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人里
木人里
一個心地善良既仆街。

我想留下一部歷史。歷史記錄人類存在的痕跡,記錄人類文明的證據。我要留下一部歷史,告訴倖存的人,以前的世界曾經是甚麼模樣的。的確,這個世界每天都有爭執,不公平,暴力,壟斷,貪婪…但一切都完結了。你們的世界應該是更美好,更公平,更懂得愛,因為,你們都仍然活著。在遙遠的未來,這部歷史也許成為神話︰神化的人類長年以來互相攻伐,對大自然毫不珍惜。終於,大自然看不過眼,把這樣的世界完結了。再一次「諸神的黃昏」之後,太陽更光,天空沒有塵埃飛揚。海水更清,海洋不再受人類污染。青山更綠,四野綠草如茵…

不一定要把手腳都綑綁起來,人才算是失去自由;不一定要把頸部綑上一圈,人才算是失去生命。當人處處受制時,已經不再自由。假如我們只在這一根一根的線上尋找意義,沉迷在訊號的傳輸之間,把虛幻的訊號具現視為現實,而對真實視而不見,忽略其價值時,生命的意義也隨之旁落 - 我們都被綑綁致死了。

走在被鐵軌割裂的城市

從街道上找尋鐵路站入口,「嘟」一聲後入閘,在黃線前等車,走入車廂,然後在兩旁漆黑的地道上移動,到站後「嘟」一聲出閘,離開地鐵站,完成轉移。也許我們每天都重複著以上的步驟,無論往那裡去,都在兩閘之間傳送轉移。那我們眼中,這個城市到底是什麼形象?大家都習慣城市被這樣區隔時,漸漸地,便會潛移默化,被鐵路站的設置影響而重新定形這個城市。地區與地區之間也彷彿只靠鐵路連接,漆黑與漆黑之間的流動,慢慢讓城市變得疏離,不真實。如旺角與奧運之間,也只是步行可到的距離。元朗與上水之間的往來,可經由一小巴直達,並不用經西鐵到紅磡轉東鐵那麼無聊……我們的城市本來就是四通八達,地區與地區之間的連接不應該被那一條軌道串連。

《酒徒》是香港近代著名作家劉以鬯先生寫於1962年,連載於《星島晚報》上的一篇長篇小說。故事主要圍繞著書中的主角「我」來寫成:「我」是一個酒徒,失落時飲酒,無奈時飲酒,高興時飲酒…無論什麼時候,只要他稍有時間停下來,就有飲酒的念頭。「我」從頭至尾都是以文字維持生活的,故事之初,「我」是報章上撰寫武俠小說的偽文學家。

二次創作是現代用字, 然不代表傳統沒有這種行為。相反,若單論中國的文化傳承,已可見這種二次創作行為,並非剽竊,更是確立我國文化的重要來源。

頁 5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