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五十億就炸散的非建制陣營

說的是林鄭月娥第一天上立法會搞的「五十億教育新資源」的答問大會,非建制派的議員問的問題,大多都是前朝留下的問題,如有人問行政長官和廉政公署的問題,林太好像有備而來,帶著政綱,不徐不疾,揭到那頁,回答議員,會根據政綱,就修訂《防止賄賂條例》第3及第8條適用範圍,擴大至包括行政長官,會盡快解決相關的憲制及法律問題。

香港警察的政治智慧

當時特首梁振英叫盧偉聰向習近平交代香港犯罪率情況,盧偉聰即說道:「現在我們的犯罪率是1978年以來最低的一年。」習近平指出香港社會情況變得複雜,人口亦愈來愈多,但犯罪率反而有所下降。盧偉聰答道:「要感謝我們內地的公安部對我們的支持,沒有他們支持,我們不可能。」

以前的香港回歸日,聽新聞聽評論,一定會聽到「中央送大禮」云云。大家看到習主席來香港,沒有公關親民秀,他來閱兵,也一定要林太開工前搞定南水北流的債券通,這五年,香港就是「發展」。你就是賺錢的。你是有不錯的家底,但所有阻發展的,都不會有好結果。死的,會是什麼人?

有一個健身身型的男生,叫了五聲「唔該」,都沒有人讓路,前面五個老友記,不動如山。結果,健身男一個身位把兩個老友記擠出車外,老友記想發爛,後生的說:「我講撚左五次唔該你都唔撚郁,我點撚樣落車呀?」

家長group的悲哀

「咁你個細路仔唔見本書唔見通告,冇人比你問囉。有時有啲學校活動,係需要幾個家長組隊嘅,冇人侵你玩好慘囉。仲有呀,個個月都有生日活動,你諗下,你個女既同學就有人同佢搞生日,你個女生日同學就唔係度,會有童年陰影架!就係咁。」

你的故事,好像影響了很多人,多到一個地步,很多沒有你一半姿色的女人,都會覺得自己像余春嬌,而亦希望自己會有一個像張志明那種男人跟她們「開花結果」。只是,看著你們的愛情故事,我只覺得很奇怪。當你一方面覺得張志明只是想自己的時候,為什麼你沒有想過,一個要陪伴你老豆去沖涼溝女,陪你老母陳鳳銻去買菜還要教他玩面書的男人,會是一個對你不認真的男人?

有天我轉發了你的電影Trailer,你的朋友很緊張地在留言Tag你的名字,我轉發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幾好睇」,我看完電影很想跟導演聊聊天,我選擇做903國民教育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可能是903國民教育選擇了我 ,我覺得如果這個世界有人正在做有趣的作品,我們想更多受眾可以過來看看,所以我想跟導演「傾下計」,黃進,1988年出世,《一念無明》的新導演,城市大學畢業 我知道的只有這麼多。

點解今次冇肝用,要用活肝移植?術前,係有屍肝合用,但家人反對。點解唔講opt-out(冇簽反對書就要捐器官)?係,因為大家都自私。一講到呢點,又話香港會變大陸有錢人器官農場乜乜乜。好啦,今次又話咩「十七歲可以捐/條例設日落條款/法律不外乎人情」。sorry,這就是香港式思考方法?

兩個余文樂

《一念無明》和《春嬌救志明》,我幾乎看到兩個香港。兩種截然不同的香港,一種理想和寫實的香港。電影,從來都沒有沉重和輕飄之分,只有好抑或不好。評定余文樂,抑或彭浩翔,抑或任何一個藝人,我從來都希望帶著一點冷靜的眼光去觀看他們的作品。

小姐,你而家係想點呢?我將所有野講晒畀你聽,原來你at_the_end你要我去返分行,點解唔叫我係分行一次過做?你要核實我身份,點解我唔使核實你身份呢?點解獅子銀行而家咁既呢?我到今日都唔明,我做錯咩,點解我要畀你玩成半個鐘呢?但我深呼吸左一下,之後吞返晒所有說話。

麥曦茵:其實這件事每個人都「搵唔到錢」,不只是我,是整個團隊。我只是純粹幫忙協助城市大學的師弟,黃進導演,一個才華洋溢的導演的最新作品。這是他首個劇情長片,電影裡關於我們生於這個世界的難題、難關,而當我們眼見至親的人面對難題的時候,我們該擁抱還是放棄。

身和心的桀驁不馴——歐豪

郭子健的新戲,找了歐豪。原來,他還在。2014年的訪問,仍在腦內。他是《快樂男聲》2013年的亞軍。上一次,《快樂男聲》這節目名字打進你腦海是什麼時候?也十年前,第一屆的冠軍陳楚生吧?陳氏的《癮》,我也在電台播過好幾次。歐豪還有拍電視劇。是湖南衛視向選秀節目十周年致敬的《唱戰記》中演的子夜。當然,類似的劇情,同樣的狗血,但他的樣子,就是有點國內電視劇中少見的桀驁不馴。

新一任美國總統杜林普於一月二十日就任,美國國內,甚至是全世界都有很多人認為這個人不能信任。在日本,有一家網上媒體向200個年輕的男性進行了一個問卷調查,問他們不能信任的政治家有什麼言行舉止,第五位是如果政治家不正面回答問題就是不可信任,第四位就是只會提出反對和批評,但沒有辦法提出可行性高的新方案

相信天使的眾生

她哭不哭不是重點。她反不反省也不是重點。她不用哭。她也不需要向我們交代她有沒有反省。重點是,我們如何消費她們。我們得要承認,在K房唱偶像的歌看偶像的戲, 會令我們有一種「喜悅」(pleasure)的快感。再回望自己的孩子?沒有性行為,他們會來到這個世風日下的亂世嗎?

香港的娛樂圈就是這樣子。人在江湖自身不由己。只要大家明白,任何人都只是一件工具,你不是人,你只是工具,所有人都可以被利用,被挑動。特首選舉又來了,看看什麼時候,大家又一窩鋒的去斬殺某些人,然後再受五年比梁特時代更可怕的日子吧。因為香港人愛鋤強扶弱,又不分強弱的根性,才造就今天的香港。

一誠足以消萬偽

今時今日在香港,做明星和做政客是一樣的,最需要的,不是實力,也不是能力,而是觀眾緣。在做節目的時候也說過,大家都很不明白為什麼有一些人,寫文章又不好看,又多逗號,為什麼他們會有議席?他就是有觀眾緣。在街站,你是候選人,如果你也是「那年十八,母校舞會站著如嘍囉」的狀態,誰會給你一票?在街站,如王XX或葉劉XX,或是梁XX,一分鐘有兩個人找他們握手,自拍,自拍後再放上網,他們就會有議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