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漫畫家吉永史的吃食漫畫《昨日的美食》第七集,最新的故事發展。故事講述兩個中年同志,當髮型師的健二和當律師的史朗二人關於愛情、生活和關係的故事。故事不是普通的BL。吉永史之前的《大奧》或是《西洋骨董洋果子店》,故事相對比較複雜,但在《昨》的這個偶然才會在漫畫周刊出現的短篇中,每一集都以史朗或是健二要準備吃食作結,而當中的故事,舉重若輕:史朗如何在日本這個社會四十多歲仍未結婚並在「律師行」這個直到不行的地方裝成異性戀,史朗甚至在平日的時候都避免和健二兩個人去買東西或是吃飯,免得被人「認為是同志」。

一日之計:媒體實驗

說到底,網路生態是另一個媒體生態,需要長期觀測和參與的人,才會明白。網民有他們的口味,也有他們在網上建立身份的心理結構。販賣色情不會有市場?直至今日,無名無姓的作家不是寫出甜故,賣過滿堂紅,還改編成電影啊。蘋果還找過他寫專欄呢,那,是死路一條嗎?

身亡了,CU仔

大學早就希望他們早點投入社會的遊戲規則。「他們有一些就業輔導主任,隔一陣子打電話,檢查每個學生的進度。什麼進度?如他們會問你:『為什麼你今個夏天沒有去短期交流?為什麼你的GPA沒有過3.3?為什麼你夏天的時候沒有去找一份part time?』對他們來說,一個合格的大學生,是GPA要過3.5,暑假的要去外國,或中國短期交流,之就要找一年的exchange去放洋一陣。回來後就最好找一份part time,叫儲一點『工作經驗』,之後就可以去找工作。對他們而言,校內的活動用最底限度參加就好,一切時間都應為將來就業做準備。」

鬼妊婦注意報

早陣子,有一個孕婦在坐火車的時候,用手機拍了一張一個上班族沒有讓座給她的照片放上網,以為這樣,廣大的網民就會對這位孕婦動憐憫之心。誰知道,上載照片的孕婦得到的留言反應是:在優先席就別用手機吧!說一句有多難?(言下之意是何苦要網絡公審?)最可怕的留言是:誰叫你這麼隨便就懷孕!在日本的火車中,優先席附近的位置嚴格來說是不可以用手機的。因為這樣會影響一些有心臟起搏器的病人。於是,這位做錯了事的孕婦,已不可以站在道德高地之上,去批判沒有讓座給他的上班族。反之,這個「網絡現象」,就引起了不少日本網民的反動,指現在不少人都對一些以自己的大肚子作為武器的女人有所怨言,甚至在網絡上稱她們為「鬼妊婦」。

通識教人的事

「其實,通識要合格一D都唔難架。」J同學喝著啤酒,對我說:「拿,條問題呢,就一定係有正反兩面既。佢地而家咁既狀態,一定唔可以話答贊成就畀分,反對就唔畀。佢地一定贊成同反對既答案,都要畀分。所以呢,如果你寫果陣,就列齊返Dpoints,之後寫果陣,就寫First of all/Secondly/Thirdly……,之後有個總結,個conclusion你夾返自己講左幾多個贊成個point,幾多個反對既point,咁最後你就係開始同埋結尾度話你agree或者disagree in a large extent,咁咪得囉。」

大廣東

如果大家有上微博,都感覺到廣州人常常建立「廣州」的本土情懷。廣州地方報紙《羊城晚報》的頭條可以是「美股跌到阿媽都唔認識」。廣州的Nike要推出有「廣州話」字樣的T恤。廣州人很愛看港星(廣州的地鐵經常滾筒式播放容祖兒的清熱飲品和楊千嬅的沐浴露廣告),很迷香港的電台及電視台,即使我等文化人如何鞭韃大婆台的反智、因循和不合情理,廣州也有很多人自稱「TVB控」,他們對大婆台的小花小草的名字,琅琅上口。

這裏有你那裏有你(續集)

公私分明?在中國人的世界可行嗎?你命好而已。「你看的世界那麼負面,怎會看到生路?」阿聲問我。對,當你看過教育界,我的學生、同事、朋友如何面對這個衣櫃,你應該會知道,什麼叫「夏蟲不可語冰」。在岸上安穩乘涼的人,又怎會知道人在水中努力掙扎的痛苦?

這裏有你那裏有你

女歌手何韻詩在2012同志遊行中高聲宣佈:「我、係、同、志!」社會一片出櫃聲中,我的學生阿聲某天在Facebook對我說:「仆_了,我媽最近好像開了Facebook Account。」你有很多炮友(只做愛,不談情的朋友,Sex friend)的打情罵俏淫賤對話內容(在Fb)嗎?我問。「沒有,才不像你,我哪有。」阿聲說:「只是……她如果看回我之前五年的生活,也許她會知道很多事情了吧?」你出櫃(Come out)了嗎?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