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又有人又跳出黎問啦,咁你可以帶飯架嘛。邊個叫你唔帶飯返學呢?

作曲人Eric Kwok 在一個選秀節目中問及參賽的男生,誰是同志。

網路對話的銅像

只要你「換位思考」,代入一下,你在那個環境,看著一個游得快但不能參加亞運的運動員,被一個疑似權貴之子取代,你在那兒,沉默不語,為的就是一個參賽機會,這樣的 #白色恐怖,不可怕嗎?

香港人的性格是什麼?是跟紅頂白,西瓜靠大邊。不好的事情,多說幾次說好;好的事情,多說幾次變壞,他們就會跟著走。要不然,什麼榴連自助餐,什麼車仔麵變香港美食,甚至是反服務的惡質態度變成香港特色這種「文章」故事,怎會有那麼多人支持?說到底,香港人就是愛聽好話。有人得獎,支持一下便好。過程是否公義?得獎者是不是用「正當」的手段才去到賽線?這些事情,傳媒不踢爆,大家就會很安然的去看這些「得獎感動劇」,運動員回來再做幾個訪問,大家看了,廣傳了,之後就會回到日常生活。

最近有一個行家買左個地方,之後就做airbnb 啦,嘩屌,真係話以後都唔會租畀女仔呀。

你左眼見到鬼

當我要保住街頭表演文化的時候,這些人問我,為什麼撐 Mr. Wally 不撐這些大媽。很簡單,是她們惡俗,噪音滋擾,令人煩躁。她們在尖沙咀出現,令香港形象受損。那時候,不少街頭表演者還在撐左膠。

有人說要規管街頭表演。那誰有資格去管?去管的人,有沒有政治審查成份?在香港,有誰有資格有能力是他出聲說這個藝人有潛質,我就讓他去表演?有誰有這樣子的光環,有資格一槌定音,而可以令所有人都絕口噤聲,說他是一個公道的人,做的裁決一定有藝術水準?

立場和稜角

在香港,畀一個like人都斤斤計較,還叫人關心人?我真的很關心人,最後得到什麼後果?最後又是說「佢咁樣唔知搏咩」,「都唔知係咪收左錢」。在香港,生存不容易。對我而言,我慢慢學會,我對事情不再憤怒。因為,大家都不想聽到聽人憤怒的說話。宋芸樺又好黃安又好,誰回大陸開演唱會誰唱好大灣區又好,我也沒有很多感覺了。

掀起,再放下

那時候,我還沒有在電台做regular的節目。你也肯出來跟我訪問,一個人,不帶妝,我答應了,也不拍照。那一天,你介紹了你的好朋友給我認識。我們點頭,沒有交談什麼。

叫「小確幸」的所謂進步

黃之鋒問大家,為什麼年輕投票率那麼低。我不年輕了,我也會去投票。只是,這麼一條艱澀的問題,我也不會回答,不是因為我沒有思考,我沒有答案,而是我害怕,我害怕我答的答案不符合你的預期,然後我會變成下一個被批鬥被燃燒然後被政工作者們在這個政治酷寒的太平盛世中取暖的燃料呀。

有些人一個月賺到兩三千港元,就覺得這件事很有趣,所以就不再投稿到任何「網媒」了。哈哈哈哈哈哈。我聽到這話的時候,我已經覺得笑不攏嘴。我比較簡單,只要我證實了自己的想法是對的,我就會覺得很快慰。

他說,他做第一個棟篤笑的十三個原因,其中一個,是「因為失眠」。有幾人看完他的表演,會失眠呢?

孩子長大需要無限的勇氣,最懦弱的卻是那些把孩子當成是「自己的勳章」的大人們。

超人特工隊,或在台灣叫的《超能家族》在香港的票房,上畫四天,已超過2500萬。而直至現在,發行公司的人說,這片子極有可能會突破一億。

入書展呢,好多時都要用現金。電子錢包一啲都唔流行。好多大陸人,都用電子錢包,覺得你香港好落後,點解仲要用現金。

網路世界發生既事情,我都唔可以太認真。尤其是,以前,我地都以為網路可以為人帶黎幸福,帶黎革命、令世界更近,令人與人更和諧。但好可惜,其實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