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我有很多身份,除了人家會叫我知名網民之外,我還是一個電台節目主持,專欄作家,和大學講師。我希望,高教界的同工,可以到以下的網頁,把「香港學生」(HongKongStudents)提名為2015年諾貝厭和平獎的候選人。

Unfollow 和 Unfriend

在面書,有很多我unfriend了幾多人的言論。面書是什麼地方呢?有人說是萍水相逢者的集散地,有人認為是朋友的「找炮網」,對我而言,都是看看別人生活的探熱針。Unfriend是什麼?Unfriend是一種姿態,我不想跟你有什麼關係了,大家清清楚楚,unfriend了大家。比方說,有一位我很尊敬的理工大學教授,他unfriend了我,我不知道我做錯什麼,真的。

事實上,整個社會,已經在談。對話的定義,是如果大家都知道大家的底線是什麼,而底線是「沒有辦法改變」的話,根本就不用談。所以,如果這一次林鄭和學聯談判,學聯的底線離群眾太遠的話,學聯將萬劫不復。

關於雨傘運動的幾個觀點

大人的說話,老實說,真的沒有什麼可信了。什麼叫「對話」?對話,以我理解,就是你和我都有溝通的基礙,而且大家都知道大家有點難處,可以以傾計的方式解決。可是,群眾的訴求你不知道嗎?學聯早就要公民提名了。你走到街上,不論是旺角、金鐘或是銅鑼灣,大家都說是梁振英下台,我要真普選。你現在說對話,是不是大家有讓步的空間?

在旺角,留守的網友倫爺說有人派牛腩河做早餐。早上有免費報紙,MK仔有MK仔的思考模式和想法。而MK仔,代表著一種階級分別。佔中一向自詡中產活動,過左海,你既事同我既事,根本唔關事。但現在MK都有事,MK仔就出來了。

學生「為什麼」有冷氣不嘆,要到這兒,你怎會知道?整天,我哭了很多次。我的無力感在於,我已經在電台說了很多次,大人去了那兒?!!為什麼要學生出手?我幾個月前,已經說過。今天,再遇上很多朋友。很多我的學生,我的朋友,我的面書朋友都吃了胡椒。每次聽到那些不知就裏的人說「學生點解搞咁多野?」、「我唔同意學生咁暴力囉……」的人,我就很火。可是,我不怪他們,他們只看電視新聞,一定會是這樣。

成田機場抗爭行動的小故事

佔領行動要成功,要有甚麼條件?有人性的國民、有良好的媒體傳訊、有成熟的運動參與者,還有很多很多的毅力。青年佔領台灣立法院、香港那個所謂預演佔中,都沒有死人。有聽過成田機場的佔領故事嗎?

現在,九十後看到那些大學教授、議員說「下一代要做什麼隨便你」,「民主可能需要下一代去爭取」。他們這輩子的失敗,就由我們下一代和下下一代來承擔。

拉麵唯一的秘密

是咁的,很多人問我香港那一家拉麵好吃。我都不會答他,因為,大部份美食博客及開飯說好吃的拉麵,都是這些沖劑。只要有手,有煲,煮滾那些味精水,加一個麵,你也可以成為拉麵師傅。再找一些人幫你寫一下,就成了。那些東西,你們去吃吧,我就不會吃了。

正能量與快樂教

看完達時製作的post,看完很多冰水挑戰,有很多說:輕鬆下啦,香港人。正面D啦,香港人。唔好咁多批判啦香港人……這個世界,有很多人有太多所謂正能量……令我想起這份文章

在冰桶遊戲的洪流之中

是,是我多心了。玩下之嘛,輕鬆下啦香港人。我就回去,別引出我淚水。反正,大家都是玩而已。我為什麼要對人類有期望,覺得他們會越活越進步?對,錯的,是我。

冰桶破事兒

淋水這部份,老實說,我想我不是一個好看的裸體,我還是算了吧。至於捐錢,我拆了兩張單,一橫一直。今日的美元兌港元匯價是7.75。我把100美元分成兩張單:一張是商台同事Q的盲俠行。我希望大家可以睜開眼,看真這個世界還有什麼需要關心。另外一半,我已捐給關懷愛滋,希望大家可以擁抱多元價值。

早於2008年也說過,中國問題,是數字問題。當你有1%的惡客,也足夠令你頭痛死了。中國問題是一個問題,還是正視吧。

勿讓下一代淪為愛國賊

最近又看到有些人聯署,一邊反佔中,一邊叫人平心靜氣。 這些,就是愛國賊。

「窮人才讀書」

聽起來涼薄,但這些事情,十幾年前已出現。我的小學同學就讀某港島區名女校,她說當年,要擔心升學的,只是「普通人家」的女生。有些女孩,外形很普通、成績不突出,但溫文儒雅,算乖,絕對是好人。中五過後,她就忽然不見了,那時候沒有Facebook,斷聯了。聽說,她家人不認為她需要讀那麼多書,書讀夠一個地步,就要移民到溫哥華,Daddy Mammy會養,再等待出嫁,以後也沒有跟她的同學聯絡。

機密民意調查

我每天都會看無線新聞,看看他們如何做出有新聞道德倫理的暱名新聞。我幾乎每天都去茶餐廳吃早餐,每天都特意把mp3的音量調低聽聽周圍的人談什麼。每天都會聽到好些同學和同事給我他們聽到的街頭巷尾調查。香港,有很多上了岸(簡而言之,他們早就買房,早就有制度保障他們的工作,如當公務員或是大學教員等等),他們對世界的認知,跟那些「八十後廢青」,是很不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