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仲有咩牌可以出呢?G20 去日本示威,given 你地合法既,你又入到境既,我不可以反對。任何人都有合法的集會自由,right?

我很喜歡那些覺得看了自己面書就等如全世界跟自己同一樣想法的人。

誰要鬥?

台灣人看在眼內,都說「你們香港人如此對待阿共仔」,抵你們受。

有時候,有些人就可以大言炎炎選舉令人謙卑。但過去五年,我浪費了我人生黃金的時間研究香港政治,跟香港政工作者打交道,我可以斗膽而負責任的說:謙卑?他們門都沒有。他們是自以為是,覺得自己好厲害,覺得群眾好易控制的人。直至雨傘,群眾吞沒了立法會議員,他們就用他們的方法,拉一派打一派又好,給錢給好處又好,打壓又好(說佔旺案判刑恰當的是誰?)

請知道你要說服什麼人

這種「陳健波」,在你家中,一定有一個:

「我生活係無問題,點解?因為我前半生很努力」

我最害怕的,是棋,才剛剛開始下。你記得嗎?六四的時候,還是一手硬一手軟:趙紫陽行軟功,全部不肯走,而行動不斷升級,然後強硬派抬頭,坦克入城。但2019年跟1989年最大的不同,是當時「佔領等轉機」,才有柴玲說的「血洗天安門」論。

港女carriemami 的星期六遊戲

  她很清楚了,要記者遵守遊戲規則。在她眼中,只是一場game,而肯定,她不會endgame。 到有 […]

我也不想這樣。

記住你跟那些低級政治KOL不同,你有愛你的人,有關心你的老師,家人。記住之後,請小心地,聰明地,一步一腳印地,走你們的路。

社會運動需要成本,由雨傘之前,511 個被捕者;到佔中之時超過一百萬人在街上79天,到今天有103萬人遊行了,我們撼動過政權什麼?

民主進程沒有發生。

現場現時約有100人聚集,當中有台灣人,香港往台灣讀書的僑生,以及已移居台灣的港人

有學生叫我呼籲在東京港人去星期天去東京那個反送中集會……

不被尊重,總有原因

記者們失禮的問題,何以不在泛民的政工作者面前出現的呢?如,你去美國英國,做了什麼?為什麼你在香港說叫「一國兩制已死」,說英語的時候,就說「一國兩制運作良好」?

我已經說過很多很多次:小孩子不會六四,不是小孩特別賤。沒有小孩一出生的時候,就會知道所有歷史事件的。

他們不知道六四,有責任的,一定是成人。

左膠的集體失語症

我對metoo一直有保留,由特首出來說項的一刻,我已在電台節目提出保留。不是說林鄭利用metoo 一事籌措自己的政治本錢那麼簡單,而是看到政工作者,一眾自恃為女性發聲的壓力團體、政客、學者,面對時局有所轉換,有著集體的失語症。然後,只是到處打擊跟他們不同立場的人,就覺得香港人很可憐。

時間的價值

香港人的時間是不值錢的。

對他們而言,免費的東西,就最好。每次有什麼東西「買一送一」,排隊時間高達兩三小時,都沒有問題。一杯名牌雪糕幾多錢呢?40元港幣,對不?現在最低工資,都37.5了。兩個人,如果都大學畢業,時薪怎麼樣,都有40元以上吧?排兩小時去換一杯軟雪糕,時間成本是幾多?

試述兩者之間的分別?

我唔識講,我唔理,我唔知,總之我要你點點點。

是不是似曾相識?對。這就是香港人對「政治」的大概水準。他們認定了一些事情是對的,你就自然而然覺得,這件事就應該要做。

即使你用盡所有方法,告訴他們這種狀態是有不妥的,違反民主精神和原則的,都好像不重要。因為你這麼說,會影響他們的利益,他們就會上好子彈準備攻擊。

這幾天,發生了什麼事?

焦土派的聲音

我只可以覺得,每一次要動員,要宣傳,都可以令人覺得有一點很難為情。我以為,好多人好在乎假新聞,但當特首林鄭月娥在立法會沒有說過「對付我」,她說的是「對待我」,但所有傳媒,不分左中右,都說她說「對付我」,大家都當沒有事發生。日本沒有說過「或考慮」免簽證,但就可以做圖然後廣傳。為什麼?只要是「符合他們要宣傳的意識」,你就可以隨便用「假新聞」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