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文
江文

即使沒有任何外國勢力的煽動,香港內在的歷史發展亦已然走到抗命時代,亦即有足夠條件催生現時的佔領運動。那麼回到一開始的假設--即使假設現時香港的佔領運動有牽涉到外國勢力的煽動,這煽動極其量亦只是火上加油;而火,本來就存在,無關煽動與否。

正因為對社會安定的渴求是合理的,所以這渴求反過來又肯定了對民主制度的追求。何解?因為這種對社會安定的追求,正正印證了現代社會的一個重要特徵,即「價值多元」與「價值衝突」。自卡特及雷根政府的推動以來,人權自由及民主制度大有成為普世價值之勢;儘管如此,這些價值距離壟斷真理還是路途遙遙似不可及。在現代社會裡,自由、平等、快樂、仁愛、慈悲等等不同價值都由各自的堅實理據支撐著,無一可徹底擊敗對方。按照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的說法,自從基督教失去了對真理的壟斷後,「價值多元」就是文化的命運,「諸神的黃昏」是不可避免的;至於在中國,歷史上儒家曾否真正壟斷過中國人價值觀念這問題仍有待商榷,但在現代中國則可以肯定,不管思想機器如何犀利,價值亦未至趨於一元--近代新儒家、新左派、自由主義大有三足鼎立之勢。顯然,「價值多元」是現代社會一個無可避免的思想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