 你地合法既,你又入到境既,我不可以反對。任何人都有合法的集會自由,right?

我很喜歡那些覺得看了自己面書就等如全世界跟自己同一樣想法的人。

誰要鬥?

台灣人看在眼內,都說「你們香港人如此對待阿共仔」,抵你們受。

有時候,有些人就可以大言炎炎選舉令人謙卑。但過去五年,我浪費了我人生黃金的時間研究香港政治,跟香港政工作者打交道,我可以斗膽而負責任的說:謙卑?他們門都沒有。他們是自以為是,覺得自己好厲害,覺得群眾好易控制的人。直至雨傘,群眾吞沒了立法會議員,他們就用他們的方法,拉一派打一派又好,給錢給好處又好,打壓又好(說佔旺案判刑恰當的是誰?)

請知道你要說服什麼人

這種「陳健波」,在你家中,一定有一個:

「我生活係無問題,點解?因為我前半生很努力」

我最害怕的,是棋,才剛剛開始下。你記得嗎?六四的時候,還是一手硬一手軟:趙紫陽行軟功,全部不肯走,而行動不斷升級,然後強硬派抬頭,坦克入城。但2019年跟1989年最大的不同,是當時「佔領等轉機」,才有柴玲說的「血洗天安門」論。

港女carriemami 的星期六遊戲

  她很清楚了,要記者遵守遊戲規則。在她眼中,只是一場game,而肯定,她不會endgame。 到有 […]

我也不想這樣。

記住你跟那些低級政治KOL不同,你有愛你的人,有關心你的老師,家人。記住之後,請小心地,聰明地,一步一腳印地,走你們的路。

社會運動需要成本,由雨傘之前,511 個被捕者;到佔中之時超過一百萬人在街上79天,到今天有103萬人遊行了,我們撼動過政權什麼?

民主進程沒有發生。

現場現時約有100人聚集,當中有台灣人,香港往台灣讀書的僑生,以及已移居台灣的港人

有學生叫我呼籲在東京港人去星期天去東京那個反送中集會……

不被尊重,總有原因

記者們失禮的問題,何以不在泛民的政工作者面前出現的呢?如,你去美國英國,做了什麼?為什麼你在香港說叫「一國兩制已死」,說英語的時候,就說「一國兩制運作良好」?

我已經說過很多很多次:小孩子不會六四,不是小孩特別賤。沒有小孩一出生的時候,就會知道所有歷史事件的。

他們不知道六四,有責任的,一定是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