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人里
木人里
一個心地善良既仆街。

當你舉傘過低(當然,好可能係身高問題),係會隊盲路人既眼睛架。身高方面的確係無得改,但你可以加倍小心,或者用透明既遮,觀察住個街道情況先行。屌,其實上面啲所謂主張係常識到無得再常識,唔好再要人提,再要人講啦。現代社會,擔遮都仲要人教,羞愧唔羞愧?

屌你個仆街仔好意思寫信俾我?你放心,我就無坐監啦,但係你就害得我好慘。我知道你即係我,我屌你其實無意思,但既然有機會回信俾後生既自己,即係你,我就點都要鬧醒你。

無論幾正幾吸引既菜式,只要加左臭茜,無論幾多份量,都會即時破壞左碟餸。你身邊既朋友未必明白,但我絕對知道個種明知完全食唔落,每啖都要非常小心翼翼,做完QC,確保無任何臭茜碎先敢放入口,仲要忍受個陣似有還無既臭茜味既感受。思前想後,我認為真係再可以再忍受。

「2014年9月28日,金鐘馬場頭場兩千米石屎地賽事,全部馬匹準備。」DAISY深呼吸一口氣,「好啦,一出閘既時候,應聲彈出既係民主黨,緊隨其後既係泛民各政黨以及左翼團體。」「DAISY,你講緊咩呀?民主黨頭先唔係踢傷騎師取消左資格咩?」旁邊的人細聲提醒。

一班由前學聯成員,退聯組成員和其他港大同學組成的委員會推動罷課,以反對李國章任命為港大校委會主席。現在罷課開始了,港大教授呢?1._現在唔係罷課既好時機。2._我繼續關注罷課,心情沉重。3._作為教師有責任教書,無法罷教,會支持,尊重。

我大致上是相信邵先生是一時疏忽的,只是關於參與研究,你是有的,至少你是其中一個解讀數據的人,是形成研究結果的其中一部分。見於:「《時代廢青》作者、香港浸會大學青年研究實踐中心副主任邵家臻應《端傳媒》記者記者邀請,協助解讀數據時說,「(上述知名人士)都是衝擊主流價值的代表,恰恰說明『廢青』的形象正是當權者依據這些人的行為所建構,以污名化不同於主流的價值追求」。邵家臻自己在「測試」中獲得71分。」

負責整理資料的是端數據實驗室,但在整理後,是由美國加州大學博士、北京中科院心理研究所訪問研究學者鄧藝博士及香港浸會大學青年研究實踐中心副主任邵家臻二人分析數據。

今早低端傳媒發佈了一個以廢青為主題的研究結果,聲稱是經「早前,端傳媒推出「廢青系列」專題報道……設計了「廢青」為主題的「廢青指數測試」,了解參與者的看法。收到獲超過45,000份答卷。從這些回答中,我們得以定位「廢青」的行為模式及偏好,一窺其背後潛藏的價值觀。」我第一時間諗:「你事前有無講過會統計同調查架?」

寫曲線的應有原則

你要知道無論你寫得有幾白,都真係一定有人會唔明,一定會有真心的。當你寫一段status時候,你的文字是面向世界的,而不只是你的群體(你以為friend_only就得咩,big_brother_is_watching_you_and_cap你圖呀)。到時候,鋪天蓋地的真心便會來登門造訪,問候你,順便拜候令壽堂,祝福你全家。

馮同學的行為不只有市民的支持,逐花生而居的記者們當然不會放過他。蘋果日報的資深名記者張嘉雯是其中一個。作為一個盡責,專業,認真,持平,中立(下刪1萬字)的記者,她認為不可以只看網上資料就撰寫報導,她決定紆尊降貴,親自致電馮同學。又,她怕自己的名氣太大,對方見到來電顯示,會緊張得手震而拒接,所以用不顯示來電的方式致電對方。一切舉動,來得尊重,不失大體,資深記者,確是有其優勝之處。

廢青的一天

「我到底做緊咩?我到底做緊咩?我到底做緊咩?我到底做緊咩?幾時放工?幾時放工?幾時放工?幾時放工?幾時放工?幾時放工?下又叫我?我未回氣呀﹗幾時放工?幾時放工?屌你老母都唔撚講道理架﹗幾時放工?幾時放工?你條死老野識條春咩?幾時放工?幾時放工?邊個督我背脊?幾時放工?幾時放工?唔好呀又係大陸客﹗幾時放工?幾時放工?邊個發明返工?我想去踢波游水打機行山睇書睇漫畫行街睇戲唱K影相影相影相去旅行去旅行去旅行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講3次﹗幾時放工?幾時放工?…」

有一個多年來戴黑超戴到人地以為佢真係盲左既謝老四(非猁),上載左一張戴住黑超既自拍照,加左個TAG 「#盲人X偷睇」,呼籲香城一人一相,表現關注及支持。由於謝老四薄有名氣,而香城人又對自拍有情意結,所以很多人立即支持,大家都高抄低抄側面黑白LOMO加FILTER露事業線畫插圖幫公仔帶黑超,各出奇謀。平民藝人皆樂此不疲,香城對事件的關注已經到達高峰。

可以想像,未來幾天,我地的網絡世界將會鋪天蓋地,指罵黑警可恥仆街死全家,指罵裁判官無良心係狗官係畜牲,高呼香港法治已死最黑暗的一天,然後出現幾個關注組,或者我相信可以召集十萬人支持吳麗英上訴等等一連串的行動。而同樣,我地都可以想像,一段時間以後,事件會淡忘,群組會發佈其他資訊,然後,在下次同類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地才會想起這件事。

平日好識得報警,無論咩事都好似淨係報警先解決到問題既社工啊(部分,我做社福界識個d唔係咁既),你在哪?你們不記得應該保護兒童嗎?不記得社工守則上:社工有責任維護人權及促進社會公義。你們做社工是為了甚麼,只係搞下活動,開下小組?重點是幫助人,協助解決身心靈的問題吧。你預視到這女孩的將來嗎?你判斷到如果不為女孩出聲,阻止這寫真的流傳,她的成長會經歷怎樣的事嗎?你為何不作聲?

李鵬下令武力鎮壓學生革命,行為不當?的確,以荷槍實彈對抗手無寸鐵的學生,的確殘忍;但李鵬主要考慮維護國家穩定才有此決定,本人曾在電視節目中簡短見過李鵬,他親身體驗作出決定時,內心掙扎,事後被怪罪,被譴責等各種痛苦階段。國家徬徨之際,為結束漫長的抗議,必有此行動。

劇中沒有把矛盾誇張化,因此相當貼身,充滿共嗚。我們都知道很多事情應該堅持,如劇中某一幕,某角色在求職時遇上不公平待遇時,感到相當忿怒。但「你沒有工作經驗」就像一個魔咒,令你對不公平就範,忿怒,卻然後接受。

頁 3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