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在香港,大氣電波的影響力仍是很大。大媒體出一條新聞,一鎚定音,事實是怎麼樣,就不重要。因為,媒體有製造以及改寫認知的能力。當現代人,把認知當成是「事實」;同時,在「真相沒有點擊率,真相就不重要」的時代,那地方的人根本不需要知道事實,他們只想知道「故事」的發展方向若何的時候,你就會明白,為什麼所謂「假新聞」或是「剪裁過」的新聞,變得越來越普通。

以前有一些同事,很喜歡用「你個friend」做口頭禪,之後就會加一堆某個人的壞話。基於他們是同事,有些說話你好像不聽不行。但事實上那些人的是非,我一點興趣也沒有,不需要也不想知道。觸動我,是「你個friend」這三個字。老老實實,那種人,平日連跟我說話的資格也沒有吧。friend 什麼friend?

我有時會想,為什麼亞洲人會那麼沉迷考試?泰片《出貓特攻隊》成為了收視長紅,主角賓爺成為了亞洲地區的超級甜心。大家對考試有莫名的執迷,對正確答案有種執著,是因為我們希望把事情簡單化。

年宵雜感

老實說,我當然知道「玩味」會有收視。日本集合最多人看的,大抵都是男女爭執,那家東西好吃,藥房有什麼好買之類的。但你問心一句,你做政黨,是不是真的可以這樣做事?

在香港,「四大j神」,當然不是什麼香香陳瑩9姑娘姚子羚,也不是什麼少婦聯盟陳凱琳龔嘉欣譚凱琪沈卓盈,亦不是什麼康華。而是

身段。身位。

老土一點說,我做人到現在,最希望做到的事,都是mutually beneficial 的。即是你沒有著數,就得要看你是誰,有沒有交情。就像某新政團代表的那個立法會議員,三天兩夜在面書酸我潑糞,你的頭目人物一句歉也不來道,那我最大度的做法,就只是你們做什麼我都不作聲。直至現在,我已覺得自己對他們已很不錯。但當他們攻擊越來越烈,那我要反擊的時候,就不要問我為什麼。

分析泛民打手的基本套路

當邵家臻可憐兮兮的說「誰大誰惡誰正確」的時候,當這些泛民狗得勢之時,他們何嘗不是「誰大誰惡誰正確」?幸好他們現在不大而已。他們大了,他們會自以為自己是正確那一派。

藝人的功能已不是「宣傳大使」,而是沙包,是避彈衣的角色。只要找藝人出來做箭靶,嗜血成性的政治KOL,為點擊不擇手段的網媒老闆,都會把藝人的照片放大,然後大肆的說「藝人是幫兇」。到時一堆留言串就會說「藝人是偽人」,氣就消掉了。

聽說,我的學生都想離開香港。他們叫自己做 digital nomad。簡言之,就是容總在德國時候的日子:肉身不在香港,但只要有一副電腦,有流通的網路,到處都是辦公室。

well paid 又如何?well paid 就大撚晒了嗎?對,在香港,你well paid,就要接受各式各樣的理由。

木村拓哉這神話

最近,木村拓哉扭盡六壬,令大家覺得他「駕輕就熟」的,是在《人間觀察》中,再次扮演《美麗人生》中演過的髮型師,為「沒有心理準備木村會為自己剪頭髮」的粉絲理髮。有令大家算震驚的,是上了傑尼斯同門師弟Tokio 的《鐵腕Dash!》,參加收集各地廚餘變美食的環節《0円食堂》。而令大家更震驚的,是他以女裝的姿態再次在《人間觀察》中出現,看看如果日本各地的人在街上看到女裝的木村拓哉,會有什麼反應。

我真心的。     今天,我post了這個笑話: 上年,我記得我一個人單挑「學生午餐」這課 […]

在完全不劇透的情況下,要我說對此演出的感受,是絕不可能的。

大家也許都知道,社交網路,都已不是社交之用,而是商業用途,你以為你在交朋友嗎?

香港人絕對是中國人?

於是,香港人面對「利益」,4000元的補助,幾百元的交通津貼,美式快餐店的10元優惠,他們會很關心,他們會廣傳。但面對大格局的事,他們不會想。

當我看到面書朋友的「生活分享」,我開始分不開,究竟生活和工作有什麼分別。有很多人把面書當成工作一樣,當然他們不一定會有收入,但他們的勤力程度,不比專業的所謂KOL少。我的生活,好像都變成了我工作的內容。我在地球各處每走一步,吃每一口食物,讀每一本書,見每一個人,聊每一次天,都好像有機會變成我的工作。那是不是好事?對很多不認識我的工作性質的人而言,他們會很容易的說一句:「你就好了,吃吃飯,聊聊天就可以賺錢。」好像他們的人生就是最辛苦的,我的人生就很樂很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