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山宗
林山宗
林山宗
鐘意讀書寫作。

從董代到狼朝的十五年來,特別是唐狼戰間,惡搞不斷,創意無限,從唐梳化到Hello Kitty分手信,政府官員和保皇黨不能抽水說成功爭取網民發揮創意,民間自發以不同方法關心政治和社會前途,有嚴肅的、有學術的、有惡搞的、有諷刺的,就是公民社會的最佳土嚷。這種由下至上的民間進步,都是社會的希望,不致全民移到瓦魯阿圖。民間進步令毫無幽默感的政客相形成拙,是否證實了「有料的就不入政府」的香港政界定律,還是「有料的入不了政治」呢?香港高官沒有受選舉洗禮,沒有口才訓練,在建制中的蚊型選舉訓練出的口才,只是縮骨抗辯。沒有教你幽默感,可算是英國人留下最大的政治炸彈。有的政客回歸母體後,找娘親的乳房,吸啜那套面目模糊人肉播音機的官場風氣。短短十五年間由世界最佳公務員團隊之一,變成中共官場練習場,真叫人哭笑不得。

社會上還有很多這類朋友,對性停留在青春期階段,心裡暗自興奮好奇,表面卻裝出個怪異表情,宣示個人無性的貞潔。在西方社會,二戰後的嬉皮族,把性從解禁出來。但幾十年後性比較開放的今天,在某些思想發展中國家,還是很大的禁忌,很多的忌諱。也難怪的,某些地方談性,停留在低俗的層次。開口說E奶,閉口是爆房,忘記了敦倫閨房之事,可用較優雅的語言表達。

勵志故事的主人翁是一位八十後年青人:龔成。他廿三歲立志在廿八歲時要有一百萬,一直過著有紀律的生活,到廿八歲之時達成目標。一個人和一個城市一樣,充裕的錢和物質,理應在生命中有更多選擇和自由。那些以不懂中文為榮的海歸派跟屋邨仔一樣,愈來愈沒有選擇,因為大家都生活在一個愈來愈有錢,但選擇愈來愈少的地方,一個選擇少的地方,連百萬起家的故事也了無新意。

廿多年經濟改革開放,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僅屈居美國,這些年來,推動經濟增長靠製造業和出口業,但國家的資產負債表上沒有顯示的,有兩個更重要的產業都隱去了:山寨業和維穩業。

打工哲學

這本《How to Find Fulfilling Work》由學校其中一位創校成員Roman Krznaric寫,這是一本為有志於將工作拉近到生活的人而寫的書。他明言寫此書的誘因,因為世界大多已發展國家社會中,有超過一半人不滿工作現狀,亦不少人也寧願做其他工(如果可以從頭選擇的話)。這樣不如意的生活正是廿一世紀的心理瘟疫。

章子怡導致人口結構問題

[遊戲文章]章子怡的時薪比世界上任何一種有瘋狂薪水的職業還要高,有人說David Beckham的幾百萬週薪誇張吧,但章子怡的還要嚇人。看徐明這類中年體型略胖的男人來看,假設有七分鐘 ,物以類聚,兄弟們的生活習性和體格應該不相伯仲,我就拿一個平均值七分鐘吧。按每次動金接近一百萬計,七億就即是七百次。七百次乘以七分鐘,不過是大約八十一小時多一點,即時薪平均大約八百五十三十六萬多。除了中國大陸,這個世界還有這種機會嗎?

當今柏拉圖式戀愛

法國哲學家巴迪奧(Alain Badiou),09年以愛情為題,出版了一本名為《In Praise of Love》(愛的頌讚)的對話錄。今年年初終有英譯本推出。這本小書的內容,輯自巴迪奧在08年的阿維儂節(Avignon Festival)的研討會,巴迪奧跟另一位哲學家Nicolas Truong的對話。一問一答,用相當哲學的手法,如大學課堂討論邏輯般加一點文化和歷史知識,思考愛情。

《經濟學人》找來雜誌的高級編輯Matthew Bishop 和經濟學家Michael Green,寫一本電子書《In Gold We Trust》,以一貫英式的大眾學術方法,化繁為簡,令不同知識背景的讀者,都可從中得一點知識之餘,又有一點對黃金走勢的啟示。每逢經濟動盪,市場出現恐慌,黃金自然成為金融界的「平安符」。買些黃金,放進保險箱,如沉船時攬得一個水泡,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短暫安全感。金價從2008年9月10月海嘯前接近$700低位,升至2011年9月時$1920高位。黃金在亂世中,的確是投資者保本錦囊。最近金價跌穿$1,600重要支持位,有人看淡金價。

Facebook 千億以外的價值

Facebook 上市,集資接近一千億美金,好多華爾人都質疑一個社交網站,點值一千億。而焦點再次落在Mark Zuckerberg(豬黑白格),一個三十未夠,係十年內創立一間市值過千億公司的CEO。上市成功後,Mark 會跳到世界首富排行榜第九位。《The Accidental Billionaires: The Founding of Facebook》一書,跟改編電影《Social Network》一樣緊湊,作者當年明查暗訪,特登找來故事主人翁之一的Eduardo Saverin 做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