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我覺得這個台灣正靠共黨去。

「你覺得丁守中來了,韓國瑜上來,他拼經濟可以如何做?都是引入陸客嗎?那時候錢是多了,但景觀不是就變了嗎?我從香港來的,沒有投票權,我覺得台灣就最後一個地方可以對抗中國的呢。你看香港?我下飛機,被的士司機問我:『你投票的時候大抵都是共產黨已經選好的才給你投嗎』。我當下沒有辦法回話呢。為什麼台灣人會選這樣的事情?」

長毛說,現在怕輸,是輸「射落海」。我想告訴長議員,現在射落海,已是俾面。再像民主老兵一樣,在《明報》屌多兩次票,我想他們就真的會身陷焦土派,投對家了。

屌票與拜票

對年輕人而言,他們已輸了人生。給你一票,不給你一票,對他們的人生,已沒有影響。輸無可輸,為何還要聽你「屌票」?

你們香港人,還相信泛民議員的「外國溝通」嗎?他們看著本土派被打壓,內心深處隨時暗暗覺得政治對手被消滅,第三路線慢慢被消磨,再出來叫年輕人投票給自己,除了可以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還有什麼用處?泛民議員常說自己去英美遊說,你說了什麼回來?對著外人說現在香港還很好嗎?

任何仁 呢個campaign 最大既問題,係將「救人民主化」,平面化,幽默化,簡單化。任何人都可以救人當然係一種好高尚既情操,值得推揚。係中國呢種「小悅悅事件」咁,睇住個幾歲小妹妹死係街頭失救都唔理既中國文化之中,任何仁 既精神,簡直係有違現代中國生存既常識,更顯一國兩制既重要性,值得留低。咁問題係咩呢?我細個既時候呢,就有玩紅十字會既。以前d 師兄同我地講,心外壓係專業既急救程序,如果唔小心,好容易會令到胸骨折裂,甚至內出血死亡。乜而家人類進化左啦?d 胸骨係點壓都唔會裂?抑或消防處已準備好好多既資源,去為所有香港人,任何香港人提供心外壓同埋使用心肺復甦儀既訓練?

給孩子吃食教育

聽過很多奇怪的故事。聽說外傭姐姐放假的時候,兩歲的孩子整天在打鬧。原來,母親幾乎都不知道孩子每天在吃什麼。姐姐放假的時候,那個把孩子生出來的女人,完全不知道要如何處理她的孩子每天的基本需要。結果,兩歲的孩子不肯吃母親煮出來的稀飯,無計可施,唯有一邊打電話給外傭姐姐請教究竟爛飯要如何煮,有沒有可能另補人工銷假回家,最後一著,就把薯片弄碎,拌入稀飯中,令孩子進食。

論香港人的自我意識

有一些聲稱自己跟日本人有交往的朋友,其實發現,大部份日本人根本不知道香港是什麼。

「這個女人問:『三十幾歲仲係處女有冇問題』。哈哈哈哈,本來這些問題就應該問最應該可以信任的人,但他們實在太絕望了。」

難道只有愛不足夠?

每次看大家關於「跟父母去旅行」的留言,都覺得很治癒。的確,跟父母去旅行是差事,是很多人的共同經驗。平日賺錢不多,要花錢,大家都想買開心,但不知道為什麼,老人家總是對年輕人有很多要求。而年輕人都對老人家有很多期望。把「跟老人家去旅行」變成「公幹」,不代表不盡心盡力做,只是沒有期望,就沒有失望。

應說的話

議會上大官,出身民主派的羅致光局長已說明,你通過任何修定,我就收回議案,是不情不願地要收回議案。侍產假就會由本來議決的五天變回三天。

佔了便宜又賣乖的肉男

在台灣同志遊行的那天,愛家那邊怎麼會沉默?他們有的是錢,用錢打擊你,就是最有效的方法

關誰什麼鳥事

我曾經以為,人與人相處,承諾好緊要。後尾你又慢慢發現,人生太多事情不能每一下都用「朋友」的想像來應付。以前有一面之緣,言談甚談的人,可以因為利益忽然變臉。明明花盡心思去幫忙的某些人,到他們有利益在面前,就會對人插你幾刀,去賺自己的光環在這個一地無奈的圈子浮浮沉沉。交心?沒有意義的。

這兩三年,國泰很花錢去叫 KOL 為自己省招牌。賣小強,說這家航空公司好有人情味云云。當時我看在眼裏,身為香港人,我都希望香港的航空公司,可以做好一點。歐美乘客之間,很多人都說國泰服務其實不俗。對,你跟下限比,你一定不能比。只要你坐過日本航空公司,你就明白,這個世界是有更好的航空服務的。

寫文為甚麼?

以前,我會想社會有轉變。至少,大家會因為我寫既野,諗下其實件事係點。好似去日本放飛機呢單野咁

我以為大家是有分別的。

過去兩三個月,我每次看到這些「叫大家投票」這種新聞,我都覺得他在侮辱社會科學專業。首先,那些「你認為xxx應否保留」、「你認為xxx vs xxx 那個需予以保留」,有權發聲,發言的,是什麼人?

你是香港人嗎?你想食好西嗎?對不起,以前去的所有外國客人,已令很多日本店家下逐客令。網友說:「有三家我吃過的,這次旅程都對我說『不做外國人生意』。另一家在銀座的xxx(超有名店),全程黑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