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給你2018年最後的政治盤點

民陣1月1日遊行,直至民主黨12月23日的遊行,人數都創新低。有不同的政工作者有不同的解讀。有人認為,是因為政見不同的人士,各自在網上攻擊對方,互不相讓。亦有人認為,現在遊行已沒有當時的意義。以前2013年遊行,遊行完畢,董建華就腳痛,葉劉淑儀都要去美國讀書。現在?諒你幾多人遊行,都不過是一天的事情。政府會告訴你「聽到民意的聲音」,但所有事情都不會因為遊行之後,有什麼大規模的轉變。雨傘運動如此大型的遊行都無辦法令香港有真普選,遊行,還有人什麼意義?

服務態度的問題

甚麼香港是美食天堂,購物天堂,只是以前的事。現在大家都很清楚,香港只是因為有很多大陸人要來花錢,不論是房子抑或藥妝店,都是由大陸人支撐整個經濟。你說香港會有可能有精緻的東西嗎?由服務到飲食,香港已難再找到認真做事的人。因為,接受那些東西的人,根本不會在乎也不會覺得那些品味重要。

理科太太呢?有朋友都對我說,她是2018年冒起得最快的YouTuber 。她在博恩的節目都說過,她跟別的YouTuber 最大的不同,就是「她是女生」。本身高學歷,也是一個成功創業家的她,最重要的,還是她嫁得不錯。長得像《他一定很愛你》的阿杜一樣的女生,嫁了一個這樣厲害(各種層面上的厲害)的理科先生,而且有一個我一看就知同志會至愛的「理科小叔」。這理科一家從外型上已殺出重圍。怎麼可能會不紅?

當今天工黨的成員到靖國神社保釣,重提南京大屠殺,燒東條英機的神主牌,也真的是充滿喜感,也足見他們沒有政治智慧。工黨有幾多中產的支持者?有那個中產會不去日本?有那個中產不覺得用日本的藥物是安心的。有幾多中產一個月要食三至四次「真日本料理」?先不要說他們口中恨之入骨的港共政權會不會DQ他們,不讓他們參選。做這樣子得失選民的事情,我敢肯定香港的選民都不會讓工黨再進入議會,拿九萬八的議員薪津去日本。

我是港豬,我只是覺得如果大家去日本去泰國去這兒那兒都要簽證,你就真的共享中國人的榮耀,香港人也沒有什麼一國兩制的特權了吧?

盲的都看得出來。他們去美國,英國,只是想跟他們的選民說:「美國佬會睇住我地,有我地係度香港關係法會冇事。」

Just the way you are.

同性戀者一年一度的遊行總是標奇立異,不是扮女人,綁繩就是穿小泳褲。總之,一年365天,只有一個下午展露自己,都是錯的。同性戀者的聲音,權利,有沒有必要被聽見,被尊重?對不起,主流社會的權貴可以實在的告訴你,你想怎麼樣是不重要的,你想得到某些權利,請來我這邊,用我的方法,依我的規矩,做我想你做的事。

最近看新聞,有一件事我怎麼搞,也搞不清楚。公民黨的議員說要去外國解釋香港「一國兩制」的狀況。喂?哈囉?過去二十一年,不是說過很多次「一國兩制已死」嗎?不是說過很多次「這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嗎?你現在跟我說你去英國,首先是要「唱好香港」

香港政工作者,舒服太久了。他們食六四議題,食廿三條議題,一直走到今天。新世代對六四無感,廿三條因為美國出手膠著,泛民就失去了成為「美中港三方斡逃」代言人的功能。一次又一次選舉失利,一次又一次證實他們沒有能力對付邪惡政權。還枉那些覺得自己投了票就支持了正義的香港人,除了突顯九龍西有十萬個愚忠的慈母,接受泛民多次出敗兒都要默默交出選票供養,我更看到香港的政治水準未來十年,都不會有進步的原因。

我覺得這個台灣正靠共黨去。

「你覺得丁守中來了,韓國瑜上來,他拼經濟可以如何做?都是引入陸客嗎?那時候錢是多了,但景觀不是就變了嗎?我從香港來的,沒有投票權,我覺得台灣就最後一個地方可以對抗中國的呢。你看香港?我下飛機,被的士司機問我:『你投票的時候大抵都是共產黨已經選好的才給你投嗎』。我當下沒有辦法回話呢。為什麼台灣人會選這樣的事情?」

長毛說,現在怕輸,是輸「射落海」。我想告訴長議員,現在射落海,已是俾面。再像民主老兵一樣,在《明報》屌多兩次票,我想他們就真的會身陷焦土派,投對家了。

屌票與拜票

對年輕人而言,他們已輸了人生。給你一票,不給你一票,對他們的人生,已沒有影響。輸無可輸,為何還要聽你「屌票」?

你們香港人,還相信泛民議員的「外國溝通」嗎?他們看著本土派被打壓,內心深處隨時暗暗覺得政治對手被消滅,第三路線慢慢被消磨,再出來叫年輕人投票給自己,除了可以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還有什麼用處?泛民議員常說自己去英美遊說,你說了什麼回來?對著外人說現在香港還很好嗎?

任何仁 呢個campaign 最大既問題,係將「救人民主化」,平面化,幽默化,簡單化。任何人都可以救人當然係一種好高尚既情操,值得推揚。係中國呢種「小悅悅事件」咁,睇住個幾歲小妹妹死係街頭失救都唔理既中國文化之中,任何仁 既精神,簡直係有違現代中國生存既常識,更顯一國兩制既重要性,值得留低。咁問題係咩呢?我細個既時候呢,就有玩紅十字會既。以前d 師兄同我地講,心外壓係專業既急救程序,如果唔小心,好容易會令到胸骨折裂,甚至內出血死亡。乜而家人類進化左啦?d 胸骨係點壓都唔會裂?抑或消防處已準備好好多既資源,去為所有香港人,任何香港人提供心外壓同埋使用心肺復甦儀既訓練?

給孩子吃食教育

聽過很多奇怪的故事。聽說外傭姐姐放假的時候,兩歲的孩子整天在打鬧。原來,母親幾乎都不知道孩子每天在吃什麼。姐姐放假的時候,那個把孩子生出來的女人,完全不知道要如何處理她的孩子每天的基本需要。結果,兩歲的孩子不肯吃母親煮出來的稀飯,無計可施,唯有一邊打電話給外傭姐姐請教究竟爛飯要如何煮,有沒有可能另補人工銷假回家,最後一著,就把薯片弄碎,拌入稀飯中,令孩子進食。

論香港人的自我意識

有一些聲稱自己跟日本人有交往的朋友,其實發現,大部份日本人根本不知道香港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