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可以潑冷水了嗎?

在網路吵架,是不是真的那麼大問題?其實不。在這種政治氣氛熱烈的環境下,打「網路空戰」對幾千票的小區,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問題是,為什麼那些人會有這麼多令網民覺得沮喪的事?只因大家投票,都是情緒主導的。

大家真的是想要「黃色經濟圈」,還是要「打卡的光環照片」?有一個故事是這樣子的。台灣有一個叫「拍扁麵包師」的人,因為追拍時任台灣總統陳水扁而被麵包店辭去 ,因為這事,在網路紅了一陣子,之後就爆了很多爭議。首先,有人找他到大陸開店,兩個月後就好像回到高雄。之後,有人就找到他的麵包,原來長得要多醜有多醜,angrybird 的嘴是歪的,羅勒麵包像一堆沾上鬼口水的隔夜麵包。

你想贏還是想要noise?

最近的所謂國際戰線,有政治人物把BTS 跟港人放在對立面

無法成長的阿檸的距離

我有一個習慣,如果有「朋友」或是圈內人叫我看一場show,我看完之後,一句話都不說,那請你們也不要再問,如若見到我,你都當見不到就好。

100001元的故事

我在課堂上,會聊日本人對「成人」的定義,其中一個,是「會冠婚葬祭的基本禮貌」。學生以為我說故事,後來我發現原來很多學生都不知道帛金的禮貌,還有人情的禮貌……就像他們不會用安全套一樣。常識,大多不常常被認識。

香港由警察到地鐵站職員,對生化既反恐常識,近乎係0。

看著泛民打手,連登acct 不斷的說「解放軍犯法」,也真的蠻好笑。

好多人話,原來暴動係為區選,咁解決暴動問題,只需要一步,做了就可以了「取消區選」。因為「暴徒」暴動的原因, 是因為區選嘛!那沒有區選,沒有暴動了。

上次約左條仔返屋企啦,佢射完之後就同我講,佢原來係做政府果陣,跟過「冇頭髮」做野。「冇頭髮」呢,原來出左名既「好處」,係「勤力」。晚晚做到十一點先走人。

我和我的中大

中文大學是一個改變我人生的地方。

迫大家抗爭

對這位特首而言,她很清楚,她現在宣佈宵禁,停工停課停市,就是輸。這樣子,「暴徒」的目的就會得逞。所以,她一定不會停課,而更會向「可以上班和上學的人表示敬意」。

農的傳人

首先,你要有一堆志工。

一開始的時候,他們拒絕相信。第一時間噗出來說「fc了沒?」、「好假啊那張紙」。當癱仔三哥的面書出「不自殺聲明」摻一腳,然後正版癱仔在面書公開了閉路電視的畫面,指原來貼紙的是一個不明來歷,穿一身藍衣藍褲的男子。於是大家就好像很釋懷了。

不是他們做的,不是。那可以照吃了。

改過自新

容總話,水門雞飯由藍變黃,在微信上說的和實際做的,有所分別。我覺得又咁睇。如果呢個世界既人,可以「覺今是而昨非」,好似以前容總都做過社民連,幫過反高鐵大台買飯;巫堃泰都做過公民黨,某反送中律師都因為見識過某啲泛民政客做過咩所以自己盡力讀個律師牌返黎幫前線,我都投過長毛

你真的是中國人嗎?

如果你是真實的,有骨氣的,知所輕重的中國人,你看到這陣子暴徒如此肆虐,應該支持良心藍店,日日發起支持運動,用黃屍們口中的「金魔法」,用現金來懲罰這些不愛國的店子。何以這個飲食業界的議員,在飯餐面前,可以把民族大義家仇國恨都拋諸腦後?

自首與不自首

陳同佳只是一個個案。他這個個案,牽動出來的,是特區政府一次又一次各式各樣對事情的輕蔑。現在究竟你當台灣是什麼?如果你把台灣和中國和香港都當成一部份,在一個中國原則之下,你林鄭月娥政府又如何把「台灣警方來港」一事理解為「跨境執法」?再者,當中國和台灣都有司法互助協議:1990年有《金門協議》,2009年有一個名為「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Cross Strait Joint Crime-Fighting and Judicial Mutual Assistance Agreement)」,一個由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與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分別代表中華民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雙方非官方組織,在2009年4月於南京市簽訂的協議。目的是就「兩岸司法機構在犯罪情資交流、調查取證、執行民事仲裁、接返刑事判決確定人等方面進行互助的協議」。香港為什麼不可以擁有這麼的一個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