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呢一行嘅賤人

這一行的人,就是這樣。三天兩夜,我就會見到blogger/KOL朋友總是在問,為什麼這一行的人,總是叫人做事的時候就快,而找數的時候就慢。我心想,搞什麼?為什麼KOL比做性工作者還要賤,性工作者都知道什麼是「相金先惠,格外留神」吧?他們都心知,嫖客們性慾到之時就什麼也可以,到完事後就一定不理不睬吧?難道你真的以為恩客與性工作者之間會有真愛?

最近我看到的大型社會工程是什麼?「香港人跟大陸人一樣咁衰」。「香港人衰過大陸人」。

對香港人,你叫我體諒?sorry,我不會。我從不體諒自己。我肥的時候,被discredit,被泛民打手肥閪前肥閪後咁招呼,我會告訴自己,這些人渣,總有一天會吃到自己的苦果。

各位港豬,你生不逢時了

以前小時候,父母都對我說,只要你好好賺錢,你就可以享受。好了,聽電視上的人說多了,即使我「低下頭賺錢做港豬」好不好?原來,當你有錢,有錢到一個地步,可以去郵輪嘆世界,但現在世界是這樣的。

人類的記憶真的很好笑

喂?真的嗎?覺得他好,是綜合所有因素?那他政綱寫了「發展東大嶼」,「為廿三條立法」,是什麼概念?被DQ那個老師,不是說「不要廿三條」的嗎?別說我屈她,她的政綱自己說的。

吃的只是場景

在香港,只要你聽到「冰室」兩隻字,而所有裝修都是新簇簇的,你都可以肯定那些東西是一定不可以吃的,連基本的奶茶都不會做得好的。

知行合一是甚麼?

這陣子,很多人都說現在香港很壞,「搵夠錢就移民」。我心想,他們都是想做「移了民的黃絲」吧?看著國破家亡,他們獨善其身,然後情緒牽動一下,覺得自己「存在過」,覺得自己是「最後一代香港人」,自顧自顧影之憐的欣賞自己的獨特,然後享受別國的人民用血用汗爭取回來的民主、自由以及社會的各種美好。

過去一年,很多人叫我搞旅行團。我拒絕。怕煩。之前說過,有人問我可不可以帶他們去農泊旅行。有人反對,說:「不要搞到人啦!」

韓麥爾老師針對侵略者禁教法語的陰謀,讚美法語的優點,説:「法語是世界上最美的語言,……我們必須把它記在心裡,永遠別忘了它,亡了國當了奴隸的人民,只要牢牢記住他們的語言,就好像拿著一把打開監獄大門的鑰匙」。

這些日元大鈔上,有一個Hello Kitty的圖案,而且是 LMC ,也不可以使用的。

偶像與建制

我對有人認為劉德華為建制「配音」很驚訝而覺得有點驚訝。在信心危機的時候,我們聽過幾多首為香港打氣的歌?

我對這件事,不再有意見了。我也覺得香港不可以跟其他國家比較。香港只是城市而已,小孩吃差一點,是訓練,很好。

兩年前,有一個飯商,想做生意,於是就找了一家小學。小學知道飯商想「開新file」,要做portfoilo,於是提出各式各樣要求,又要營養均衡又要好食,最過份的,是他們要求老師的飯盒是送的。副校長天天點菜,要師傅特別炒一個「紫羅牛肉炒飯」給他。好了,到第二年,飯商知道做不下去。把學校交給他的錢,捲鋪走人,宣佈破產。他知道學校不敢爆出事情,因為飯商會把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爆出來。

網路現在好多打手,見你留言,就起你底,就搞你份工。而家仲講真話?傻架?你無啦啦做咩要惹麻煩上身?好啦。我就畀三個留言大家睇。

成日話關心下一代……

關於飯盒的事件,仍然有大量家長給我簡訊,我只可以說,我不小心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當然,有人指斥我,說這樣子的事情,會阻止「派飯」的人,以後寧願把飯盒變垃圾,都不會在颱風天派飯。這種人,又是出了問題的:飯商寧願把剩下的飯變垃圾都不給你們試食,你就知平日給小孩吃的就是垃圾。

斯德哥爾摩香港人

香港人的問題,是由營養午餐這件事開始。不好吃的東西,直接說不好吃,就會被教訓。而老師有無上權威,沒有品味的老師迫令沒有品味的學生學會「將貨就價」,學會「向下比較」,學會站在「道德高地」(要跟非洲小朋友比較,他們沒有飯食很可憐,你有酸菜臭飯食已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