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斯克
庫斯克
庫斯克
通識教師、blogger。自由主義者。現正為《e-zone》、《香港經濟日報通識版》及《香港電台通識網》供稿,文章亦見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http://www.facebook.com/kursk1943

一講Whatsapp大家就上頭

我明白很多人嘲笑/批評的是那些覺得免費是天經地義的人。不過既然大家咁有智慧,講到不滿意whatsapp做法啲人有多無知/小家,沒理由不知道mobile app經濟模式是如何運作的。Mobile app要營收,只有收費模式好難做,很多app是提供了有廣告或者功能有限的免費版,用戶想upgrade才付款。這世界有不少人是不介意看廣告而享受免費服務的,就好像大家天天都看的免費電視頻道、Facebook、Youtube、Gmail一樣。那些不想在app上看廣告的,就付款好了,我不見得前者跟後者誰更高尚。

淪陷回憶:奶粉配給制

我並不是叫中國人滾回中國的自治派。不過兩天前看到報紙報導的畫面(左),就不期然想起上次香港要進行主糧配給,已經是日治時期的三年零八個月(右)和重光後的一段短時間。中國水貨客在海外搶購奶粉,引起當地居民不滿和傳媒報導(例子:荷蘭、澳洲、德國),此情此景真的令人哭笑不得。在討論這究竟是供求問題還是中國人的問題之前,我想介紹一本很多年前曾經引起關注的小說《黃禍》。

這次總動員很可能帶來的效果是,保守信族更團結、傾向保守與傾向自由派的信徒走得更遠,而最重要的是,這場只對保守信徒有效的動員,恐怕會令更多非信徒的市民把保守一方等同於整個基督教。對基督教有認識的朋友不難發現這次動員,並沒有傳統主流宗派的身影,不過社會大眾是不會明白的。

群眾與公民的分別

港共/支持國教/愛港力那些人動員出來的人,大多數是共產黨用語所講的「群眾」,他們是欠缺公民意識、容易被洗腦的一群,所以會不問是非,盲目跟從黨的領導,對於他們心目中的敵對勢力,文攻不行就武嚇,絕不手軟。所謂動員的組織,包括同鄉會、新移民組織、區議會層面的蛇齋餅粽小社群、留港大陸學生組織、左校、同鄉會、工聯會、中資機構、廣東省內對港人的統戰組織等。

給高皓正弟兄的幾點建言

有人問我為什麼要那麼在意高先生的說法。那是因為我對他還有一點的期望。我聽過他的見證分享,說得很不錯。高先生對於很多年輕人很有影響力,他很可能會是基督新教的一個新的代表,所以我才特別在意佢宣揚的政治訊息。那些雪姑七友、Dark Knight比喻我沒太大興趣,但政治訊息不同,對於很多沒有特別政治理念的人來說,混雜了信仰的政治訊息很容易造成麻痺人心的效果,直接助長不公義的政權作惡,就好像中國的日治淪陷區、納粹德國向政權歸順的教會一樣,淪為維穩工具。

和民食出法國餐感覺

其實諗番成個過程,真係幾抵,一來我地坐響度嘅時間,已經等於正常三round嘅生意,而個餐三百有找,除開時間真係平過茶餐廳; 二來同附近啲火滾食客相視而笑,大家都享受咗一個好難忘嘅晚上; 三來,我同太太可以用和民價錢,回味番渡蜜月時響法國食晚飯食足成晚嘅感覺,真係好溫馨。

我受高皓正感動,流淚認錯

看到了高先生的詳細解說,我流淚、懺悔,為自己說過屬邪靈的話語痛哭,也為歷史上不順服的人被邪靈引誘而痛哭,包括因為那反對賣贖罪劵的、那反對君主專制的、那反對黑奴制度的、那反對納粹暴行的、那反對種族隔離的、那反對共產極權的人,他們都很可能被邪靈煽動!各位弟兄千萬要儆醒!

莫言與王菀之

在電視新聞看到莫言在斯德哥爾摩大學的演講,看到他說:「如果你是一個高明的讀者就會發現,文學遠遠的比政治要美好。政治教是教人打架,勾心鬥角,這是政治要達到的目的。文學是教人戀愛,很多不戀愛的人看了小說之後會戀愛,所以我建議大家都關心一點教人戀愛的文學,少關心一點讓人打架的政治。」當時我第一個反應是:「王莞之上身!」

梁振英你仲有咩誠信可言?

唔好意思,火滾就會用口語寫文。請見諒。梁振英終於肯交代僭建同誠信問題,不過係同中學生用whatsapp 講分手一樣,書面講就算,唔夠膽面對傳媒同公眾。睇完呢份聲明,不難發現問題根本冇解決到。成交前三日,對方先至改terms,表明唔擔保冇僭建,梁振英都照成交。好,我當你梁振英真係咁鍾意間屋,鍾意到明知個單位唔保證冇僭建、就算個Title可能因為僭建物而有問題都照買*,咁之後呢?

兩年前特首辦騁請了新民黨陳岳鵬當特別助理,他的其中一個工作不就是與新媒體有關的策略嗎?特首辦的Facebook page和微博,也是在那時候出現的(那Facebook page自梁振英上台後就不見了)。除了那條劣評如潮的「MC Jin x 曾蔭權宣傳片」和特首辦Facebook page之外,似乎與新媒體有關的東西都未得到過重視,直至反國民教育運動令政府焦頭爛額為止 - 那時候他們才發現原來網絡世界已經有能力影響實體世界。寫到這裡,我不得不說句,各位bloggers、改圖改歌專家、網路倡議者、鍵盤戰士,你們做的東西政府終於會看了。

亞視曲線支持引入競爭

電視台連續兩星期在資訊節目指名道姓攻擊一個人,在香港電視史上可謂史無前例。這做法肯定是濫用大氣電波、公器私用,再一次挑戰香港人的底線。有人可能會問,一些報紙也會公器私用攻擊對手,為什麼亞視不可以?那是因為電視廣播的大氣電波是寶貴的公共財產,所以政府有嚴格規定電視台使用的時候符合公眾利益。情況有點像政府批出隧道專營權,就需要確保隧道能方便大眾一樣。如果隧道經營商把隧道公器私用,在裡面搞燒烤場,政府也應該介入以確保公眾利益一樣。你可能會說隧道燒烤很荒謬,但其實亞視現在的所作所為也好不到哪裡去。

撇開不同學者對相關經文的詮釋問題(例如有學者指哥林多前書該段的原文意思是指信別的宗教人的行為,包括與男性廟妓性交),作為討論,我先假設基督徒應該尊守主流宗派的經文詮釋 - 聖經要求信徒不親男色。除了親男色,教徒也不應淫亂、拜偶像、姦淫、孌童、貪婪、醉酒、辱罵。那是信徒個人信仰生活的問題,不是社會整體操守問題。能夠持守上述各項的基督徒是可敬的,是值得效法的。可是,那是信徒個人的事。當問題涉及社會價值觀和公民權利的時候,信徒的個人行為標準就不應強加於整個社會。

這是我的DEAD POETS SOCIETY

是咁的。很久以前,xanga平台有一個叫The Hong Kong Originals的blogring (下稱HKO,中文名叫「原人圈」),裡面什麼奇人異士也有 - 基本上功能組別有的界別這裡也有。這個ring好玩,因為大家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互相閱讀和留言,有時候會出來吃飯飲酒。嚴格來說,原人圈並不是什麼媒體平台,它是一個死詩人協會(Dead Poets Society,如不記得是什麼的話,可去看看trailer),大家圍威喂,快樂寫作、開懷吃喝,沒有什麼包袱,日子就這樣過。

根據明報報導,根據文憑試中文科考試報告,「不少人口試時因中英夾雜被扣分,情非常嚴重,如facebook(應說「面書」)、iPhone(蘋果智能手機)、iPad(蘋果平板電腦)….」從考評局的報告可見,要求學生在說話考試期間,提及沒有正式中文譯名的產品或平台名稱時,便要自行翻譯為中文。須知道iPhone、iPad、Facebook等名稱已經是全球通用。在香港,這些英文名稱皆沒有約定俗成的通用的中文名稱,以傳意角度來說,要考生硬套一個中文名稱,反而會造成混亂。

林奮強,這就叫利益衝突

林奮強在7月時說已書面承諾在行會期間不會買賣手上物業,避免利益衝突。那麼他在政府出招前夕賣樓,即使是事先張揚說會賣來當什麼生活費,但在賣出的時候,他不可能不知道會有重要加稅政策推出,那也是有利益衝突的嫌疑。所謂的利益衝突,不單是指有沒有事先張揚,而是指他加入行會,便會接觸到第一手的房屋土地政策的機密資料,他剛巧在加重稅前成功賣出物業,已經有「係你至走得切」之嫌。

政府的責任是保障市民集會的權利和集會期間的安全。香港警察這樣安排,罔顧市民安全,必須予以譴責。本人懇請警務署長立即更改集會安排,安排人數較少的一方往添馬公園進行集會,讓雙方集會不會互相干擾,製造不必要的危機。萬一真的出現什麼人命傷亡意外,警務署長曾偉雄即使下台,也不能彌補過失!

頁 3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