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選戰

一個關鍵字,叫Qsearch。根據台灣兩家科技雜誌的報道,台灣的科網公司Qsearch,一家得到Echelon2014優勝獎,SSW創業競賽得到評審一致青睞將代表台灣到瑞士競逐 50 萬美金投資,再得到ASIABEAT2014 亞洲創業之星,獲得台灣三星提供的 30 萬台幣獎金的公司,是做什麼的呢?簡言之,就是找出誰是面書世代的「言論領袖」,看那些帖子,那些話題有廣傳力。

惡晒航空

惡晒航空是一家很聰明的香港公司。他們很知道如何對付香港人--只要把話說得複雜一點點,不需要太多,真的一點點就夠了,香港人就會沒有心機聽。於是,他們只要把簡單複雜化。比方說,4.5%只是「有些員工」得到。有些員工是沒有加的。為什麼?聽說,隨年資不同,不同的薪金計算方法,有些員工沒有加,有些就只加1.5%,4.5%只是小部份的人。

給警隊男神的一封信

在我看片段的時候,我心頭,有很多問號。究竟任Sir眼中回復的秩序,是那種秩序?任Sir你需要坐地鐵的嗎?你會不會和女朋友或男朋友穿拖鞋,坐地鐵去沙灘玩?你有沒有試過在銅鑼灣被自由行的篋神甚至是嬰兒車輾過腳趾的經驗?你有沒有在晚上,走過一些名字很好聽的大型屋苑而發現裏面全是烏燈黑火,然後一些三百多萬二百多呎的所謂上車盤就要像抽六合彩一樣才會抽到?你有沒有試過買iPhone說廣東話被視為「沒什麼幫襯的客人」而被白眼?你有沒有一些吃了很多年的小店一家一家的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而被迫遷?你眼中的秩序,是什麼秩序?而你想守護的,是一個怎樣的香港?

正直的人獎學金 跟進

如果依照我的「計劃」進行,集資二十萬,每年選兩個,每個一萬元,我、畢明和麥曦茵也需要做十年。現在,或許我們可以做一個決定:今年的作品,一定比以後的多,所以,今年或許我們會因應作品的數量及質素,酌情增加得獎者的數量。而究竟這個獎學金可以走多久?還看各位,有幾多人願意月捐及年捐了。

沉默的羔羊最後會被動刀

向最沉默的族群動刀,是香港的行政精英最常使用的處理問題方法。這次政改諮詢,其實不是那麼複雜,3句說話就說完:2012不可能雙普選。阿爺知道香港人需要民主。現給你一點,你要抑或不要?很久之前都在電台節目說過,現在香港的民主遊戲,對手已經不是那個香港政府。人人都知道香港政府什麼都做不了,而是北京。以北京玩政治遊戲的質素,香港的政客又曾幾何時是對手?他只要推一個區議會方案,兩個在區會有極大勢力的政黨一定會答應,而第一時間不答應的,就是沒有地區動員力的新泛民政黨。結果,民主黨他們談的是什麼?一個曾參加民主黨諮詢會的年輕黨員不諱直言:「在區議會中,我們不一定會輸。但公民黨和社民連就一定不會得到議席。所以,我們都覺得這是一場好事。至少有一部分新議席會回到民主黨手上。」

「正直的人」獎學金

在新聞讀到那家建築公司,一年才給兩萬元就可以在媒體也文也武,我就很氣很氣。我的朋友為了哄我,就在whatsapp說:「我們這個group,每人夾一點,都有啦!」於是,就著我處理這件事情。我把簡訊和這個瘋狂意念告訴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的馮應謙院長,他理順了一些行政手續之後,已口頭上答應獎學金計劃。

務必關注七警圍毆事件

以警察公共關係科的解讀,現在七名警員是根據香港法例第232章第17條1(b),即「該人員就與其身為警務人員的職責有關連的行為成為某項查訊的對象,或該人員是某項就其被舉報、指稱或懷疑犯罪而作的調查的對象。」因此,即使他們被停職,人工,是照出,100%的。即使現在證據已公開,示威者被打三日,只要警方都不進入1(a),「有針對該人員的紀律處分程序或刑事法律程序正在或即將提起」,即進入刑事程序,就是要讓七位警員,只是停職,但繼續可以出足糧。

我有很多身份,除了人家會叫我知名網民之外,我還是一個電台節目主持,專欄作家,和大學講師。我希望,高教界的同工,可以到以下的網頁,把「香港學生」(HongKongStudents)提名為2015年諾貝厭和平獎的候選人。

Unfollow 和 Unfriend

在面書,有很多我unfriend了幾多人的言論。面書是什麼地方呢?有人說是萍水相逢者的集散地,有人認為是朋友的「找炮網」,對我而言,都是看看別人生活的探熱針。Unfriend是什麼?Unfriend是一種姿態,我不想跟你有什麼關係了,大家清清楚楚,unfriend了大家。比方說,有一位我很尊敬的理工大學教授,他unfriend了我,我不知道我做錯什麼,真的。

事實上,整個社會,已經在談。對話的定義,是如果大家都知道大家的底線是什麼,而底線是「沒有辦法改變」的話,根本就不用談。所以,如果這一次林鄭和學聯談判,學聯的底線離群眾太遠的話,學聯將萬劫不復。

關於雨傘運動的幾個觀點

大人的說話,老實說,真的沒有什麼可信了。什麼叫「對話」?對話,以我理解,就是你和我都有溝通的基礙,而且大家都知道大家有點難處,可以以傾計的方式解決。可是,群眾的訴求你不知道嗎?學聯早就要公民提名了。你走到街上,不論是旺角、金鐘或是銅鑼灣,大家都說是梁振英下台,我要真普選。你現在說對話,是不是大家有讓步的空間?

在旺角,留守的網友倫爺說有人派牛腩河做早餐。早上有免費報紙,MK仔有MK仔的思考模式和想法。而MK仔,代表著一種階級分別。佔中一向自詡中產活動,過左海,你既事同我既事,根本唔關事。但現在MK都有事,MK仔就出來了。

學生「為什麼」有冷氣不嘆,要到這兒,你怎會知道?整天,我哭了很多次。我的無力感在於,我已經在電台說了很多次,大人去了那兒?!!為什麼要學生出手?我幾個月前,已經說過。今天,再遇上很多朋友。很多我的學生,我的朋友,我的面書朋友都吃了胡椒。每次聽到那些不知就裏的人說「學生點解搞咁多野?」、「我唔同意學生咁暴力囉……」的人,我就很火。可是,我不怪他們,他們只看電視新聞,一定會是這樣。

成田機場抗爭行動的小故事

佔領行動要成功,要有甚麼條件?有人性的國民、有良好的媒體傳訊、有成熟的運動參與者,還有很多很多的毅力。青年佔領台灣立法院、香港那個所謂預演佔中,都沒有死人。有聽過成田機場的佔領故事嗎?

現在,九十後看到那些大學教授、議員說「下一代要做什麼隨便你」,「民主可能需要下一代去爭取」。他們這輩子的失敗,就由我們下一代和下下一代來承擔。

拉麵唯一的秘密

是咁的,很多人問我香港那一家拉麵好吃。我都不會答他,因為,大部份美食博客及開飯說好吃的拉麵,都是這些沖劑。只要有手,有煲,煮滾那些味精水,加一個麵,你也可以成為拉麵師傅。再找一些人幫你寫一下,就成了。那些東西,你們去吃吧,我就不會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