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這個女人問:『三十幾歲仲係處女有冇問題』。哈哈哈哈,本來這些問題就應該問最應該可以信任的人,但他們實在太絕望了。」

難道只有愛不足夠?

每次看大家關於「跟父母去旅行」的留言,都覺得很治癒。的確,跟父母去旅行是差事,是很多人的共同經驗。平日賺錢不多,要花錢,大家都想買開心,但不知道為什麼,老人家總是對年輕人有很多要求。而年輕人都對老人家有很多期望。把「跟老人家去旅行」變成「公幹」,不代表不盡心盡力做,只是沒有期望,就沒有失望。

應說的話

議會上大官,出身民主派的羅致光局長已說明,你通過任何修定,我就收回議案,是不情不願地要收回議案。侍產假就會由本來議決的五天變回三天。

佔了便宜又賣乖的肉男

在台灣同志遊行的那天,愛家那邊怎麼會沉默?他們有的是錢,用錢打擊你,就是最有效的方法

關誰什麼鳥事

我曾經以為,人與人相處,承諾好緊要。後尾你又慢慢發現,人生太多事情不能每一下都用「朋友」的想像來應付。以前有一面之緣,言談甚談的人,可以因為利益忽然變臉。明明花盡心思去幫忙的某些人,到他們有利益在面前,就會對人插你幾刀,去賺自己的光環在這個一地無奈的圈子浮浮沉沉。交心?沒有意義的。

這兩三年,國泰很花錢去叫 KOL 為自己省招牌。賣小強,說這家航空公司好有人情味云云。當時我看在眼裏,身為香港人,我都希望香港的航空公司,可以做好一點。歐美乘客之間,很多人都說國泰服務其實不俗。對,你跟下限比,你一定不能比。只要你坐過日本航空公司,你就明白,這個世界是有更好的航空服務的。

寫文為甚麼?

以前,我會想社會有轉變。至少,大家會因為我寫既野,諗下其實件事係點。好似去日本放飛機呢單野咁

我以為大家是有分別的。

過去兩三個月,我每次看到這些「叫大家投票」這種新聞,我都覺得他在侮辱社會科學專業。首先,那些「你認為xxx應否保留」、「你認為xxx vs xxx 那個需予以保留」,有權發聲,發言的,是什麼人?

你是香港人嗎?你想食好西嗎?對不起,以前去的所有外國客人,已令很多日本店家下逐客令。網友說:「有三家我吃過的,這次旅程都對我說『不做外國人生意』。另一家在銀座的xxx(超有名店),全程黑面。」

呢一行嘅賤人

這一行的人,就是這樣。三天兩夜,我就會見到blogger/KOL朋友總是在問,為什麼這一行的人,總是叫人做事的時候就快,而找數的時候就慢。我心想,搞什麼?為什麼KOL比做性工作者還要賤,性工作者都知道什麼是「相金先惠,格外留神」吧?他們都心知,嫖客們性慾到之時就什麼也可以,到完事後就一定不理不睬吧?難道你真的以為恩客與性工作者之間會有真愛?

最近我看到的大型社會工程是什麼?「香港人跟大陸人一樣咁衰」。「香港人衰過大陸人」。

對香港人,你叫我體諒?sorry,我不會。我從不體諒自己。我肥的時候,被discredit,被泛民打手肥閪前肥閪後咁招呼,我會告訴自己,這些人渣,總有一天會吃到自己的苦果。

各位港豬,你生不逢時了

以前小時候,父母都對我說,只要你好好賺錢,你就可以享受。好了,聽電視上的人說多了,即使我「低下頭賺錢做港豬」好不好?原來,當你有錢,有錢到一個地步,可以去郵輪嘆世界,但現在世界是這樣的。

人類的記憶真的很好笑

喂?真的嗎?覺得他好,是綜合所有因素?那他政綱寫了「發展東大嶼」,「為廿三條立法」,是什麼概念?被DQ那個老師,不是說「不要廿三條」的嗎?別說我屈她,她的政綱自己說的。

吃的只是場景

在香港,只要你聽到「冰室」兩隻字,而所有裝修都是新簇簇的,你都可以肯定那些東西是一定不可以吃的,連基本的奶茶都不會做得好的。

知行合一是甚麼?

這陣子,很多人都說現在香港很壞,「搵夠錢就移民」。我心想,他們都是想做「移了民的黃絲」吧?看著國破家亡,他們獨善其身,然後情緒牽動一下,覺得自己「存在過」,覺得自己是「最後一代香港人」,自顧自顧影之憐的欣賞自己的獨特,然後享受別國的人民用血用汗爭取回來的民主、自由以及社會的各種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