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留下,不只有思念

2010年6月30日自殺的韓國藝人朴龍河(或是朴容夏,不要以為他像香港的陳淑蘭/陳道然/(蘭子)一樣有很多的名字,只是韓國藝人的名字,收藏於韓文這個表音語系的「諺文」中,究竟那個發音配上那個漢字?其實只有那藝人才知道,如欲知道更多,可翻看小弟第一次為CUP寫的專欄,藏身於《泡泡日韓》,仍沒有絕版的啊!)於7月2日於南韓首爾的火葬場火化,日本有200名以上身穿「喪服」的中高年女粉絲飛身前往首爾送他最後一程。

在職場沒有辦法come out……吧?「對啊,我真的不敢對他們說。但你知道嘛,日本人啦,什麼東西都是集團主義,他們一起做一件事,你不做,你就是怪人。」D說:「所以,只好去吧。」

新舊媒體

今天這張照片,就正正是舊媒體及新媒體的融合showcase。Ellen 是電視節目主持,在新媒體 youtube和facebook中也很有人氣。因為一張selfie,奧斯卡成了網內網外全球的盛事。而且,之後發生的事,就更令我笑不攏嘴。

記得用套……

我的創意,我的概念,都是因為我看很多不同的東西結集而來的。可是,那些下決定的,手握資源的比我知得更少,年紀比我更大,就自然而然覺得我說的,就是「小眾」,會「唔work」。慢慢,我就放棄再跟人說什麼,而只會靜靜的看我在看的東西,就像……這個

教我如何不犬儒

這幾天,人人都在說言論自由。而從我所見,言論自由,就是說大家都「愛聽」的說話。當你說的話,不合別人心意,就會有人走出來問你「是什麼意思」,然後覺得你犬儒、搵食,然後,再堆砌一堆罪名給你。

金雞sss……

《金雞》這套電影,在電影台看了很多很多次了。每次看,都想起2003年的時候,沙士,張國榮離開,我因為一個大學的行政職員忘記了把我的申請表傳到日本令我的獎學金泡湯。這些一切一切,都令我記得,那一年,很難過。

【短評】電視劇的錯?

坦白說,這劇集我沒有看過。只是把電視打開,看看友人的演出,之後就回房看書了。從《真情》開始,馬拉人的形象都是「不特別老實」、「從鄉下出來」。要不就是拿督的孩子,有錢,卻是土包子……這也很合乎 TVB的世界觀。在電視台的世界觀之中,把戲做出來,比「合理」性重要。

結婚,只是一個儀式。為日本人辦理「驚天地求婚過程」的婚禮顧問也說,現在的男人求婚的時候,其實很少會使用《戀愛世紀》那個年代,木村拓哉飾演的片桐哲平那種,我想,將來若果你已經變胖,或是屁股已下垂,我也會和你在一起的說話。婚禮顧問指,如果說太長遠的話,很多女生都沒有辦法想像,將來會是怎麼樣。所以,如果談到結婚,其實大家就得要有心理準備,愛不愛,也許真的不是最重要的東西。

這些所謂熱血漫畫,根據那些宅文化的人分析說,皆有路數可依:熱血的意義,是友情、團結、合作,最後獲得勝利。《火影忍者》發行單行本到現在,十多年,初看時我還住在中文大學聯合書院,偶爾出城,到信和中心,看見出了單行本,於是就買回宿舍看。看著看著,大家都借來看了。那時候,已有icq,沒有MSN、也沒有facebook和高登。在宿舍的書架上看到有什麼書,就代表著你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大學的時代,還年輕的時候,覺得做人,倒真是應該要「熱血」的。因為年輕,因為大家都對我們說,我們是大學生,我們有未來。將來,是由我們這種人去建立的。那時候,有搵工難,經濟衰退,金融海嘯,但沒有八十後,也沒有四代香港人和港孩。看《火》那種故事的陳述:那一個被忍村視為underdog的小孩,但不知為何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個性,總是說自己總有一天會成為忍村的領導--火影,成為天下第一的忍者。然而,在他身上,總是有好事發生,即使他是underdog,都總會有好的朋友,好的老師,甚至有青蛙仙人會教他東西。原來他根本不是underdog,而是被選中,將會拯救世界的人。如果早已知道他是「那個」救世主,那他開口閉口念茲在茲的說他要努力,即使大家如何看不起他,如何不喜歡他,他都要成為「火影」那些厥詞,有什麼意義?

牛丸名店也承認,他們已很久沒有自家製牛丸,但openrice中的「食家」們,近半年都對那牛丸名眾口一詞的讚頌有嘉,說其牛丸好有牛味……。後來,我問學生,有幾多人會在openrice看食評然後去食?四十人的班級中,有大半的人說會。又有幾多人曾經中伏?就有一半左右的人說,看食評然後點菜,中伏的機率很高。在這個facebook PPT 高登橫行的世代,世人會相信什麼?不是媒體,不是milk的專家指路,也不是什麼名廚的引薦。

是咁的,尋日有記者問我《半澤直樹》現象,看來和他的稿子的主旋律不同,花了時間做訪問,卻一句都沒有出街。或許現在可以寫出來吧:星期日晚上日劇的收視好,有日本既評論家坂口孝則就提出過,假期或星期日的節目收視好,是因為大家口袋冇錢,或者唔想使錢。當年星期日劇場得到高收視既日劇,已經係2000年既事。當時分析冇人話「日本人對傷健人士變好了」、或是由木村拓哉同常盤貴子帶出「傷健同婚」既概念。如果將《半澤直樹》同日本社會同經濟拉上關係,留返畀博客寫啦。

熱吻背後:自製未來

「條女果日用個暖壺拎左D湯上黎,話係自己煲既。又話驚自己落得太多紅棗。佢果碗係鴻F堂果個湯包之嘛。我做左單身寡仔幾年,點會唔知鴻F堂D湯咩味?點解D咁_蠢既大話都講得出既呢?」健身教練不會當場拆穿那個港女的謊言。因為,只要你當場拆穿她,她只會說港男不解溫柔,令她難堪:「喂我都叫特登走去買丫,又唔見我買畀第二個?」她們永遠不會承認,不會煮食卻又希望以食物表達自己溫柔體貼從而轉向鴻F堂,是白痴的表現。

寵物情緣

J是大學畢業生,男性,自小已知道社會的運作方式。某天,他問我:「有冇學生同你含_換grade?」嗄?「我在大學的時候,有些老教授,從外國來香港教,我的paper也許都不是寫得那麼好,可是陪一陪他就有A了。」J說。

《式》的六個故事,都是圍著人生不可多得(亦不想多得)的「せつない」而轉的故事:〈式之前日〉的故事首幾頁,你會以為是一對快要結婚的新人「婚前」一夜的相處。大家做過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也沒有什麼程咬金殺出來令婚禮舉行不了。二人只是簡單的吃吃飯,看看明天的典禮的細節,最後一起拖手睡著。直至故事最後一頁,才知道原來那個女主角,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的女主角,原來是比男主角年長八歲的姐姐。姐姐來到弟弟的家,一起拖手睡了,然後出席弟弟的婚禮。

家長啊!家長

又看到新聞說有家長陪同大學生上學。網路上那些什麼職場達人當然也可以說,為什麼孩子會變成這樣子,為什麼大學生總是這樣那樣不濟云云。我總覺得,孩子出生的時候,就是倚賴,就是依附。但到幾多歲,做家長的才學會放手,才令他們知道,他們需要一個人面對很多很多將來家長們不會為他們解決的問題?

外面的世界才是最平靜的

是藤子‧F‧不二雄的於1976年12月號《小學五年生》雜誌中刊登的故事。這次,叮噹的秘密小道具,叫「誇張外套」。故事大概是,在家中看漫畫不外出的大雄覺得,這個現實世界沒有什麼大不了。「外面有什麼比這漫畫更有趣?外面的世界才是最平靜的。」叮噹看不過眼,就給了他一件「誇張外套」,只要穿上後,什麼都會變得誇張。蟑螂會變成歇子,發惡的媽媽會變成女鬼,靜宜脫了一件外套就以為她會把衣服脫掉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