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夫
奇夫
九十後一名,教改下的雙重末代生還者。在一所離地的大學,主修一門離地的學科。興趣涉獵範圍極廣,中新聞毒極深,閒時非常留意城中政局世界時事,偶爾吃飽沒事幹就寫寫文出出推,推多而文寡。

巴黎軌跡——閘住你!

在巴黎,地鐵/RER乘客逃票現象卻實屬屢見不鮮。逃票者為求不費分毫坐車,往往各出奇謀:或跨欄般越過閘口,或體操選手般借雙臂之力越閘而過;慳水慳力的話,就甚至會大言不慚問其他付費乘客能否跟尾過閘(多數情況下,對方都會願意被尾隨)。就算如小弟般明顯地「遊客相」,也試過被問能否跟尾;不太明瞭情況的小弟,頭也不回就逕自驗票入閘。而如果見過/記得多數巴黎地鐵站大堂的設計,更會令跳閘行為昇華到「讓十三億人都震驚」:逃票者越過的閘口,往往就是在售票處正前方,而售票處內職員通常不見有何反應。

M記新品不是夢

自從M記響麥樂雞重出江湖同時,又新出咗隻「新地蘋果脆」之後,有網友開玩笑話佢只要將任何兩樣現有產品合埋,就可以係一件新產品。有圖有真相,呢樣嘢響早餐時段,已經成真。

小弟身邊觀察,的確有不少人熱衷追看北面綜藝節目或真人騷,譬如同樣是現時視播出的《爸爸去哪兒》之類,而追看方法通常都是透過手機串流或經電視盒子收看。正如追看韓國劇集/綜藝節目的風潮,你可能覺得這是非常 bad taste,但都不能客觀否認這類節目已經在香港累積一定觀眾群—而我不是指所謂新香港人,而是一般師奶甚至港女。

所謂的「亞洲國際都會」,要立法禁止國籍歧視,卻竟然在電視公然大玩種族主義?大台不行鳥,小弟前年已經說過。不過,星期日晚碰巧聽到電視上播著大台的模仿節目,出現模仿 Diana Ross 和 Lionel Ritchie 合唱名曲 Endless Love 的情節,竟然也引到小弟的眼球,注目螢幕。

以巴衝突史,四分鐘入門

無論是決定向以色列的高牆說不,還是代入內塔尼亞胡角度思考,讓我們先用四分鐘時間,瞭解該帶地區自古以來紛爭不斷,血跡斑斑的苦路。短片的作者同時提供了一個簡單易明的指南,讓觀眾更明瞭短片中各個互相殺戮的角色,所代表的歷史群體。

CNN 於二月尾,宣布即將取消由英國前記者 Piers Morgan 主持的新聞清談節目 Piers Morgan Live。消息於一個星期六晚上,先後由 CNN 旗下財經網站發放,以及由 Piers 親口於 《紐約時報》 刊出的一篇報道中證實。幾篇報道及訪問中,皆未見電視台及主持雙方有何批評或幾字真言,反而是 Piers 坦承自己或許不適合美國文化。

玩轉三色台之無記不行鳥

筆者所見,《玩轉三週半》的節目概念,跟之前一系列《福祿壽》節目裡惡搞三色台本身各類節目和其他流行影視作品去達到搞笑的環節如出一轍,唯一分別是動用全台上下藝員,還驚動到嘟嘟姐、獎門人等殿堂級人馬出動。當然,殿堂級人馬最主要作用是吸引一群觀眾注意(看他們如何在鏡頭前自嘲、出醜),但強大陣容背後卻依然是老掉牙的執行、四十五年不變的製作價值,與三色台一貫作風無別。節目啟播以來,筆者也偶有收看,可以總結,整輯節目從頭到尾絕對是「負面吸引」的極佳例子,徹底應驗了”It’s so bad people actually watch it.” 這說法。台方可說是嘗試利用部分人(特別是活躍於網上討論區的一群)對三色台節目「『膠』、老土、抄襲外國、公式化」等固有負面想法,透過半小時短劇式演出加以誇張凸出,期望以醜化方式博君一笑。這與年輕人一窩蜂湧去明將吃難以下嚥、口味獨特的迴轉壽司,或者去年美國女「歌星」Rebecca Black 的「成名作」”Friday” ,縱然不堪入耳卻也在YouTube 有過億點擊率,何分別之有?

香港人與微博

無可否認,部份香港人熱衷微博的原因,是娛樂界市場力量和大陸GFW兩者造成的現象。自twitter在06年成立以來,外國藝人看準微型博客(microblog)這新興平台訊息簡潔、直接的獨特之處,加以利用與粉絲更直接聯繫,展示其較為真實的一面(這是當twitter還是小眾玩意的時候;隨著近兩三年用戶增加,經理人和公關也開始沾手藝人的twitter,將其變成軟銷渠道)。大中華區藝人思路何妨不是一樣—無奈twitter至去年之前也沒有提供中文介面,而twitter更是在2009年新疆7‧5騷亂事件後後「榮登」被GFW長期過濾,與facebook、維基百科等「共負盛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