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人里
木人里
一個心地善良既仆街。

曾經有人問過我一個問題:如果天下間只係淨返一隻炸雞髀,你會選擇邊間。諗半秒都唔駛,我必然會選擇位於土瓜灣既囍囍小食店,頭也不回。大概這十年來,我接近每星期都會食一次,有時中午食完,傍晚又會再食。你地可能會問我會唔會太誇張?你拉返上去,睇多次張圖先,之後先睇落去,我再慢慢同你地解釋。

齊昕離家出走,然後呢?齊昕會繼續在甚麼環境下生活,有誰關懷,有誰舒緩她的不安,誰可反映她的意見,誰能在世界艱難下支持她?齊昕成長的藍圖又是什麼?如果沒有,和沒有離家出走的分別又在哪?

睇住大家懷住興奮又欣賞的心情,含住一泡眼淚去追捧著一首又一首紀念歌曲,一件又一件藝術品,一篇又一篇感人肺腑充滿浪漫激情的文章,一個又一個聽者落淚的感人故事,我的心情都很複雜,因為心入面已經響起安西教練係對山王個場波個句對白:原來已經無人諗住贏架啦。

只要弄清楚以下三個成語,分別是以訛傳訛,成王敗寇,穿鑿附會,你大概明白歷史是甚麼一回事。用這三個成語理解歷史,作用環環相扣。而同時,想藉此文作出思考,思考在以史(史事/史實)為鑑之外,研習歷史的另一價值。

「當時我地好出名架,上左好多外國報紙傳媒。尤其係我地既藝術品。」孫兒雙眼也發光了「爺爺你地一定打到班壞人落花流水啦。」「無呀,乖孫,我地無還手架,因為我地相信愛與和平。」「唔還手?人地用警棍打你都無?」「無。我地好和平同理性。雖然有好多人被打傷,我地都無還手。」

中國共產黨是廢青

你地熱切深愛,忠心不二擁護的中國共產黨,前排都仲做緊你地口中所講既廢青做既野。因為人地宜家做左話事人,你地就奴才上身覺得主子甚麼都是對的?用下你個腦啦。如果無人犯法,宜家中國都仲係盤古氐話緊事,幾時到你班外國勢力中共狗。如果犯法就係破壞法治,咁你班曾經亂過馬路隨地吐痰亂拋垃圾公眾地方講粗口違例吸煙停車唔熄匙非法下載拾遺不報既仆街冚家鏟破壞法治大罪人即刻去自首交罰款,如果唔係既請你收聲。

戴生:「我唔係緊張,我係想舉辦一個公投。」「公投?無啦啦投咩票呀?你老婆生緊啦喎?」「我打算公投,決定到底比我老婆生,定係寫份懷孕報告比佢父母,等佢父母決定。」戴生道。「你未飲咳水?咁都有得投?」「我覺得身處產房內外既人都可以投票,一齊決定。如果有其他人想投票,都可以過來投票。」

讓我們在無聲中永別

「咁你做咩唔quit group?」「唔好意思嘛,話晒都係舊朋友。當係仲有d聯繫啦。」「咁又係。」「再講,我唔出聲,佢地唔會提起我,我一走,佢地就會搵我,但我唔知可以講咩。」「但唔會好煩咩?成日電話響,又唔關你事。」「傻啦,我平時較靜音架,岩岩一星期過左,又響返姐。」

受精面試班

近幾年很流行「起跑線」這個講法,社會上很多父母都認為每一個孩子都應該盡早學習,以免在人生道路上落後他人。因此出現大量兒童外語班,兒童音樂或樂器班,決意自小訓練小朋友成為一個不輸給別家小孩的全能機器。要成功進入名校讀書,要幼年熟練多種樂器,要孩子在遊戲勝利,要孩子在班上出眾。

香港基本法上面無寫到國際標準四隻字,但香港有一條例,叫《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在回歸前,香港早適用聯合國在一九六六年通過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於本土法律條文中,並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實定香港回歸後依然適用。

今天晚上,有一位網友把一些以前,大概十多年前的屋村商場照片上載了,讓大家懷緬一番。照片公開以後,很多不同的街坊就立即過來進行一場記憶遊戲。哪一家餐廳的食物好吃呀,當年在哪間玩具鋪門口玩,哪間店鋪某個侍應的服務態度很好,哪個位置現在已經變了樣等等,一晚之間,整段童年至初中時期的回憶都出現在面前。不同年齡,甚至不同年代的人都在為這個屋村的歷史重新奠基,這感覺真令人感動。

(內有劇透,慎入)電影介紹中有言:「生命,始於吸氣。終於呼出最後一口氣。一呼一吸間,經歷高低起伏,品味悲歡離合。我們只得任腳走,憋住氣去走人生路。」「最終彼此透過港人自強不息的精神,將問題放下」,多麼豁達,多麼超然,多麼勵志﹗

每年接近六四的時間,各方傳媒都是相當敏感的。作為一個正常的香港人,無論你支持平反六四與否,都知道平反二字在香港這地方是很容易令人聯想起「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當六號用悲天憫人的口吻說出要為甚麼東西平反,然後指出所說的是豬,再由肥媽口中稱讚六號正氣,最後以六號一下涼薄無比的玩笑作結,整件事相當醜惡。

我叫神仙b,秀茂坪係我地頭。前幾日天氣很熱,我約了一班朋友到樓吹風。想不到一行出家門,就比條死o靚仔用波省中。天時暑熱實在咩都唔想理,比波省中都算,鬧兩句就走了。諗唔到殺出個架兩,大王?阿俊?我都唔記得啦,大佢兩句就縮,無料到。之後就走左去啦,以為件事就咁算啦。

道在糞溺

不知你有沒有這種經歷:可能因為吃得太多,忽然出現便急的感覺,而你正處身街上。你充滿自信,可以在失守之前趕回家中,安坐在熟悉的馬桶上,安然自若地把身上多餘的重量放下。然而﹐回家路上,你的情況每況愈下,那來自肚子的不安份不停地挑動你的神經,你只能忍,只能空著急地忍。這時候的你,應該正保持著一種高度的集中力,去把平時不太能控制的肌肉也緊緊的繃緊著。

致歷史系同窗書

正正是知道要了解一個人物,或是一件事件,甚至一個行為,動作都是如此艱難,我們變得謹慎,變得冷靜。世界並不在你身邊圍繞旋轉,在歷史的洪流面前,我們都微小得連塵埃也不是。沒有誰掌握真理。當然,我們都應該有立場,我們都應該有堅持,而不是因為萬事眾人都各有原因,各有處境而變得和稀泥和道德相對。只是,我們都應該在自己的立場以外,保留胸襟去聆聽。正如我們年少時接觸到的知識,長大後才發現可以是另一回事。任何人都有需要被提醒的時候,一個和你立場完全不同的惡人口中的一句狂言,亦可能成為你進步的契機。

頁 4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