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過去一年,很多人叫我搞旅行團。我拒絕。怕煩。之前說過,有人問我可不可以帶他們去農泊旅行。有人反對,說:「不要搞到人啦!」

韓麥爾老師針對侵略者禁教法語的陰謀,讚美法語的優點,説:「法語是世界上最美的語言,……我們必須把它記在心裡,永遠別忘了它,亡了國當了奴隸的人民,只要牢牢記住他們的語言,就好像拿著一把打開監獄大門的鑰匙」。

這些日元大鈔上,有一個Hello Kitty的圖案,而且是 LMC ,也不可以使用的。

偶像與建制

我對有人認為劉德華為建制「配音」很驚訝而覺得有點驚訝。在信心危機的時候,我們聽過幾多首為香港打氣的歌?

我對這件事,不再有意見了。我也覺得香港不可以跟其他國家比較。香港只是城市而已,小孩吃差一點,是訓練,很好。

兩年前,有一個飯商,想做生意,於是就找了一家小學。小學知道飯商想「開新file」,要做portfoilo,於是提出各式各樣要求,又要營養均衡又要好食,最過份的,是他們要求老師的飯盒是送的。副校長天天點菜,要師傅特別炒一個「紫羅牛肉炒飯」給他。好了,到第二年,飯商知道做不下去。把學校交給他的錢,捲鋪走人,宣佈破產。他知道學校不敢爆出事情,因為飯商會把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爆出來。

網路現在好多打手,見你留言,就起你底,就搞你份工。而家仲講真話?傻架?你無啦啦做咩要惹麻煩上身?好啦。我就畀三個留言大家睇。

成日話關心下一代……

關於飯盒的事件,仍然有大量家長給我簡訊,我只可以說,我不小心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當然,有人指斥我,說這樣子的事情,會阻止「派飯」的人,以後寧願把飯盒變垃圾,都不會在颱風天派飯。這種人,又是出了問題的:飯商寧願把剩下的飯變垃圾都不給你們試食,你就知平日給小孩吃的就是垃圾。

斯德哥爾摩香港人

香港人的問題,是由營養午餐這件事開始。不好吃的東西,直接說不好吃,就會被教訓。而老師有無上權威,沒有品味的老師迫令沒有品味的學生學會「將貨就價」,學會「向下比較」,學會站在「道德高地」(要跟非洲小朋友比較,他們沒有飯食很可憐,你有酸菜臭飯食已很幸福)。

又有人又跳出黎問啦,咁你可以帶飯架嘛。邊個叫你唔帶飯返學呢?

作曲人Eric Kwok 在一個選秀節目中問及參賽的男生,誰是同志。

網路對話的銅像

只要你「換位思考」,代入一下,你在那個環境,看著一個游得快但不能參加亞運的運動員,被一個疑似權貴之子取代,你在那兒,沉默不語,為的就是一個參賽機會,這樣的 #白色恐怖,不可怕嗎?

香港人的性格是什麼?是跟紅頂白,西瓜靠大邊。不好的事情,多說幾次說好;好的事情,多說幾次變壞,他們就會跟著走。要不然,什麼榴連自助餐,什麼車仔麵變香港美食,甚至是反服務的惡質態度變成香港特色這種「文章」故事,怎會有那麼多人支持?說到底,香港人就是愛聽好話。有人得獎,支持一下便好。過程是否公義?得獎者是不是用「正當」的手段才去到賽線?這些事情,傳媒不踢爆,大家就會很安然的去看這些「得獎感動劇」,運動員回來再做幾個訪問,大家看了,廣傳了,之後就會回到日常生活。

最近有一個行家買左個地方,之後就做airbnb 啦,嘩屌,真係話以後都唔會租畀女仔呀。

你左眼見到鬼

當我要保住街頭表演文化的時候,這些人問我,為什麼撐 Mr. Wally 不撐這些大媽。很簡單,是她們惡俗,噪音滋擾,令人煩躁。她們在尖沙咀出現,令香港形象受損。那時候,不少街頭表演者還在撐左膠。

有人說要規管街頭表演。那誰有資格去管?去管的人,有沒有政治審查成份?在香港,有誰有資格有能力是他出聲說這個藝人有潛質,我就讓他去表演?有誰有這樣子的光環,有資格一槌定音,而可以令所有人都絕口噤聲,說他是一個公道的人,做的裁決一定有藝術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