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群帶路
阿群帶路
阿群帶路
香港的歷史文化雜誌|https://kwantailo.wordpress.com

熱氣球的原理,阿群是不懂的,但在1783年,法國人Jean – Francois Pilatre de Rozier 就已經明白了,並曾經在巴黎舉行一場盛大矚目的試飛會,吸引12萬觀眾,包括國王等一族王室人氏。經過一百年的改進,熱氣球依然是相當高危的表演。因此,不少駕駛熱氣球高手都遠赴不同的國家,用高難度表演來賺取金錢及名聲。在1891年的1月3日,美國人寶雲(Thomas Scott Baldwin)就來了香港的快活谷馬場,表演了一次觸目驚心的熱氣球表演。

Why don’t you go to Hong Kong?向外國人推介香港,引入高質旅客,令香港重拾國際之都,自然是義舉。不過若然是19世紀中期的英國,有一位英國軍人口中對你說Why don’t you go to Hong Kong?那可不要高興,因為這是罵人說話,人家找了盧海鵬向你試咪。

還是說少許猶太人吧!當以色列亡國之後,猶太人流離四處,主要分為兩大支派。第一個是散落歐洲的猶太人,稱為「Ashkenazim Jews」;另一類則是「Mizrahim Jews」,指的住在中東一帶的猶太人。至於香港的猶太人,「Mizrahim Jews」是為生意而來,他們看到開埠香港的發展潛力,於是在開埠不久就來到香港。這批人非常有錢,比較著名的人物有沙宣、庇理羅士。據統計,在1871年左右,來港的猶他人大概只有46人左右。不過,到了1890年代,「Ashkenazim Jews」都開始來到香港。這群人並非來做生意,而是逃難來香港,因為其實不單德國,一戰前的歐洲都出現過不少的「排猶運動」。所以,在1897年的香港,猶太人只有163人左右。

【香港故事】飛電師

故事要回到90年前,1925年左右的大古洋行主力經營海上貿易。太古主要有兩類貨船,一種叫「黑煙囪船」,專門行駛中國沿海各埠、長江流域一帶,至南太平洋、印度加爾各答的航綫;另一種叫「藍煙囪船」,是行駛澳洲墨爾本至新西蘭各埠。由於1925年中國及香港發生了「省港大罷工」,事後太古洋行認為獲得第一手情報極為重要。於是,他們下令所有「黑煙囪船」都要加裝「無綫電訊機」。所謂「飛電師」,就是在船上負責收發無綫電的工作人員。

笨賊綁了5個人後,看到的並非錢,而是工人們在桌上拆好了蟹肉。於是,他並不要錢,反而與兄弟們大吃大喝,飽嘗一道蟹肉宴。飲飽食醉後,應該要「開工」搶錢吧。不過笨賊他見到店內有一副麻將,竟然與兄弟們打了幾圈,打到晚上。打完麻雀之後,他們才記得要搶錢,於是就想叫李店主落街去銀行取款。不過,笨賊忘記了一樣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已經到了晚上,銀行已經關門(當時香港未有櫃員機)。錢又拿不到,工人們又無錢,笨賊們又不想空手而回,於是下了一個笨決定,在敵人的基地過夜!

原來麗的電視台(亞視的前身)曾搞過一個叫「百萬跳」的活動,為公益金籌款。這個活動,完全搵人笨,甚至可說是草菅人命。所謂「百萬跳」,其實是一個跳舞的籌款比賽,在理工學院舉辦。本來跳舞比賽很常見,不過這個跳舞比賽不是鬥跳得好,而是鬥跳得耐。當日有200對參加者,大部份都是年輕人。麗的表示,只要他們不眠不休跳足32小時,就可以拿到獎金獎品。你沒有聽錯,是32小時不眠不休地跳舞,上班也沒這麼辛苦!其實,連續跳32小時舞,有腦袋都知是痴線,不過更痴線的卻在後面!

除了王韜,另一位要提的就是何啟。以前舊機場未拆,何啟較多人提及,現在很少人說何啟。何啟是第三位華人非官守議員,在香港醫療方面有莫大貢獻,如倡建廣華醫院及合辦香港西醫學院(後成為港大醫學院)。何啟的文字,喚醒了當時無數的中國人。在1887年,曾國藩之子曾紀澤曾寫了一篇叫《中國先睡後醒論》,認為洋務運動取得空前成功,中國終於睡醒了。何啟看見這篇「飛機文」,立刻登報反駁,指出中國積弱不在於軍事,在於弊政,在於封建制度腐敗。結果1895年的中日甲午之戰,完全印證何啟的觀點。後來百日維新,就是全面改革,解除弊政。

上書廢除遷界令、解救百姓於死深火熱的人,並非一位漢人,而是一位滿州人,叫王來任。他上任初期,已上書朝廷廢除遷界令,但根本不獲重視。三年之後,這位好官重病在身,還遭革即處分。人之將死的情況下,他再次上書朝廷,說了一大堆無人敢講的說話,然後就病死了。這份「遺疏」到了皇帝手上,變成了死諌,份量大增,於是清政府在1669年下令復界,百姓可以回到原居地。居民回家後,感謝王來任,於是在上水石湖墟設「巡撫街」,建成報德祠,不過報德祠於1955年毀於大火。以前負責管理報德祠的「周王二院有限公司」,今日依然可見他們的招牌。至於今日錦田的「周王二公書院」亦都是紀念王來任,而且是更加出名。因為他們每10年舉行太平清醮,已有300年歷史,共舉辦了32屆,上次舉行是2005年。不過,復界令並不惠及大嶼山居民,他們要到1683年收復台灣後才可回家,前後離家接近20年。

頁 2 / 212