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日
文日
無咩好講

係政治上,大家都在進步中,就正如依家掟野已經唔再係一回事。你問我依家香港即時有雙普選,我都唔認為可以即刻贏哂,始終呢場戰爭係世代之爭。任你做幾多文宣、做幾多分化滲透都好,影響到既基數有限,上年紀既人點都會對大中華同建制有情意結,而且仲係不可撼動既力量。

佢本身都係政治冷感得黎,又自命中立既人,總之每逢有衝突既時候,佢都會走出黎各打五十大板。但係估唔到既係,佢竟然係612果日,出左個Post話點都好,唔可以使用暴力。

上莊真係好辛苦

上得莊其實就預左比班契弟呢樣屌果樣屌,特別係出現左secret呢個匿名平台之後,ocamp無得玩又屌、比往年加左價五蚊又屌、唔準時sit booth或者行開左都可以話你失職。

慣左每一日訓教之前會搵你,等你起身就會見到我個message,慣左每一日起身之後睇下你有無搵我。如果有我會好開心,無我就會諗下有咩講,其實說穿了就係另一種自虐。

喺最信任既人面前暢飲,唔會擔心自己飲醉酒無人照顧會周街打人嘔到周圍都係。最擔心既係自己點樣去照顧飲醉酒既佢,你唔介意但係好驚一個人搞佢唔掂。所以會不停同佢講:夠喇唔好飲喇你醉喇!但係又會同佢一杯接一杯,直到大家都話唔得喇再飲真係醉,然後再飲埋最後一杯就埋單搵個地方傾計傾天光。

IVP 其實係嚿豬頭骨

有野做既時候,你又覺得唔關你事,佢又覺得佢做好自己本份就夠,最後邊個執漏?IVP囉,遇到肉緊少少,負任心大少少既IVP甚至會強逼症上身,睇你呢樣唔順眼果樣唔順眼,但又唔捨得屌你,寧願自己一個鳩做,因為叫你做既心力同時間仲大過佢自己做,一句講哂,恨鐵不成鋼。明明大家都係上同一枝莊,點解會有一個既無地位,比人卸膊拍下膊頭一句唔該就要幫佢執手尾既職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