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斯克
庫斯克
庫斯克
通識教師、blogger。自由主義者。現正為《e-zone》、《香港經濟日報通識版》及《香港電台通識網》供稿,文章亦見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http://www.facebook.com/kursk1943

國教擱置之後的持久戰

從公共行政角度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自2011年開始諮詢,社會上一直反對聲音不絕。在2012年7月份民意開始急速發酵,管治班子不但沒有疏導市民情緒,反而再三刺激市民,引來近十萬人遊行反對課程。到了這個地步,政府仍擺出強硬姿態,卒之民意在8月底學民思潮成員進行絕食後再次升溫,造成了前所未見的抗議場面- 連續一個多星期每日都有數千至過萬人到政府總部外集會。到了9月上旬,在民間團體威脅將行動升級的一刻,政府才開始讓步。梁振英政府不斷漠視民意、以極左言論刺激市民情緒、玩弄文字遊戲,只會令這屆政府不能取信於民。民無信不立,在可見的將來,反國教模式將成為市民對抗違反民意的政策的模式,大規模抗爭動員只會愈來愈常見,在將來的政改問題、23條問題和深港同城化問題上,政府很快又會見到民意大象。

李剛,你當自己是甚麼?

拯救是香港的內政,根據《基本法》,那是特區政府的職責範圍,就算中聯辦官員要表達關心,也不是這個時候擺出一副京官巡視的姿態,駕臨兵荒馬亂的醫院疑似攞彩。至於他說會向廣東要求派出打撈船,難道他覺得那樣可以建立積極關心香港人的形象?廣東的打撈局派不派打撈船不是一個李剛說了算的,那些聯絡工作是香港政府的職責,不須李剛好像皇恩浩蕩般宣告。一些人會覺得大家反應過敏,就算那不是中聯辦的職權範圍,人家李剛表達一下關心難道也不可以?這可不是關心不關心的問題,而是政治姿態和政治倫理問題。以往中聯辦官員很少會直接出現在特區政府正在執行職務的場面,原因是那會令香港社會覺得直屬北京的官員在干預香港內政。一個李剛出現在醫院,梁振英站在旁邊,那是一個非常之不合適的政治姿態 - 這種高調姿態的直接效果,是給人京官僭越特區政府的印象。

A&F 男模與叮噹

這次A&F 的宣傳可說是十分成功,那完完全全做到了「瘟疫營銷」(viral marketing) 的效果--有計劃地在網上(尤其是社交媒體如facebook)引發網民本能地不斷分享、按「讚」、議論,從而做到宣傳效果。當大家不停地議論那些是不是「港女」、是不是崇洋、是不是低俗品味、是不是物化男性、是不是利用性慾投射宣傳的時候,A&F 的公關應該在開香檳慶祝了。

至於學生有沒有獨立思考的問題,雷教授舉的例子真的令人嘖嘖稱奇。他說即使在反共的美國,芝加哥大學的學生都要讀馬克思理論。那些是芝加哥大學的大學生啊,他們本身已經是有獨立思考的成年尖子,現在香港社會擔心的是小學和初中學生,他們的批判思維不像雷教授想像中強,很容易把學校教的東西照單全收。更何況,馬克斯學跟鼓吹國家崇拜、掩飾極權統治本質的愛國教育根本不能相題並論。雷教授說「世上甚麼觀點都有,割斷年輕人對某種觀點的接觸,不管這些觀點是對是錯,都等如把孩子放在溫室中,大大不利其成長。」如果滲透意識形態的政治灌輸也應該放進教育場景,讓學生離開溫室,有助他們成長的話,那麼小學教育放點日本成人電影、談論一下吸煙的樂趣,應該也會有利他們成長,因為他們應該接觸不同觀點,不管這些觀點是對是錯。

梁振英找陳茂波做發展局長,可謂知人善任也,試問現在的官場上,有誰在印花稅、舊區收樓、非法改建、劏房問題上比陳茂波更有經驗?這樣的發展局長,未來的日子怎樣服眾?有了陳茂波加盟,梁振英及其團隊的誠信形象再下一城,有機會下試250天平均線。

政治光譜圖基本上是以政治取向和經濟民生政策取向分類的,經濟民生通常分為左、右翼,而政治方面,香港的政團大致可分為親北京和支持民主(或普世價值)兩極。不同的政團的定位,大致可以其政綱和往績來判斷。雖然不同人對於不同政黨定位判斷未必完全一樣,但根據已有的證據,某個政黨比起其他政黨的取態定位如何,還是有客觀的標準的。《2012立會選舉後 香港政治版圖預測》一文刊登之後,立即在網上熱傳,原因是裡面的圖表有不少值得議論的地方。我把其中部份疑問列出,為的不是攻擊任何人,而是希望以事論事,最終目標是為學生提供一個更全面的畫面。

梁振英說「不會強推國民教育,亦不會硬性規訂學校在今年9月開展,學校可以自行決定今年、明年或後年推行。」這是強姦者邏輯。即是對方就算叫唔好、叫救命,但強姦犯還是覺得對方其實很想,只是對於XX的方式有意見。怪不得梁振英會重用林鄭和吳克儉,原來他們都是用強姦犯邏輯來思考。梁振英的邏輯更強大,他的意思是我不是強姦你,你可以選擇現在、一陣或者明天跟我XX。(選擇離開?沒有這個選擇!)

(作者庫斯克逐點反駁建制派有關國民教育的謬論)關於國民教育問題,政府官員、建制派輪流出來回應。我把比較多人問或者最有代表性的論點列出,附以參考答案。「問題提供者」的意思是這條問題是由他們的言論引申。

余綺華老師一「拍」而紅。她的公職銜頭是「國民小先鋒」副主席和上屆教育界功能組別工聯會候選人。論壇播出之後,「國民小先鋒」這個團體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國民小先鋒」的主席趙善安及副主席余綺華,分別是工聯會屬下的教育工作人員總工會的副會長和會長,小先鋒的其中一個贊助來源是民建聯馬力國民教育基金。這個對象為小學生的制服團隊,其制服跟其他制服團隊不同之處是,其他團隊的制服設計即使有類似軍服的地方,但也會把軍事色彩盡量減低,而國民小先鋒的制服,則是完完全全是一套迷彩軍服。

論壇上的建制代表又說,不要只著眼於那一份中國模式教材。為什麼不應該著眼?那可是政府出錢的東西,那是正正式式送到全港學校,裡面還有教學流程建議。那份半官方的東西正正代表了操盤的那些人的想法,那不夠恐怖嗎?就算不只著眼於那份教材,全港小學暑假後便一定要開始推行國民教育,教材送到學校了嗎?教材有經過學界、業界、社會充分審視嗎?通通沒有。如果到了八月底,全港小學又收到那種貨色的教材,又或者是偏頗得比較聰明的「優化版」教材,前線教師還有空間和心力去作校本調適嗎?現在已經是七月中了,為什麼國民教育也要像高鐵一樣,變成一個要大幹快上的政治任務?現在什麼也未有,學界、業界和社會根本連討論教材內容是否合理也不能,那怎可能不令人擔心?

1930年代納粹德國的Trust No Fox是那麼偏頗、煽動仇恨、歌頌獨裁,或許起初沒有什麼作用,但十年之後的結果有目共睹。大陸有思想政治課。今天香港有照辦煮碗的國民教育。你能不擔心嗎?你能不氣忿嗎?那不是國民教育,那是不折不扣的propaganda。國民教育中心的孿生單位「國民教育服務中心」出版了一本《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這本教學手冊,一面倒的強調中國模式的成功、中共的偉大,把政治、人權、法治、民生、社會矛盾等問題輕輕帶過,參考書目列出的資料幾乎全都是唱好的,那些持質疑態度的文本一個沒有。

一城之首,竊國者侯

選舉辯論的時候,梁振英如此對唐英年說:「你僭建唔係單純僭建問題,你係公開向市民講大話、隱瞞!」一個看似不太精明的商二代家中有僭建而不承認當然是「講大話」,那麼一個資深產業測量師僭建為什麼可以是「無心之失」?

《東方日報》指這十多輛裝甲車、工兵用車入城不屬於正常換防。如果報導屬實(不要忘記那是東方),那等於增兵香港。星期六無線晚間新聞,播了很久神舟九號升空、領導講話、太空人家屬很高興之類的東西,之後是播梁振英落區,響應主辦單位呼籲,為李旺陽默哀。同一日,無線在黃金時段播「客家人慶回歸」show(應該是有贊助)。

他們deserve這個類比嗎?

吸毒者、賭博成癮者 、天生殺人狂、癌病病人、爆竊慣犯,究竟跟同性戀者有什麼關係?林以諾的講道,把吸毒者、賭博成癮者、天生殺人狂、癌病病人、爆竊慣犯和同性戀者類比,比喻不倫的程度令人咋舌。

挪用經文作政治論述不是問題,問題是水平太低。一篇名為「行公義,好憐憫」的文章在《基督教週報》的「教會之聲」版面刊登,這篇文章的論述水平和立場引起了不少爭議。週報的發行團體是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成員包括很多香港的主要教會。指現時「香港社會,處處輸打贏要,歪理橫行,還要粗聲叫囂,咄咄逼人,開口是要言論自由,但別人反駁時,便說侵犯我的言論自由,這種混淆是非的亂象,在香港大行其道」

悼念。致敬。聲討。突破

二萬多人走上街頭,聲討這個殺人政權。警察不肯在中聯辦正門外的干諾道西封路,只留下一條幾個人身位的通道讓人通過。主辦單位再三要求封路,警察也不肯。目的就是不讓人群聚集在中聯辦正門外抗議,同時令遊行出現樽頸,令一些參與者支持不住而離開。

頁 4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