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斯克
庫斯克
庫斯克
通識教師、blogger。自由主義者。現正為《e-zone》、《香港經濟日報通識版》及《香港電台通識網》供稿,文章亦見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http://www.facebook.com/kursk1943

我的手提電話的通訊錄用的是真實姓名,我約的是幼羚,是我的前度,而且是念慈最討厭的前度啊!如果念慈知道我約了幼羚,我一定會沒命啊!怎麼辦?怎麼辦?

我想起Michael Sandel的《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提過火車撞人兩難--選擇由得火車撞死一班人,還是改變軌道走向撞死一個人?這是他在哲學公開課用來引發學生討論的題目,現在港鐵把它變成荒謬的現實:由得火車撞死一隻狗,還是暫停列車服務通報運輸處?稍有同情心的人,也會選擇後者,港鐵竟然選擇前者。他們也許心存僥倖,用特區官員「中華白海豚懂得避開三跑工程」的邏輯,明知狗狗在月台底,仍然容許列車行駛,期望受驚的狗狗會避開。

放榜前談人生四件事

關於聽日放榜,我不打算長篇大論。總之,這個世界既野,多勞多得,尤其是讀書考試。成績當然唔代表一切,不過會令你人生道路既選擇多啲。無論聽日結果如何,請記住四件事

3月29日的報導說「起無限期絕食行動,希望感召更多市民以身心全面投入民間抗爭行動爭普選….首批普選絕食團在滙豐銀行總行外紮營留守,無限期絕食,直至身體負擔不了為止」--「首批普選絕食團」「無限期絕食」,「直至身體負擔不了為止」,公眾的印象就是一直絕食下去,而且有第二批、第三批絕食團加入。

愛爆粗的老公就是好老公

我看到女網友在FB罵這篇飛機文,所以有了改篇的念頭。其實原文說愛發脾氣的老婆就是好老婆,跟愛爆粗的老公就是好老公是一樣的。前者的讀者可能會反對,但實際上女人發脾氣對男人來說,是跟男人爆粗一樣的精神暴力(甚至更恐怖)。那些讀者也可能會說,發脾氣也是為你好,那我想問,為什麼麻甩佬不能善意的爆粗?

在港大要用普通話買飯?

收銀員跟我們說普通話,太太用粵語回應。最初我們以為她是因為有很多大陸人光顧,所以一時改不了口,但原來不是--那位收銀員仍然是用普通話跟我們說話,太太堅持用粵語回應,她也繼續說普通話。印象中她應該是聽得明八成,但結果她還是需要指著一塊專供語言不通時用的餐牌確定我們所點的餐

年初一、二,香港各區夜市興旺,讓香港人重拾嘉年華式掃街的樂趣,當大家掃街掃得大呼過癮的時候,部份人不免提出一個問題,那就是為什麼香港不能有一個更靈活的小販政策?年初三傍晚,正當我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FB上已經出現大批食環署人員出動掃蕩深水埗夜市的畫面。看著那畫面,又想起2000年政府消滅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的不光彩歷史。

宮崎駿老師是個反戰的軍事迷這個事實,並不是所有人留意到。《風起了》其實是老師對於他這個矛盾的身分的結論。宮崎駿老師支持者中的軍事迷,看《風起了》的時候,應該會有一種「老師終於在作品中道出他的想法了」的感覺,帶著這種感覺離場,難免感觸,但心滿意足。

親和的政改諮詢只是糖衣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由那幾名泛民議員提出的還價方案,只是看似好一點點,但實際上還是一個伊朗式小圈子提名委員會方案,這個方案的客觀效果只是某一兩名沒可能當選的泛民二線人物可以「入閘」。這個提名委員會的產生肯定是不民主的,換句話說,又是一個小圈子提名遊戲,要得到提名,便要得到北京的祝福,也要繼續向工商界叩頭,結果就是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永無止境。

囍匯雜談

這種沒有廚房的細單位,銷售對象當然不是一般本地住客,而是那些在中資工作的「港漂」和外資工作的expatriates和海歸。他們大都是單身中高產,需要的是方便上班的小單位,煮飯對他們來說也不是重點。灣仔是中資的集中地,大量港漂要找租盤,買這些單位放租,雖然租金回報率低於有一定樓齡的二手樓(回報率= 年租/樓價x100%,二手樓租金回報率較好——,但樓宇升值能力較高,所以還是一個有合理回報的投資。

恐懼的總和

拐帶兒童案件不是這幾年才有,只是過往比較罕見。有人拐帶小孩到大陸行乞的說法,也只是個疑似都市傳聞。這幾年大家開始擔心拐帶兒童問題,原因很簡單,就是拐帶集團在大陸愈來愈猖獗。殘廢兒童被匪徒控制行乞、兒童被拐往其他省份當奴工的消息常常見報,嬰兒有價有市也是官方媒體報導過的新聞

20年前有個人拿著住數十萬元搞回撥長途電話,挑戰巨企香港電訊,當時大家都識佢老鼠,誰能預言他可以變出一個40億元的電訊企業?你說香港電視呎跑不贏12年長途賽,難道你肯定港視早期投入大量資源一定不能搞得有聲有色,然後吸引到大投資者入股?難道你肯定他們不會得得好,然後股價上升,每次招股集資都超額認購?

事實上香港人拍拖,要搵個地方比較大動作地談情十分困難,君不見全港稍為有私隱空間嘅公園每晚坐無虛席?如果發多啲時鐘酒店牌,理論上同電視發牌一樣,有競爭先有進步,響收費、設備、衛生各方面都有改良的話,啲人僻室談情(編按:仲談?)嘅空間大咗,拍拖拍到加入婚姻這一種邪教(史兄新書名,十一月出版)嘅機會又大啲,長遠嚟講係可以推高結婚率,如果生育同結婚係成正向關係,咁的確真係可以提高生育率。當然,呢個只係理論上咁講,我從未幫襯過,唔知裡面咩環境。不過如果蔣麗芸真係成功爭取香港嘅時鐘酒店「Love Hotel化」,遍地開花的話,可能會有道德團體聲討佢了。

不過,越軌通常只是指有違傳統保守尺度的男女行為,而不是指性犯罪,相信楊舍監是答非所問了。什麼才是越軌,真的見仁見智,而且取決於時地人三者,有人會覺得大學生在房間裡卿卿我我已經不能接受,有人會覺得淺嚐禁果才算越軌行為。至於男女同層會否增加越軌機會?兩者其實是沒有關係的。

民主制度經過二百多年的發展和完善,世界公認的選舉規則是在不侵犯任何人的基本憲法權利的大前提下,少數服從多數,那些沒有登記或者投票的人,其實已經選擇了不表達意見,換言之他們需要接受投票結果。在充分宣傳和妥善投票安排的情況下,沒投票的人選擇放棄權利,歷史上所有民主選舉的結果也是只計有投票的人的意見,雖然這不像隨機抽樣的民調般,會問到沒投票的人的意見,但投票結果就是反映了社會多數選擇不放棄權利的人的意見,這已經是授權民選政府統治的民意。說投票不代表民意,其實是詭辯。

而家梁同志班子同佢啲金主開到口話要「發展」郊野公園,你地香港人點解咁唔識大體響度嘈?要你地啲郊野公園地嚟發展就好似拆你祖墳咁。郊野公園發展少少駛死咩?咩話?點解唔發展丁地、golf court、閒置軍事用地?痴線架你地?收番丁地,咁啲原居民點賣丁權出去俾地產商起豪宅呀?收番golf court,咁啲有錢人去邊度打golf呀?收番啲空置軍事用地,咁解放軍第時增兵香港住邊呀?呢啲都係香港嘅特供地皮嚟架,唔郁得架。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