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ley Chan
Kingsley Chan
希望為自己的家略盡綿力的哲人

逃離人類荒謬?

「我要將你拯救,逃離人類荒謬」,逃往何處?逃到人群裡去。海德格稱之為「人人」(Das Mann),人們營營役役地在社會裡過活,跟從人人所給予你的價值,抗爭也要吃飯吧?抗爭也要有生活對吧?總要買樓對吧?人們遠離了本真的「此在」(Dasein),他們從人人裡他們獲得了認同,在人人的讚美之中安頓了自己,同時也被人人壓平至人一般。人逐漸對一些本真的問題麻木,不再要求一個答案:我此時此刻,本心希望做的是甚麼?我理想的世界是甚麼?我堅信的價值是甚麼?

「和理非」首先遇到的問題,就是把和平與理性綁在一起,彷彿和平就必然是理性,和平與暴力當然是相對的,但當思考和平與理性的關係時就不免感到疑惑了。二次大戰在鄧寇克之後英國首相丘吉爾大有機會議和,但他發表了最為動人的演說,繼續與納粹德國戰鬥到最後正正就是理性暴力的最佳展現。或者「勇武」本身不是問題,問題在於「勇武」的道德根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