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well paid 又如何?well paid 就大撚晒了嗎?對,在香港,你well paid,就要接受各式各樣的理由。

木村拓哉這神話

最近,木村拓哉扭盡六壬,令大家覺得他「駕輕就熟」的,是在《人間觀察》中,再次扮演《美麗人生》中演過的髮型師,為「沒有心理準備木村會為自己剪頭髮」的粉絲理髮。有令大家算震驚的,是上了傑尼斯同門師弟Tokio 的《鐵腕Dash!》,參加收集各地廚餘變美食的環節《0円食堂》。而令大家更震驚的,是他以女裝的姿態再次在《人間觀察》中出現,看看如果日本各地的人在街上看到女裝的木村拓哉,會有什麼反應。

我真心的。     今天,我post了這個笑話: 上年,我記得我一個人單挑「學生午餐」這課 […]

在完全不劇透的情況下,要我說對此演出的感受,是絕不可能的。

大家也許都知道,社交網路,都已不是社交之用,而是商業用途,你以為你在交朋友嗎?

香港人絕對是中國人?

於是,香港人面對「利益」,4000元的補助,幾百元的交通津貼,美式快餐店的10元優惠,他們會很關心,他們會廣傳。但面對大格局的事,他們不會想。

當我看到面書朋友的「生活分享」,我開始分不開,究竟生活和工作有什麼分別。有很多人把面書當成工作一樣,當然他們不一定會有收入,但他們的勤力程度,不比專業的所謂KOL少。我的生活,好像都變成了我工作的內容。我在地球各處每走一步,吃每一口食物,讀每一本書,見每一個人,聊每一次天,都好像有機會變成我的工作。那是不是好事?對很多不認識我的工作性質的人而言,他們會很容易的說一句:「你就好了,吃吃飯,聊聊天就可以賺錢。」好像他們的人生就是最辛苦的,我的人生就很樂很樂。

給你2018年最後的政治盤點

民陣1月1日遊行,直至民主黨12月23日的遊行,人數都創新低。有不同的政工作者有不同的解讀。有人認為,是因為政見不同的人士,各自在網上攻擊對方,互不相讓。亦有人認為,現在遊行已沒有當時的意義。以前2013年遊行,遊行完畢,董建華就腳痛,葉劉淑儀都要去美國讀書。現在?諒你幾多人遊行,都不過是一天的事情。政府會告訴你「聽到民意的聲音」,但所有事情都不會因為遊行之後,有什麼大規模的轉變。雨傘運動如此大型的遊行都無辦法令香港有真普選,遊行,還有人什麼意義?

服務態度的問題

甚麼香港是美食天堂,購物天堂,只是以前的事。現在大家都很清楚,香港只是因為有很多大陸人要來花錢,不論是房子抑或藥妝店,都是由大陸人支撐整個經濟。你說香港會有可能有精緻的東西嗎?由服務到飲食,香港已難再找到認真做事的人。因為,接受那些東西的人,根本不會在乎也不會覺得那些品味重要。

理科太太呢?有朋友都對我說,她是2018年冒起得最快的YouTuber 。她在博恩的節目都說過,她跟別的YouTuber 最大的不同,就是「她是女生」。本身高學歷,也是一個成功創業家的她,最重要的,還是她嫁得不錯。長得像《他一定很愛你》的阿杜一樣的女生,嫁了一個這樣厲害(各種層面上的厲害)的理科先生,而且有一個我一看就知同志會至愛的「理科小叔」。這理科一家從外型上已殺出重圍。怎麼可能會不紅?

當今天工黨的成員到靖國神社保釣,重提南京大屠殺,燒東條英機的神主牌,也真的是充滿喜感,也足見他們沒有政治智慧。工黨有幾多中產的支持者?有那個中產會不去日本?有那個中產不覺得用日本的藥物是安心的。有幾多中產一個月要食三至四次「真日本料理」?先不要說他們口中恨之入骨的港共政權會不會DQ他們,不讓他們參選。做這樣子得失選民的事情,我敢肯定香港的選民都不會讓工黨再進入議會,拿九萬八的議員薪津去日本。

我是港豬,我只是覺得如果大家去日本去泰國去這兒那兒都要簽證,你就真的共享中國人的榮耀,香港人也沒有什麼一國兩制的特權了吧?

盲的都看得出來。他們去美國,英國,只是想跟他們的選民說:「美國佬會睇住我地,有我地係度香港關係法會冇事。」

Just the way you are.

同性戀者一年一度的遊行總是標奇立異,不是扮女人,綁繩就是穿小泳褲。總之,一年365天,只有一個下午展露自己,都是錯的。同性戀者的聲音,權利,有沒有必要被聽見,被尊重?對不起,主流社會的權貴可以實在的告訴你,你想怎麼樣是不重要的,你想得到某些權利,請來我這邊,用我的方法,依我的規矩,做我想你做的事。

最近看新聞,有一件事我怎麼搞,也搞不清楚。公民黨的議員說要去外國解釋香港「一國兩制」的狀況。喂?哈囉?過去二十一年,不是說過很多次「一國兩制已死」嗎?不是說過很多次「這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嗎?你現在跟我說你去英國,首先是要「唱好香港」

香港政工作者,舒服太久了。他們食六四議題,食廿三條議題,一直走到今天。新世代對六四無感,廿三條因為美國出手膠著,泛民就失去了成為「美中港三方斡逃」代言人的功能。一次又一次選舉失利,一次又一次證實他們沒有能力對付邪惡政權。還枉那些覺得自己投了票就支持了正義的香港人,除了突顯九龍西有十萬個愚忠的慈母,接受泛民多次出敗兒都要默默交出選票供養,我更看到香港的政治水準未來十年,都不會有進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